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修真小說 >亙古大帝 >第2630章 我偏要奪回來【第三更】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宋體楷體黑體
字體大小:
+16-
頁面寬度:
+1000-
【章節報錯】

第2630章 我偏要奪回來【第三更】

?

“蠢貨,她又怎會是這個時代之人?”葬艾冷嗤。

這一道聲音也讓不少人凝神而來。

“不過,她雖不是這個時代之人,但卻的確在十六歲便踏入到了彼岸,受上天親自敕封天圣,實力直接達到了天圣大成層次,接近巔峰!”葬艾再度開口。

這話語,讓人駭然。

對于彼岸,很多人都是清楚。

修煉者踏入彼岸,是有著差距的。

尋常之人,踏入彼岸,即便是進入天域,也只是被敕封天圣,僅此而已,實力也只是天圣層次。

但天資縱橫或者上天重視之人卻不同,尤其是一些天命體,他們不僅被敕封天圣,更是會進一步提升,踏入天圣小成層次。

至于突破彼岸后,踏入天圣大成層次的修煉者,亙古都是沒有幾個。

這詩婳竟直接接近巔峰,讓人驚措。

唯有望天閣,方才有著這般待遇吧?

只是望天閣乃是上天在世間的使者,被敕封天尊都有,不可與之而比。

至于望天閣之外的修煉者,能夠達到天圣大成,皆是萬古天才。

“踏入彼岸時,可看到自己的天賦星辰,她看到了十萬顆星辰!”葬艾的聲音再度落下。

轟!

這句話,讓所有修煉者震撼。

誰人都是清楚,修煉者踏入彼岸時,能夠看到天賦星辰,這宛如天賦測驗一般,能夠測出自己彼岸之后還能夠有著多少天賦潛能。

能夠看到一千星辰,便是真正的天才。

至少能夠沖擊天皇甚至天帝!

若是能夠看到一萬星辰,便代表著擁有了爭奪輪回的資格。

但,詩婳看到了十萬星辰。

這真是一個恐怖的女子。

這是萬古都是沒有幾人能夠擁有的極致天賦。

“而她,在十八歲時……便踏入到了天尊層次。”葬艾接下來的一句,更是讓所有人倒吸一口涼氣。

這一刻,很多人更是沉寂下來。

多少天才,在這一刻都是垂下了頭顱。

與之相比,那所謂的天才,宛如廢柴一般。

“只不過后來被封印,沒想到這個時代出現了,如今算起來雖然經歷了漫長的歲月,如今的她也只能算是十八歲而已。”葬艾再度道。

雖是古人,但也年輕。

這便是詩婳!

十八歲的天尊,這還是第一次看到。

不少人都是目光凝聚,這……方才是真正的天之嬌女吧?

“天帝宗門,與真正的輪回勢力相比,竟是有著如此的差距。”很多修煉者道。

“詩姑娘,你這是……”雖是震顫,但無歸天尊依舊開口道,目光所致乃是林焱。

“他,我得留下!”詩婳站在前面,微微開口道。

什么?

這讓很多人不解。

這是何意?

“不要誤會,他懂得萬古殺陣,或許能夠參悟萬陣之地的那第一陣,若能夠補全一分,便是功在千秋。”詩婳翩然開口。

葬艾、暮年歸神色依舊,他們早有所料。

在這萬陣之地內的那第一陣,他們皆是知曉,便是萬古殺陣,這是天下第一陣,奈何早已殘缺,古往今來‘萬陣山’邀請了很多懂得萬古殺陣的修煉者進入其中,想要補全這陣法,結果皆不可得。

林焱既懂得,便定會被邀請。

“可是,他得罪了我們無劍山。”無歸天尊凝神。

若讓林焱這般活著離開,無劍山將真的會貽笑大方。

“讓他活著,也是我萬陣山的意思!”詩婳開口,聲音冷凝,同時-->>體內的那一股天尊之氣也隨之散發而出,在其手中一桿清秀的筆出現,這乃是她的兵器,一筆可畫乾坤。

一位女子,兵器是筆,也讓林焱嘆然。

天眼之下,這桿筆上蘊含著很多玄妙,甚至更有天地大道,很多法則加注其上。

就算是林焱,也不得不承認詩婳的筆,不錯!

如此一幕,讓無歸天尊蹙眉。

萬陣之地,乃是那三界交匯處區域的名字,而這萬陣山便是萬陣之地最為強大的勢力,其內的這位傳承人,竟是一言不合便豁然出手。

一位女子,竟是如此的霸道。

“看來萬陣山傳承人的爭奪,越發激烈了。”盯著詩婳,葬艾開口道了一句。

但這一句,其他人不明所以。

暮年歸卻是一笑:“是啊,畢竟如今萬陣山的傳承者可不止一位。”

“讓他們走,但天殿其他人必須留!”在無歸天尊不定時,古荒山脈內,一道聲音響起。

這是無劍天帝在開口。

聞言,詩婳開口道:“此次,我只帶走林焱,其他人與我無關。”

詩婳目光落在靈溪、妙涵、牧戰等人的身上,頓時收回,她不在乎。

如此的交談,也讓很多人愣神。

林焱,活下來了?

這簡直就宛如奇跡一般。

萬陣之地,萬陣山的傳承人出現,竟一句話便將其帶走了。

“走吧!”

下一刻,詩婳道。

“我不會走!”林焱看了一眼詩婳,道。

嗯?

這讓所有修煉者都是一怔,就算是詩婳也是黛眉一蹙。

“我曾會將他們留下……”林焱開口,“何況,這古荒山脈,乃是我天殿所在的宗門。”

聞言,詩婳更是凝眉,旋即傳音道:“留在這里,你會死,我這是在救你。”

林焱看了一眼詩婳,也是傳音道:“多謝,但我依舊不會走。”

詩婳看向林焱,她感受到了林焱眼中的那份堅決,這樣的人,根本無法再勸說了,因此詩婳傳音道:“我可以讓你天殿的人都活下來,這是我最大的底限了,如此……你該走了吧。”

詩婳,終究有著一些手段。

但林焱看向那古荒山脈。

“那里,不是你所爭之地,識時務者為俊杰!”詩婳也看向了古荒山脈,如今已被無劍天帝所占據,這等地方,誰也無法搶奪。

林焱,只不過準天圣巔峰而已,連天圣都不是未曾踏入彼岸,難不成還想與無劍天帝攖鋒?

這實在是天方夜譚!

但林焱卻依舊握緊了拳頭,開口道:“我偏要奪回來。”

“你……”詩婳的臉色也是不太好看起來。

這人,固執的可怕!

這是以卵擊石,是自尋死路!
澳门新匍京35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