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網游小說 >我能提取熟練度 >第161章 比武招親(為舵主一世之巔加更,求訂閱)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宋體楷體黑體
字體大小:
+16-
頁面寬度:
+1000-
【章節報錯】

第161章 比武招親(為舵主一世之巔加更,求訂閱)

?一聽說有比武大會,夜未明也頓時來了興趣:“那個比武有什么具體要求嗎,還是說所有玩家都可以報名參加?有沒有提前公布最終獎勵,也就是第一名的獎勵是什么?”
“喂!”見夜未明居然想要在這個時候去參加什么比武大會,非魚頓時不滿的抗議道:“你可是這次行動的總指揮,這樣玩忽職守真的好嗎?”
“急什么,行動的時間不是已經定在半個月后,余滄海的壽宴上動手了嗎。”夜未明無所謂的說道:“在行動之前的這半個月,是計劃的醞釀與發酵階段,我們并不適合做太多的事情,只要靜觀其變,隨時掌握青城派的動向和江湖上的風云變化就好。”
說著還擺出一副很隨和的模樣,繼續說道:“三月的技能適合察言觀色,可以在青城派附近的茶樓、酒館多轉轉,而非魚的能力更強,可以負責收集江湖上的風吹草動,這也不難。”
“所以,這件事情交給你們我很放心。”
三月不滿的瞪了夜未明一眼:“這就是你一個人出去浪的理由?”
夜未明眨了眨眼睛:“嗯吶。”
三月:……
非魚:“我沒意見,我最近會留心觀察江湖上的一切風吹草動,你放心好了。”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目光不由同時落在他的身上。而非魚則是很坦然的吃了一口菜:“我可不像某人那么浪,我還是很有職業操守的。”
三月轉頭看向夜未明,發現后者也在看著她,只能無奈的點頭道:“我也服從安排。”
嘿然一笑,夜未明對兩人安慰道:“事實上,在這次任務中大家的分工不同,將來核算獎勵的時候,也肯定不是執行統一標準,肯定會根據每個人在任務中的表現不同而有所微調。”
“你們兩個能者多勞,到了結算任務獎勵的時候,也肯定會有意外驚喜的。”
“畢竟《俠義永恒》里多勞多得的守恒定律,大家都是不止一次見識過了,不是嗎?”
三月依然有些不滿的嘟囔道:“既然如此,那你還出去浪?”
夜未明眨了眨眼睛:“因為我感覺,出去浪一圈的話,也許可以通過那個比武大會的冠軍獎勵,彌補可能出現的損失。”
“好吧。”三月舉手投降:“你是總指揮,你說了算。”
就這樣,夜未明名正言順的當起了甩手掌柜的,而三月和非魚則是在練級、做任務之余,還要分別負責觀察青城派的動向以及江湖上的風聲。
一餐過后,眾人各自分開。
非魚和唐三彩走在汴京城的大街上,前者一言不發,表情上卻是隱隱帶著幾分得意,后者見狀忍不住問道:“你被夜未明安排了一個苦力的工作,居然會絲毫沒有反對,這可不像你平時的風格啊。”
聽到唐三彩的詢問,非魚頓時心中暗爽,之前謀劃了好久的奇妙算計,終于有人可以分享了!
“嘿嘿,實不相瞞,我這是慣著他!”
唐三彩:???
非魚見狀不禁感到越發的得意起來,夜未明不在的時候,他終于可以痛痛快快的秀智商,而不用擔心被人打臉了!
干咳了一聲,清了清嗓子之后,非魚方才說出他無條件服從安排的原因:“你應該還記得我上次和你說過的猜測吧?就是對這個游戲隱藏作用的那個猜測。”
點了點頭表示記得,唐三彩轉又問道:“可是,那和今天這件事有什么關系嗎?”
“其實有的時候比較兩個人的表現好壞,你并不一定非要做得多好,只要對方做得比你差就可以了。”非魚仿佛智珠在握一般,平靜的說道:“其實我一直以來,都很希望夜未明可以在任務期間公報私仇,坑我一兩次,因為那樣一來,他肯定會被扣掉更多的隱藏分數!”
“只是不知道那家伙究竟是也想明白了這一層,還是出于其他原因,一直都沒有在任務中那么做過。不過這次……”臉上的笑容變得越發得意,非魚繼續說道:“他這次作為總指揮,居然把任務一推六二五的交給我和三月,自己卻跑出去浪,你猜他會被扣掉多少分?”
“所以!”深吸了一口氣,非魚的身上仿佛散發出別樣的光輝:“這將是一個讓我反超他的機會,我必須要表現得更好,爭取扳回一局才行。”
聽到非魚這么說,唐三彩也贊同的點了點頭,跟著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兄弟加油!夜未明雖然在能力上要略勝你一籌,但勤能補拙,只要你能在這幾年的游戲中始終保持這樣的心態,相信在最終積分評定中,你一定可以反超他的。”
“游戲里的輸贏又算得了什么,在現實中牛掰,才是真的牛掰!”
“到時候,你就是他的上級,可以坐下來指點江山。而他,則要兢兢業業的替你跑腿,把你指派下去的工作,一絲不茍的落實好。”
說著,一把摟過非魚的肩膀:“茍富貴,勿相忘!”
說完,唐三彩才發現非魚的臉色忽然變得十分的古怪:“兄弟,你這是什么表情?”
非魚搖了搖頭,只是之前那股子沖天的霸氣一下子消弭了下去。
貌似我現在扮演的角色,不正是夜未明一個合格的左膀右臂嗎?
合著我高興了這么半天,就是為了向系統證明我很適合做他的左膀右臂?
(╯‵□′)╯︵┴─┴
搞毛線啊!
而唐三彩顯然并沒有非魚想得那么多,見到他的表情怪異,只是關心的問道:“兄弟,你沒事吧?”
“沒事。”非魚搖了搖頭,臉上的表情卻是變得悲壯了起來:“我一定會在這次任務中好好表現,把自己能做的做到最好的。”
事到如今,非魚只能在“一個合格的左膀右臂”與“連左膀右臂都做不好”之間做出一個選擇。
他還能怎么辦?
他也很絕望啊!
……
而非魚感到絕望的同時,夜未明的臉色也同樣不好看。
此刻的他,正指著擂臺上寫著的四個大字,滿臉無奈的對身邊一臉興奮的小橋問道:“這就是你說的比武大會?”
沿著他的所指看去,卻見在擂臺正上方拉著一條長長的紅色條幅,上面鐵畫銀鉤書寫著四個大字——
比武招親!
(原著中的場景肯定不是在天津,這里合理的規避一下敏感詞,大家心里明白就好。)
澳门新匍京35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