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 > 第4751章 黑霧現身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 宋體 楷體 黑體
字體大小:
+ 16 -
頁面寬度:
+ 1000 -
【章節報錯】

第4751章 黑霧現身

剛安置好了秦小川,眾人一回頭,又是一驚。

“那是怎么回事?”

眾人看到宗祠所在的山上,黑霧在緩緩移動。

由于奚九夜早前動用了方圓天印的緣故,宗祠在皇宮中如今可算是鶴立雞群。

哪怕是涌入皇宮的黑霧,早前也沒有影響到它。

可是不知為何,那一片黑霧這時已經從皇宮的四面八方齊齊涌向了那一座宗祠。

黑霧就如一團烏云,黑壓壓的壓了過去。

“那些天植,也朝著那邊去了。你們快看!山下!”

葉喃思定睛一看,臉色煞白。

宗祠所在,那一座突兀的山峰的山腳下,密密麻麻攢動著什么。

那是地龍,一條條形如大型的肉蛆,它們真不斷啃噬撞擊著那座山峰。

“它們在進攻宗祠,我們快點趕過去!”

冥日等人意識到不對頭。

按照早前奚九夜所說,眾人本已經放下了心中大石,以為葉凌月已經脫困。

可如今看來,情況有些不對。

植潮襲擊的目標,并不是武都,而是宗祠?

葉凌月還在宗祠里!

在地龍的夾擊下,山峰開始傾斜,不斷塌落,同時,山峰上的那座宗祠也跟著搖晃了起來。

此時,宗祠內,葉凌月和百頭玉花蛟才剛剛出來。

腳下,一陣猛烈顫動。

葉凌月面色微微一變。

“救命!誰快來救救朕,朕有重賞!”

被百頭玉花蛟叼在嘴里的真武仙皇一看重見天日,又驚又喜,大喊道。

可惜,他的部下們要么已死,要么都逃命去了,哪里還有人理會這個無用的仙皇。

“真武仙皇,你還是閉嘴的好,免得激怒了百頭玉花蛟。”

葉凌月睨了他一眼,警告道。

“豈有此理,葉凌月,你別想離開真武天域。”

真武仙皇憤怒的咆哮道。

可他話音方落,百頭玉花蛟猛地將他往半空中一拋。

真武仙皇慘叫一聲,不等他反應過來,百頭玉花蛟又是一口將他叼住了,來回丟了幾次,每次都換一個腦袋叼住真武仙皇,擺明了是在耍他。

“你悠著點,別把他玩死了,他雖說是個傀儡,可好歹也是個仙皇。不過……他為何沒有仙皇天印?”

葉凌月也是在百頭玉花蛟拿下真武仙皇后,才發現的。

這個膽小如鼠的真武仙皇,居然額頭一個天印都沒有,更別提天力了,他充其量就是個普通的天民。

“很簡單,真正的真武仙皇另有其人,否則就憑這個廢物,怎么可能把武天國建成真武天域。”

百頭玉花蛟言語間,滿是不屑。

它之所以留著真武仙皇這個酒囊飯袋,也是為了引出幕后的真正黑手。

地面搖晃的愈發劇烈。

“凌月!”

就聽到一陣陣呼喚聲。

葉凌月低頭一看,就見山下,啵啵和冥日、葉喃思等人正飛奔而來。

他們試圖想要上山,可是……

一團黑霧,躍入眼簾。

幾人剛一靠近,黑霧之中,一股颶風席卷而出。

眾人一下子就被沖散了。

“那團黑霧?”

葉凌月微微一驚,看看百頭玉花蛟。

“就是那股氣息。它果然還在。”

百頭玉花蛟看到那團黑霧,眼底翻騰著怒意。

它玉花蛟一族,被那黑霧怪害慘了。

萬千年來,它終于幡然醒悟,這一次,它一定要為它的族人們討回一個公道。

腳下,又是一陣搖晃,看上去,山峰很快就會崩塌,宗祠也會毀于一旦。

若是這里毀了,那萬千年前發生的一切,包括玉花蛟族所受的冤屈,也就跟著煙消云散了。

“到我身上來,帶上那家伙。”

說罷,玉花蛟騰空而起。

它也知道,宗祠岌岌可危。

葉凌月也不含糊,當即就坐上了百頭玉花蛟的背。

就在葉凌月坐定之時,宗祠一陣搖晃,整座山峰頃刻之間,就化為了石塊碎片。

那一團黑霧迅速朝著空中移去。

武都內,奚九夜還沉浸在太陰圣女給他帶來的憤怒之中。

就連早前道君冰心和太陰圣女的纏斗,他也未曾放在眼中。

他此時很是心煩。

聽到那一聲巨大的動靜,他不禁回首看去,恰好看到了那一座山峰化為烏有。

再一看,皇宮方向,血光沖天。

那是太陰神印的威力。

想到了葉凌月還在宗祠內,奚九夜臉色大變。

他朝著皇宮飛掠而去,哪知半路上,卻是遇到了秦蝕和司輕舞。

“奚九夜,皇宮已經被太陰神印籠罩,不能進也不能出,你趕過去做什么?”

司輕舞看到奚九夜,不禁問道。

“凌月還在里頭。”

奚九夜一聽,愈發擔憂。

“你不是要和太陰圣女成親嗎,還管那女人做什么?”

司輕舞笑瞇瞇著,睨著奚九夜。

奚九夜蹙眉,看看司輕舞。

“這個玩笑,并不好笑。”

“誰跟你開玩笑,太陰圣女問我,怎么才能綁住一個男人的心,我就告訴她,與人結為伴侶即可。”

司輕舞抿嘴輕笑,一臉的輕松愜意。

太陰圣女也是病急亂投醫,她見司輕舞和秦蝕關系親密,而且秦蝕對司輕舞可謂是百依百順,她就前去詢問司輕舞。

哪知司輕舞告訴她這么個餿主意。

太陰圣女也當真了,就真的設計和奚九夜結為伴侶,而且還險些成真了。

“你這般陰毒,就不怕害人害己?”

奚九夜一聽,眸光森冷,怒瞪著司輕舞。

若非是會秦蝕在司輕舞身旁,他真的想要出手教訓司輕舞。

“呵~我才不怕,有秦哥哥在,我誰也不怕。”

司輕舞做了個鬼臉,完全不把奚九夜看在眼里。

奚九夜再看看秦蝕。

“你也別得意,你的秦哥哥不也沒有與你結為伴侶。我自己就是男人,我最清楚,男人最愛喜新厭舊,但愿你,不要成為下一個太陰圣女。”

奚九夜說罷,也不理會變了臉色的司輕舞,朝著皇宮趕去。

司輕舞俏臉發白。

“秦哥哥!你看他,你什么時候與我結為伴侶?”

她和秦蝕雖然關系親密,可的確不是伴侶,她也曾經提過好幾次,可秦蝕都推說她年紀還小,以后再說。

秦蝕卻是一笑。

“再等等,等到無妄星海之后,我就與你結為伴侶,永不分離。”
澳门新匍京35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