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網游小說 >網游之奴役眾神 >第3200章 番外篇:赫陽(一)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宋體楷體黑體
字體大小:
+16-
頁面寬度:
+1000-
【章節報錯】

第3200章 番外篇:赫陽(一)

?番外之赫陽和蘇牧(一)

海天市,東區福利院附近的小吃一條街。

深夜一點。

街道上的小販都已經收攤回家,而此時,哐當的一聲,兩個人影從胡同內沖了出來。

“赫陽,我們分開走,你走左邊,我走右邊!”蘇牧的臉上掛著驚慌失措的表情,這個時候,他還帶著一份稚嫩。

十四歲的赫陽此時也好不到哪去,他點點頭道:“福利院門口十分鐘后集合。”

“好!”

就在二人站在原地說話的時候,忽然身后傳來一陣雜亂的聲音,然后就聽到一個男子大喝道:“兩個小癟三,站住!”

“走!”蘇牧猛然的推開赫陽,然后站在原地看了那身后的幾個人一眼。

一直等跑出這條街的時候蘇牧才撒腿跑了起來。

黑暗的街道看不清任何東西,地上還散落著很多烤串的簽子,所以跑起來還有點吃力。

身后四個大漢追著,蘇牧一邊跑一邊回頭,然后快速的轉彎想要進入小胡同這種。

嘭的一聲!

一頭撞在了什么東西上面,但是卻一點不疼。

“呵,小兔崽子,跑啊!繼續跑!”此時,蘇牧跟前一個魁梧大喊站在原地,挺著油膩的肚子嘿嘿笑著。

嘭的一腳,蘇牧后背吃疼咧嘴叫了一聲,然后就看到后面的四個大漢也追了上來。

其中一個穿著黑色衣服的人氣喘吁吁,肩膀上還有一大塊刺青,看上去就不是什么好人,他看著蘇牧罵道:“你他媽倒是跑啊,繼續跑給老子看看!敢動我們老大的東西,找死吧你?另外一個人呢?去哪了?”

那擋住蘇牧去路的肥胖大漢嘿嘿笑了一聲,然后扣扣鼻子道:“放心吧,抓住這一個害怕另外一個跑掉不成?”

刺青男點點頭,然后領著手中的棍子猛然的落下來。

啪!啪!啪!

棒球棍不停的打在蘇牧的身上,這個時候蘇牧只能抱著頭在地上來回的滾動,讓這五個人吃驚的是,這樣打他居然能一聲不吭,這是十四五歲的小屁孩嗎?

嘭嘭嘭!

不知道打了多少下,蘇牧已經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那胖子趕緊攔住刺青男道:“算了,別一會打死了,出人命就不好交代了。”

刺青男吐口口水罵道:“操,讓老子跑了三條街,累死我了,打死他活該!媽的,偷我們老大的東西也就算了,居然還把老大的女人放走了,你說這倆小子是不是吃錯藥了?”

那大胖子嘿嘿一笑道:“說不定是學英雄救美呢。”

“我呸,英雄救美?就他們倆小癟三?”

刺青男的話還沒說完,然后驚訝的喝道:“小心!”

嘭的一聲!

對面的大胖子直接一個踉蹌跌向前來。

刺青男四個人趕緊扶住胖子,然后看著忽然出現的赫陽,大胖子更是捂著自己的后腦勺,然后看到手中的鮮血之后不由的罵道:“操,敢打老子?”

“上!弄死他!”

嘩啦啦~

五個人一起沖了上去,赫陽想跑,但是被這幾個人手中的棒球棍直接丟中腦門,哐當一聲跌倒在地上。

啪啦啪啪的聲音在黑夜中是那么的響亮,拳打腳踢的導致赫陽也躺在地上抱著頭,出奇的是,他和蘇牧一樣,只是抱著頭,一聲不吭的躺在潮濕又臟的露面上。

蘇牧此時鼻青臉腫的抬起頭,看著赫陽卷縮在地上不停的打滾,他猛然的一咬牙,然后慢慢的撐起身體先要爬起來,但是身上多處骨折,剛才被打的已經喘不過氣來了。

他慢慢的爬起來,然后四周看了一眼,最后在旁邊的燒烤攤位邊上看到了一把鐵鉗,就是燒烤夾木炭用的那種鐵鉗。

蘇牧一步一晃悠的往前走,隨后走到那四五個人的身后喝道:“都他媽給我住手!”

啪!

噗嗤一聲!

鐵鉗直接打在了那刺青男的后背上,一瞬間就聽到那刺青男哇哇大叫了起來,背后的肉皮外翻,整個口子至少有半尺長,鮮血不停的往下流。

呼!嘭!

“啊!”又是一個人被擊中肩膀,血粼粼的皮膚露在衣服外面,大胖子等三個人不由的錯開身體,然后快速的后退扶住刺青男二人。

蘇牧本來就鼻青臉腫,然后揮動著手中的鐵鉗喝道:“有種來!老子要是不弄死你們就不姓蘇!來啊!”

呼哧!

呼哧!

“來啊?操尼瑪的!”

嘭的一聲!棒球棍擋住蘇牧的鐵鉗,然后另外一個人直接打在蘇牧的腿上,啪的一聲,單膝跪地的蘇牧幾乎要昏了過去。

“啊啊!!”

噗嗤!

鐵鉗直接擊中其中一人的腹部,然后就聽到噗嗤一聲,也不知道那東西是怎么刺破那人腹部的,只看到那人捂著自己的肚子不停的后退……

大胖子這個時候驚呆了,這個小子不要命了?居然這么狠?

再次站起身,蘇牧一瘸一拐的走到赫陽的身邊,然后慢慢的拉住赫陽,二人,艱難的站起身,隨后這幾個大漢就看到赫陽和蘇牧眼神中的那種凌厲。

赫陽更是大吼道:“老子家都沒有,沒人管沒人問,死就死了!有種你們就來!來啊!!?”

大胖子五人受傷三人,而且看上去還非常的嚴重,所以此時大胖子不由的看了一眼刺青男,然后道:“走!先走!”

五個人被蘇牧和赫陽二人嚇走,這說出去不知道該是什么畫面,但是這黑夜中,沒人看見,也沒人會知道,大胖子他們雖然是打手,但不是亡命之徒,蘇牧和赫陽本來就是孤兒院的人,這倆人真的不要命起來他們也不敢向前。

看著五個人逃跑,蘇牧和赫陽哈哈大笑了起來,這人就是這樣,橫的怕不要命的。

拿著手中的鐵鉗,蘇牧被赫陽架著,那條腿現在一動就疼,二人一瘸一拐的往福利院方向走去。

“你回來干嘛?他們抓住我打我一頓就沒事了。”這事他們也不是第一次做了,所以蘇牧知道結果是什么。

而架著蘇牧的赫陽卻是笑了一聲道:“反正這事是我們倆做的,要挨揍一起挨揍,我可不想被院長罵,這樣就好了,一起挨揍之后院長就只能心疼我們倆了,不舍得罵。”

“哈哈!”蘇牧大笑了一聲,其實他知道,赫陽是不放心蘇牧,縱然知道回來也是挨打,但這就是兄弟,尤其是他們十四五歲這個年紀,血氣方剛。

“你也夠狠的,鬧出人命怎么辦?”赫陽說道。

蘇牧笑了一聲,然后凌厲的道:“他們打我可以,動我兄弟,我跟他們玩命!”

赫陽一怔,然后掛起微笑,二人摟著肩膀,相互架著對方,哼著歌,呲牙咧嘴的忍著疼慢悠悠的走向福利院……
澳门新匍京35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