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網游小說 >重返洪荒之第一圣 >第六十章 遭遇暗殺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宋體楷體黑體
字體大小:
+16-
頁面寬度:
+1000-
【章節報錯】

第六十章 遭遇暗殺

?交易很順利,至少張洛一的目的都達到了,但四海商盟絕對不虧,還可能比他賺得更多,這一點從張洛一能借太陽真火煉出藍九品法寶就能看出來,處理的材料更精純,如果是火屬性材料還能有一定的增強,不但能小幅度提升法寶煉制的成功率,還能小幅提升法寶的品質,越高品級的法寶,收益自然也就越高。
“二叔,你牛大發了啊!太陽真火啊,你居然從來都沒有告訴過我。”在與胖管事談妥借道傳送陣的事后,張憶如顯得尤為興奮,抱著小狗妖跟在張洛一身邊一蹦一跳的問東問西。
“告訴你有什么用?”張洛一寵溺的在小丫頭額頭點了一下,“是不是馬上要見到爸爸了,激動了?”
對于一個從來沒有離開過父母的孩子而言,被迫離開父母,就連聯系都斷了,這是很殘酷的,張洛一雖然也很寵這個侄女,但終究替代不了親生父母,她要是小三歲,也能被天道系統和父母綁定在一起。
在孩子這一點上,天道系統分了三個年齡段,八歲及八歲以下的,都不直接進入游戲世界,被時停封印在現實世界,等待各自父母在游戲世界完成一定的條件才可召喚進入游戲世界。九歲到十二歲的孩子則會和父母綁定,降臨在同一地。到了十三歲,就跟成年人一樣了,完全隨機,以親情為牽絆,也是為了逼出天道之子更大的潛力。像張憶如能跟他爸都降臨在同一界,運氣已經算是不太差了。
“嘻嘻,到時候老爸肯定會大吃一驚的,也不知道老爸現在踏上修行路沒有。”說著,張憶如頓時沒了之前的興奮,臉上浮出一絲優色。她爸已經四十了,這個年齡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才有可能踏上修行路,百目城雖然只是一個小地方,但卻可以從側面看出所有天道之子的處境。
“不用擔心,最多再有一兩個月,你便能見到你爸了。”
一道無影無形的神識之刀突然自虛空中射向張洛一,正在安慰著侄女的張洛一根本沒反應過來就直接中招,神識之刀刺入他的識海,護神環自行防護,但并未守住,被神識之刀斬開,斬在了鎮魂塔的塔身上,讓塔身上出現了一道長長的裂痕,整個識海似驚濤駭浪般的翻騰起來。
好強的神識攻擊,雙重神識防御居然都差點兒沒防住!
張洛一只覺靈魂一痛,身形微微一晃,差點兒倒地,臉色頓時慘白,翻騰的識海讓意識有些迷糊,神識受了輕微的傷,護神環、鎮魂塔,這兩者少一,這一次張洛一就栽定了!一時間,張洛一找不到敵人身在何方,只能先引出青蓮毫光,以防敵人后續的攻擊,同時將張憶如護在身后。如果不是張憶如在,他絕對會開金烏橫空,以太陽真火護身。
“咦?”隱于虛空中的殺手發出了一聲輕咦,顯然是沒有想到張洛一能夠接下這一擊,畢竟張洛一表面上只是一個金丹中期的小修士。
不過已經沒有時間給殺手進行第二次攻擊了,護城大陣已經局部顯現,毀滅氣息彌漫開來,陣法紋理連成一片就如同一張大網,一旦被大陣“抓”住,那就算是化神也無法走脫。在城中只有一次出手的機會,出手之后,無論成與不成,都得跑路。
殺手的速度很快,瞬間便逃離了陣法的禁錮范圍,但陣法仍然在追擊,護城大陣的功能十分全面,攻擊、防御、禁錮、記憶氣息、鎖定氣息,不過在大陣沒有全面開啟的時候,總是有漏洞可鉆的。護城大陣一片一片的局部顯現,引起了城中無數人的關注,城衛軍也在第一時間向這邊趕來。
但很可能,對方既然敢在城中出手,那肯定有避過護城大陣之法,大陣只追擊了片刻便散去了,失去目標氣息,沒辦法再追了。
“二叔,你沒事吧?”張憶如一臉驚慌的扶住了張洛一,她還不清楚發生了什么,只知道二叔突然就一副受了傷的樣子。
張洛一擺了擺手,看來修羅族發布的懸賞開始初顯成效了,一個金丹中期的小修士身上背了這么高的懸賞,總會讓有些人忍不住挺而走險,這次的殺手應該不到化神,否則就不會以擊殺他為目標了,活捉可是多五百萬獎金啊!不過這人的神識攻擊還真有一套,張洛一的神識屬性高達一千八,一點兒不弱于元嬰,還有著兩重神識防護都差點兒栽了。
是有什么秘寶嗎?說起來城防大陣鎖定氣息也是以鎖定神識和氣血為主,如果以秘寶蓋了,那自然就探查不到。這次終究還是大意了,張洛一在潛意識中還是認為城中就是安全區,不會有危險,以后這種想法絕對不能再有了!
不對不對!張洛一翻騰的識海一直無法平復下來,一個陰邪的力量與他的神識糾纏在一起,不斷的腐蝕著受損的鎮魂塔。
這是……詛咒?!沒想到這神識攻擊還附帶詛咒之力,還真是陰險!
這個時候,城衛軍終于趕到,就像是電影里的警察一樣,永遠都慢一步。
“你沒事吧?”城衛軍以十人為一隊,九名金丹,一名元嬰,為首的元嬰強者樣貌看起來很年輕。
“死不了,不過諸位是不是應該給我一個解釋?這里是城主府的地盤,我租住的也是城主府的宅院,在我回家的路上,居然險些被刺殺,這跟城主府承諾的絕對安全可有不小的出入啊!”這也不怪張洛一發怒,任誰在鬼門關走了一圈,都不會有好心情。
城主府絕對中立,城中絕對安全!這就是城主府一直以來打造的招牌,張洛一這次在城中府的勢力范圍當街遭遇暗殺,無疑也等于是在打城主府的臉。
“這事城主府絕對會給道友一個滿意交代的,現在先由我們護送道友回住處吧!”青年元嬰強者聽了張洛一的諷刺之言,面露怒色,但卻沒有發作,對于這次的殺手,城主府肯定是會追擊到底的,堂堂城主府如果連住客在住宅附近的安全都保證不了,那對信譽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好,希望城主府能夠言出必行。”
澳门新匍京35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