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科幻小說 >主神調查員 >第三百零六章 忍界未來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宋體楷體黑體
字體大小:
+16-
頁面寬度:
+1000-
【章節報錯】

第三百零六章 忍界未來

?第五次忍界大戰落幕,這顆星球上再也沒有阻擋忍革聯科學忍軍進軍腳步的武裝力量,三大忍國在一星期內相繼解放,所有大名貴族無一漏網,統統被抓捕歸案,送上了法庭。

有罪者處刑,無罪者剝奪財產釋放,一番處置之后,“一村一國”制度徹底消亡。

忍革聯臨時政府頒布“版籍奉還”政令,宣布廢國置縣,肢解五大忍國,忍界大陸合計設置三府七十二縣(三府分別是木葉府、音隱府、雨隱府,三府行政權由組成的忍革聯三方勢力瓜分),結束了忍界長期以來的封建割據局面,自此,忍界歷史開啟了新的篇章。

忍界的封建階級消亡的速度比預想的快得多,各地非但沒掀起復辟的呼聲,那些被打落凡塵的前貴族們還遭到了民眾的排擠,百姓們好像很快就把他們的舊主子給忘記了。

忍界的底層百姓,其實最是善于見風使舵,屬于典型的墻頭草,誰拳頭大或是對他們好他們就聽誰的、頌揚誰,一旦風頭轉變,立刻將曾經的恩主拋棄,根本不顧念舊情。

就如原劇情中“血龍眼”的故事中講述的,一群血跡限界忍者組成了劫富濟貧的俠義組織,搶奪領主的財產補貼村民,結果這群俠客們落了難,收他們東西時贊不絕口的村民卻翻臉不認人,甚至不肯給他們提供休息一夜的場所,害得他們被霧隱忍者埋伏,幾乎全軍覆沒。

遭遇背叛的血龍眼擁有者對村民們進行了殘酷的報復,將他們轉化成爆炸僵尸,出了一口惡氣。

因此,羅鋒才認為這屆忍界民眾不行,覺悟實在太低,邏輯思維是典型島民心態,心胸狹隘、閉目塞聽、見識短淺,毫無遠見。

至于說如何教育這些低素質民眾,那就是不是羅鋒要考慮的問題了,鳴人今年才十六、七歲,如果將來他沒在壯年時期英年早逝,花費一生時間和精力,大概能取得些效果。

不過,島民心態的民眾對于統治者來說,擺布起來卻不算難,因為這群人缺乏獨立思考能力、畏懼強權、容易煽動、盲從愚信、崇拜強者。

忍革聯掌握著大陸最強的軍隊,擁有最先進的生產力,對待民眾又比大名們慷慨無數倍,墻頭草民眾們當然立刻來了個一百八十度轉彎,把忍革聯當成了希望國爸爸,崇拜得不得了,甚至很多民眾因為忍革聯領袖鳴人一頭金毛而以金毛為美,紛紛跑去染發效仿。

三大忍村之影死于宇智波斑之手,三村忍者們失去了主心骨,繼任者如長十郎、黑土、達魯伊等人過于平庸,不能服眾,也就掀不起風浪,乖乖地接受了退役為民,分散各地的命令。

自此,忍者二字和武士一樣,成為了歷史詞匯,忍界再無一名職業忍者。

在無外患的情況下,島民們會內斗不休,一旦有了強大的外界壓力和生存危機感,島民們又很容易團結在一起,一致對外。

大筒木一族的威脅,反倒能幫助分裂許久的忍界民心很快凝聚在一起,狂熱地在新政府領導下整軍備戰,為反抗大筒木帝國主義的殖民壓迫,爭取民族生存空間而努力奮斗。

鳴人忙不迭地在報章雜志和電視節目上揭發出大筒木一族的侵略野心,號召民眾們不要坐以待斃,唯有團結起來共赴國難,抵擋住大筒木一族的侵略,忍界才能爭取到一絲生存空間。

鳴人的揭露可不是嘴上說說而已,他有著極為翔實的證據,從上古傳說到六道仙人親自現身說法,再到佐鳴小李三人同宇智波斑、輝夜戰斗的影像資料,大筒木基因和忍界人基因的科學對比,神樹的遺跡,對抓捕歸案的白絕的審問結果……

事實清楚,鐵證如山,不由得民眾不相信。

此舉效果拔群,剛剛結束戰亂的忍界,民心很快穩固下來,紛紛表態站隊傾力支持忍革聯,封建忍國和忍村的遺老們再無生存土壤,他們窩里宅斗還算在行,跑出來吹噓說能帶領民眾抗擊大筒木侵略,就無人相信了。

鳴子維新于木葉六十年開始,歷經四年,于木葉六十四年結束,是一場自上而下推動的現代化改革運動,改革的目標是實現“富國強兵,殖產興業,文明開化”,與“世界和平”沒有半點關系,改革的效果是使忍界星球棲身宇宙軍事強國行列。

現實世界里的東瀛完成改革下一步也不是乖乖窩在島上安居樂業,而是野心膨脹,放眼全球。

可以預見的是,在不久的將來,強大起來的忍界必將走上對外侵略擴張的太空****道路,與老牌宇宙強國大筒木一族展開一場曠日持久的角逐……

值得一提的是,忍革聯統一忍界、爭取到民眾廣泛支持后,矛頭立刻對準了常年漂浮在已經更名為“忍京”的木葉上空的龍之國艦隊。

忍革聯政府宣稱依據鳴人首相“船中八策”的“條約改正”條款,木葉村與龍之國簽訂的不平等條約即日起廢止,龍之國艦隊不再享有停泊權和領空通行權,必須和忍界新政府重簽條約,在規定的港口停泊。

雙方一度劍拔弩張,布雷德羅會長嚴厲譴責忍界新政府背信棄義,龍之國戰艦亮出主炮大有不惜一戰之勢,鳴人也將繳獲自云隱村的查克拉大炮擺在了議會大廈樓頂,眼看就要來一場對轟。

用鳴人首相的話說:“忍京是忍界的首都,沒有任何一個主權國家會容忍外國艦隊長期在首都駐扎。時代變了,帝國主義在忍界架起幾門大炮就可以征服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歷史一去不復返了!”

武裝對峙持續了一周時間,這段時間里忍界人心惶惶,見識過龍之國戰艦主炮威力的民眾一度懷疑,雙方一旦開戰,世界末日就要降臨。

不過,危機很快就發生了轉機,在鳴人和布雷德羅會長密會之后,后者黯然接受了忍革聯新政府的條件,艦隊收起大炮灰溜溜地離開了木葉村空域,飛到木葉指定的星艦港口停泊。

《龍木親善條約》當即廢止,忍界聯合政府和龍之國重新簽訂條約,確立了平等互利基礎上的全面戰略合作伙伴關系,龍之國再也不能拿投資十兆兩為由要挾忍界新政府,憑巨額投資獲取特權了。

這次外交事件,在媒體的大肆報道下,堅定了忍界人民對新政府的信心,龍之國從側面肯定了忍革聯領導下的忍界不再是落后可欺的舊忍界,新忍界獲得國際社會的認可和尊重,堪稱一次振奮民心的偉大外交勝利。

領導這次外交斗爭的漩渦鳴人,個人聲望再次攀升,每一個忍界人都相信,在鐵腕首相鳴人君的英明領導下,忍界的未來無限光明,必能解除大筒木一族的威脅,忍界人的未來征途將是星辰大海!
澳门新匍京35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