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網游小說 >降臨平板 >第125章 一起喝酒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宋體楷體黑體
字體大小:
+16-
頁面寬度:
+1000-
【章節報錯】

第125章 一起喝酒

?一枚入口即化,吃下后讓黃琦昏睡一天一夜的藥丸就讓黃琦全屬性增加了一點,完成了筑基的第一個階段。
白天的時候,遵照黃琦的命令,老班長帶著分撥給他的隊伍走了,去自己的防區巡查去了。等他回營后收到消息守到黃琦身邊的時候,沒有讓他等太久黃琦就蘇醒了過來。
一連串的班頭呼喚聲在黃琦耳邊響起,七手八腳的被人扶了起來。
老班長和跟著他的那些人身上還沒有干涸的血液污垢,他們今天不單單是進行了適用性訓練,還遭遇了蝦妖進行了戰斗,可能還不止一場。
新班長和小班長兩位,由黃琦親自統帥的這批戰士干裂的嘴唇和泛白的臉色,可能這么一整天都水米未進。
這種被人關心的感覺很好,可是這些人的愚蠢頓時讓黃琦心中泛起了深深的無力感。
臉色一緊正想開口罵他們,又注意到這些人的模樣,還是沒有舍得訓斥出來。拿出自己的降臨平板,購買了一批美食,買了一些酒水,滿一桌就讓他們端回營房,直到所有人都有了這才停下。
“老班長,你先帶你的隊伍回去洗漱吃飯吧。還有你們兩個,吃飯去吧,也都累了一天。”
在黃琦的堅持下,戰士們都離開了,回到自己的營房洗漱,一切仿若恢復了正常。只留下還是不放心,留守在黃琦營房門口的新小兩位班長。看老班長的意思,估計回去換身衣服就會回來。
昏睡一天一夜是一個意外情況,這是黃琦自己都沒有想到的。這群人在突發狀況下的表現讓黃琦很失望。
“行了,杵在外面干什么?趕緊滾進來。”
發現兩位一左一右的守著大門,黃琦越發的感覺頭疼,甚至全屬性確認提升1點的喜悅都被沖得干干凈凈。
兩張年輕的憨憨的又帶著點不好意思的臉進了黃琦的門,有點手足無措的站在那里。看著這兩位,怒氣開始消散,只剩下濃濃的擔憂。
“來,坐著吃點吧。”
站起來,把不愿意落座的他們兩個推著又壓著肩膀坐下來。倒上低度數的米酒,布上碗碟,催著他們先喝點潤潤喉嚨。
在黃琦的注視下完全放不開手腳的他們勉勉強強喝掉一晚米酒后,僅僅脫了鎧甲就趕過來的老班長也到了。然后,同樣的被黃琦叫進來壓著肩膀坐下。
這是‘威’的代價嗎?
威讓人懼怕,讓人遠離。甚至,面對你的時候不敢跟你說話,不敢跟你接觸。身為軍隊,擁有一定的威有好處。
可是當這樣的威對自己的團隊形成阻礙的時候,就值得黃琦反思。或者,這是因為自己的仁德不夠,脫離群眾了嗎?脫離一線,不應該是脫離群眾啊。
“班頭,這個……”
“什么這個那個的。都是一路拼殺出來的,能相互托付后背的弟兄,一起吃頓飯都不行嗎?”說著,黃琦率先給自己灌了一大口酒,渾身放松的招呼他們繼續喝。
酒能讓人精神放松,能在放松的時候拉近相互的關系。
黃琦不想再像之前那樣批評他們,也不想再如同之前那樣好像上課一樣的告訴他們應該怎么搞應該怎么辦。
伍長在營房中跟戰士們混在一起,帶著他們吃吃喝喝。黃琦這里,黃琦帶著三個班長,也漸漸的放松下來。
“這么說你們已經請了郎中,可是那個吃干飯的居然啥都沒看出來就走了?還找你們要錢?哈哈,行,不錯,沒有傻到家。”一碗干下去,黃琦樂呵呵的摟著小班長的肩膀。這個動作讓他有點緊張,可是也充滿了高興。
他們喝了不少,一個個漲紅著面皮,也沒有此前那樣的拘謹了。
“班頭,我以前的那些弟兄們都羨慕我呢。”小班長終于主動挑話題了,不錯,這個得支持。
“瞧你嘚瑟的。怎么就羨慕你啦?”
