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都市小說 >我給女神當贅婿林陽 >第兩百五十八章 劍王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宋體楷體黑體
字體大小:
+16-
頁面寬度:
+1000-
【章節報錯】

第兩百五十八章 劍王

?

“你說什么?那婊子跑了?”

小院內,文海臉色一沉,瞪著面前這個前來傳訊的弟子道。

“是...是的,文少...”那弟子戰戰兢兢,小心翼翼的說。

然而這話一落,文海直接一腳踹在了那弟子的臉上。

砰!

那弟子立刻栽倒在地上,臉上是一個深深的腳印,更是腫了一大塊,但他不敢吱聲,只能重新站了起來,將頭低下。

“馬上給我派人去追,如果追不回那丫頭,你們就別回來了!”文海冷道。

“文少,那賤人其實是被風烈大師的人帶走了!”弟子道。

“風烈大師?”文海眉頭一皺。

那弟子立刻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全部說了出來。

文海神情頓時陰沉無比,怒氣沖沖道:“區區一個風烈,也敢跟我們崇宗教作對?哼,當真是不知死活!風烈呢?我要收拾他!”

“文兄,稍安勿躁,那風烈不是說了嗎?那賤人只是被他安排到了山下的醫院救治,放心,風烈肯定是看著那賤人的,否則他自己就得頂替那賤人受罪,他不是傻子,應該知道這里面的利害關系。”旁邊已經做了簡單包扎的應破浪捏著酒杯平靜道。

“馬上派人去把那賤人給我帶來!”文海沉道。

“這件事情不著急!”

不待那弟子開口,應破浪再度揮了揮手。

“應少...”

“文兄,今天是你大喜日子,你還是先去外面招待客人吧,這種小事可以先放一邊!你的大事要緊。”應破浪道。

“應少,實在不好意思,發生這種事情,招待不周,請你海涵。”文海滿臉歉意道。

“無恙,不過有一點我頗為好奇,那風烈應該跟那個賤人素不相識,為何風烈寧愿冒著得罪崇宗教的風險也要救下那賤人?”應破浪淡道。

“這一點我也想不通。”文海摸了摸下巴思緒道。

“罷了罷了,想不通就算了,都是些小角色,不要在意了,文兄,你快去忙吧。”應破浪淡淡一笑道。

“行,應少,那我先過去了,你有什么事情盡管招呼。”

“嗯!”

“給我好生招待應少,如果應少有什么不滿,我那你們試問!”文海沖著周圍崇宗教的弟子冷喝著,旋而轉身離開了院子。

時辰將到,崇宗教上上下下熱鬧非凡。

山門如同集市,各種顯貴進進出出。

今日來這的不僅有各個地方的名醫大家,還有許多商界大佬或赫赫有名的政客,尤其是華國的各個武術大家也來了不少。

畢竟崇宗教涉及的范圍比較廣,不管是醫還是武,他們都有接觸。

“哈哈哈,恭喜恭喜啊!”

“方總客氣了!來來來,里邊請!”

“喲,楚師父?您也來了?快,請上座請上座!”

“張衛長到了?趕緊里邊請!”

“快,上酒!酒呢?”

大廳內喧囂非凡,崇宗教這一次是大宴賓客,足足擺了數百桌之多,當然,最核心的也只有里頭的十來桌,那里面坐著的人可都是直接開車上山的存在,地位顯貴可見一斑。

文海走了出來,招待著眾多貴客。

其父也就是崇宗教的教主沒有現身。

這種場合,他并不是很喜歡,不過真要是來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人物,文海鎮不住場子,他還是不得不出面的。

就在這時,一名弟子匆匆跑了過來,附耳于文海旁低聲道:“文少,劍王來了!”

“什么?”

文海一愣,繼而欣喜不已,立刻喝道:“快,叫各位長老過來,跟我一起出去迎接!”

“好!”

那弟子跑了下去。

不一會兒,各個桌子陪酒的崇宗教長老們紛紛起身,跟著文海朝大門口行去。

卻見門口走來一名穿-->>著樸素雞皮鶴發的老人。

老人上身蠟黃的襯衫,褲子上還有泥,一雙旅游鞋都打了補丁,看起來像是十分的清平,與周圍的華貴對比顯得尤為的格格不入。

但在得知這老人的身份時,所有人都不由面露出敬意來。

甚至是那些顯貴們也紛紛停止談論,放下了酒杯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這位就是劍王弄開山嗎?”

“這可是我們華國的傳奇啊!”

“天吶,他居然也來了!”

“不可思議!”

一些人暗暗議論。

有人似乎未曾聽過這個名字,不由好奇而問。

“劍王是誰啊?”

這個問題一出,不少人用著看待白癡的目光盯著他。

“怎么?你連劍王都不知?”

“說說!”

“呵,還真是井底之蛙,知道林神醫嗎?”

“當然知道,以一人之力挫敗韓醫王,力挽狂瀾拯救中醫!”

“他現在也可以說是傳奇了,而這位劍王前輩就是這樣,不過他成名的時間比林神醫早了三十幾年吧,那個時候r國那邊有人入國挑戰武道強者,當時武道大家幾乎被挑了個干凈,也是劍王前輩出面,將其擊敗,保存住了華國武道界的顏面,這下你知道了吧?”

“什么?三十幾年前就一戰成名了?”那人張大了嘴。

三十年前尚且如此,三十幾年后...這位劍王前輩該是到了何等恐怖的地步?

一時間,那些不知劍王為何人的人此刻都變得恭敬起來。

這才是真正的武道大師啊!

“老頭子是來喝酒的。”

劍王也不說什么恭喜的話,直接開口道。

“有有有!劍王前輩想喝什么樣的酒都沒事!快上座!”文海趕忙道。

“嗯,不過老頭子也不會白喝你們的酒,上山的時候我在旁邊撿動一塊不錯的木料,制了把木劍,就當是酒錢吧!”劍王說到,他身旁一個十歲出頭的孩童上了前,孩童眼睛靈動,黑溜溜的甚是好看,他抱著一個木制的劍盒,遞給了文海。

文海接過打開,里頭是一把精致的木劍。

瞧見這木劍,不少人一頭霧水。

一把木劍能干啥?

文海亦是如此。

“你試試!”劍王淡道。

“這...不用了吧?”文海有些尷尬的笑道。

“試著劈這張桌子吧!”劍王指著旁邊的石桌道。

“那可是大理石啊!”

文海驚了。

澳门新匍京35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