當前位置:首頁 >玄幻小說 >綜漫世界里的圣主 >第二百九十六章:刺客卡薩丁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宋體楷體黑體
字體大小:
+16-
頁面寬度:
+1000-
【章節報錯】

第二百九十六章:刺客卡薩丁

?雞鳴聲打破了黎明的沉寂,東升的太陽散發出耀眼的光芒,照亮整片大地,驅散了夜晚的黑暗。
當鎮上的人們再次來到公園時,中央的怪異犄角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橫七豎八躺著的四名昏睡的小孩。
“那不是……卡薩丁大人的女兒?”一名一大早來到公園修剪花草的園丁認出了其中的一名小孩。
“還有杰斯塔太太家的小兒子……”
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人們來到了公園。
“昨晚到底發生了什么?”園丁抱起一名體型最為瘦小的孩童,端詳了一會他的面龐。
“卡莎!”
這時,卡薩丁也聽說了自己女兒的事情,急吼吼的從家里趕來。
“卡莎……怎么會……這……”一旁的人群還是頭一次看到卡薩丁露出這樣的表情,紛紛無聲的觀望。
卡薩丁是鎮上一個有名的人物……雖然現在的他只是一名普通的伐木工,但在他年輕的時候,曾是村里的一名傳奇獵人,據說曾經單獨獵殺過一個狼群……可見其獵殺技藝的高超以及實力的強勁。
這樣的早年經歷在他退休后依舊沒有隨著時光而暗淡,反而被鎮上的大人們加以改編傳頌,用來教育自己的小孩。
可就是這樣一位曾經的傳奇獵人,此時悲傷的就如同一個蒼老的老父親。
……
“醫生,我女兒……我女兒的情況怎么樣了?”鎮上最好的醫院等候室內,卡薩丁糾纏著主治醫生,不停的問道。
“卡薩丁先生,請冷靜……您的女兒……”醫生皺了皺眉,并不是對卡薩丁的行為感到厭惡,而是對病情的惆悵。
“難道說……”卡薩丁的眼神頓時暗淡了許多。
退休后的他,已經年齡不小了,找了個妻子,兩人生活了兩年才得到這么一個女兒,親情的來之不易導致卡薩丁十分寵愛自己的女兒。
“并不是沒有醫治的辦法。”這時,屋子里走進來一名穿著白大褂的性感女性……正是杰斯塔太太。
“院長?”那名主治醫生恭敬的朝杰斯塔太太鞠了個躬,十分自覺的退出了房間。
“你……”卡薩丁面露滄桑的看向杰斯塔太太,女兒變成現在這幅樣子對他的打擊非常大。
“我的兒子也遇難了……”杰斯塔太太開門見山的說道。
“那還真是不幸呢……”卡薩丁面無表情的說道。
“我知道醫治的辦法……可以救活你的女兒。”杰斯塔太太瞇起眼睛,看了一眼卡薩丁,說道。
聽到這里,卡薩丁的眼睛突然閃爍了一絲光芒。
“但是需要得到你的幫助。”
“我什么忙都幫!只要能治好我的女兒……”卡薩丁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嗯……你聽說過恕瑞瑪帝國嗎?”杰斯塔太太觀察了一下卡薩丁的表情,突出一口氣,慢悠悠的說道。
恕瑞瑪帝國,那是最近一段時間里鬧得沸沸揚揚的一個名號,先不提前幾天出現在高空中的避難所通知令,恕瑞瑪帝國在歷史上也是很有名的,所以他的重新出現和復興當然引起了全世界絕大多數人的注意。
“我前些時間曾經去往西邊的戰場拯救傷殘的士兵。”杰斯塔太太接著說道。
“在前往恕瑞瑪抵抗軍軍營時,我看到了許多病人……他們的病狀跟你女兒的一模一樣。”
“也就是說……這是恕瑞瑪的人干的?”卡薩丁的眼神突然一冷。
但是仔細一想……
人家那么龐大的一個帝國,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跑來這樣一個小鎮子,毒害幾名無辜的孩童?