“大家都是伍長,可是我這個伍長已經成了真正指揮一個班的班長。論職位,我最高。”說著,還挺了挺胸膛,頗為自得。
“這條不算。我還只是班長呢,你算哪門子班長?不算不算。下一條下一條。”雖然是否定,可是哈哈大笑的局面下也沒有破壞氣氛的感覺。
“我戰績最強!我自己動手的就砍死了4只山妖,13只熊妖,2只蝦妖。我指揮的隊伍打死了23只山妖,72只熊妖,9只蝦妖,還跟著老大打死了幾只大妖。這些,我那些老兄弟有嗎?沒有,他們很多連妖毛都沒砍下來過。”
“就算這些這些還不算,我們還跟著老大砍翻了主力部隊那些牛皮哄哄的家伙,原來,那些人也不過如此嘛。現在,我們公民衛隊的人去主力團那里,又有哪個敢不給我們面子?都給我們砍翻過。”端著酒碗,腳踩著凳子,終于像那么點樣了。
“哈哈,不錯!這個可以有!我們就是那么強,而且,我們還要更強。來,再走一個。”轟然叫好聲中,一起舉起酒碗鬧哄哄的喝了起來。
新班長跟小班長兩個人都喝得醉醺醺的,湊一起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彼此在以前的老兄弟那的威風,說著彼此能吹牛的東西,然后又樂呵呵的發現大部分的事情都是共同經歷的,哈哈大笑的又大口的喝酒。
“老哥,我看你帶隊不是挺好的嘛,怎么一直不愿意自己帶隊啊?”端著酒碗,黃琦湊到一直不怎么說話的老班長身邊,跟他挨著坐,順便聊聊心里話。
“老大,你是不是不要我了啊?”一起喝著酒,終于撬開了老班長的口。
“瞎說!什么叫不要你?這支隊伍可一直是你幫我撐著的,大家可都喊你老班長呢。”
“那你怎么趕我走啊?我只想跟著你,帶著弟兄們活下去。讓弟兄們賺到足夠的功勛,把本事練好,以后就算回家轉到民兵的時候,也能護佑鄉里。”
老班長帶著哭腔跟黃琦說:“我就是普普通通百姓家出來的農家子,當兵的時候讓上官瞧上了眼,弟兄們給臉,這才賞了個出身。可我天生就不是當官的料啊。我到現在都忘不了被山妖撕碎的那四個弟兄的臉,他們一直在我腦子里轉啊。”
隨著老班長發出了哭泣的聲音傳了出去,山妖之戰還只是一名伍長的小班長也想了起來,趴桌子上嗚嗚的哭了起來。
他的命是他原來的班長用自己的命救下來的,本來應該是他領頭的,可他的班長看他年齡小,就在戰陣運轉的時候把他撤了下來,自己頂了上去。他也是三融模板,接受過完整的戰陣教育,能看出來老班長的維護。所以,他的心里一直埋著這件事呢。
他驕傲,他自豪,何嘗不是想把他的班長那一份也活出來?
“每次想著,我帶著九個弟兄出去,可是不知道哪天卻只能有五六個回來,甚至只能有三四個回來,我的心啊,揪吧揪吧的疼啊。都是活生生的大小伙,少了誰都不行啊。老大,你就撤了我這個什么勞什子巡邏隊長吧,我就跟著你,你指到哪我打到哪,絕沒二話。可是讓我自己帶隊,我受不了弟兄們這份重托啊。”
“老大。對著山妖,你帶我們打出來了,還給慘死的弟兄們報了仇。后來,跟著你時間越長,我們也越強。漫山遍野無窮無盡的妖怪大軍,我們殺個三進三出。大妖,我們直接砍死,就是對著妖王,你也帶我們殺了出來。老大,我真的沒有你那本事,你就讓我一直跟著你好不好?”
澳门新匍京35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