“可能是因為公園的那對犄角。”杰斯塔太太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也就是說……解藥只有前往恕瑞瑪才能得到?”卡薩丁的眼神撲朔迷離……
畢竟自己的國家前幾天才宣讀完對恕瑞瑪帝國的抵抗令。
宣傳這次的避難所計劃只是恕瑞瑪帝國進行移民擴張的借口,本國堅決抵制其惡劣的行為,寧愿單獨抵抗饕餮軍團,也絕不屈服于恕瑞瑪帝國。
前往一個敵對陣營的國家本就是一件難事,更別說還要去尋找解藥……根據杰斯塔太太所說,這種病是以生化武器的形式出現的,也就是說解藥應該只有在軍隊里才有,亦或者可能只有恕瑞瑪的高層才擁有……
“我了解到一些關于恕瑞瑪帝國的地理知識……也鎖定了幾個有嫌疑的目標……”杰斯塔太太看出了卡薩丁的顧慮,開口說道。
“曾經的傳奇獵人,以你的能力,潛入幾座宅邸,從幾個毫無戰斗力的官員手中拿來解藥……應該不是難事吧?”
卡薩丁沉默了下來……下意識的朝著病房望去……透過門縫,臉色蒼白的女兒的面龐映入了他的眼簾。
“交給我吧。”卡薩丁咬了咬牙,答應道。
杰斯塔太太聞言笑了笑……畢竟自己的兒子也是受害者,自己一個醫生肯定不可能去完成這樣的任務,剛好碰上這位曾經的傳奇獵人……
“以防萬一……”杰斯塔太太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從口袋里掏出一把匕首。
“這是我從戰場上撿來的……似乎有一種神奇的力量,只要用鮮血啟動他,就可以發揮使人沙化的魔力。”杰斯塔太太眼里閃著異光,緩緩的將匕首遞給卡薩丁。
“如果碰上難纏的對手,只要在匕首把柄的位置遞上自己的血液,就可以將刺中的全部敵人化為沙子。”
卡薩丁鄭重的接過匕首,收了起來,朝著杰斯塔太太行了個禮。
“我一定會完成任務的……”
……
在卡薩丁離開后的第一天晚上……
“可算是走了。”卡薩丁的鄰居……卡茲克來到了卡薩丁的家里。
“畢竟是為了救我們的女兒……”卡薩丁的老婆一邊做著飯,一邊說道。
“唉……真是個好父親呢……我突然很感興趣,如果他知道卡莎不是他的親生女兒,會露出什么樣的表情……”卡茲克說著躺在沙發上笑了起來。
“別說了……當初咱倆說好保密的……”卡薩丁的老婆端上來一碗湯,皺了皺眉,說道。
卡茲克微微一笑……接過湯碗,一飲而盡。
卡薩丁的老婆收起碗筷,回到廚房,順手將一個白色的包裝丟進了垃圾桶……無色無味三天發作特質毒藥。
“這次他恐怕是兇多吉少了,怎么樣?咱倆找個日子把事情辦了?”卡茲克一邊回味著湯的美味,一邊問道。
“再說吧……等過一陣子……”卡薩丁的老婆隨口敷衍道。
跟你辦事?呵呵……您想的太好了……
這時,門鈴聲響起了……
打開大門,一名英俊的年輕獵人站在門外……這是卡薩丁的徒弟。
卡薩丁的老婆一看他來了,笑的十分燦爛的迎了上去。
“怎么這么晚才來啊?餓了吧?來,我給你做了烤雞。”
“這差距……難道……”卡茲克瞇起眼睛,皺了皺眉。
“我還有事,先走了。”卡茲克似乎想到了什么,掠過兩人走出屋子,朝著自己的房子走去。
看到卡茲克離開了,年輕獵人笑了起來。
“師傅應該回不來了吧?那咱倆德事兒……”
……
澳门新匍京35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