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言情小說 >我老婆是冰山女總裁 >第876章練武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宋體楷體黑體
字體大小:
+16-
頁面寬度:
+1000-
【章節報錯】

第876章練武

?桃花島。

極樂宮大殿內,所有極樂宮的高層全部齊聚一堂,除陸如龍外,極樂宮另外兩位虛境大長老也到場。

大殿內的氣氛顯得非常凝重。陸如龍聽著下方的弟子匯報著消息,臉色變得極為陰沉。

根據之前的探子來報,追蹤鷹追到了須彌山伊家地界,說明沈浪已經藏在了伊家。

陸如龍面色一陣扭曲,暴喝道:“傳我命令,極樂宮明日出海,率領一萬弟子,進攻須彌山伊家!”

話音一落,大殿內眾人嚇了一跳。

“宮主,此事是否還是商榷一下比較好?”大殿上方一側座位上的虛境長老皺眉道。

“是啊,伊家勢力不俗,更何況子母龍牙鏢還落在對方手中。貿然進攻,吃虧的很有可能是我們。”另一名虛境初期的長老也忍不住說道。

“不必多言,本座心意已決!并非一定要開戰,本座只是想逼伊家交出那個姓沈的王八羔子和子母龍牙鏢而已。”陸如龍面色陰沉道。

“這”兩名虛境長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臉色有些猶豫。

陸如龍擺了擺手道:“他沈滄海就算和伊家的伊軒關系再好,也不是伊家人。伊家不會冒著和我們極樂宮開戰的風險,去護著一件圣器和一個化境初期小子!”

話已經說到了這種程度,兩名虛境長老只好答應了。

當天,極樂宮準備了大型波舟二十多艘,萬人弟子準備就緒,聲勢浩蕩的出了桃花島,開始討伐之路。

桃花島離須彌島非常遙遠,波舟航行有十日左右的航程,極樂宮的人還沒那么快攻到須彌島。

不過暴風雨即將來臨。

沈浪在伊家小住了下來。

伊家人待他極好,特別是伊軒和伊天風,毫無長輩架子,讓沈浪有些受寵若驚,和眾人之間的隔閡也消失了許多。

后山,郁郁青青,綠樹成蔭,環境優美的樹林中,聳立著一間小屋。

這里是伊家給沈浪安排的住處。

花紫靈也住在了伊家,不過離后山這邊比較遠。

小屋內,沈浪盤膝坐于蒲團之上,睜開雙眼,輕吐一口濁氣。

幾日沒出門了,沈浪一直在打坐修煉。

須彌山山巔,清氣極其濃郁,沈浪修煉速度不慢,不過他還是有些不滿意。

沈浪決定等父親回來之后,再去尋找血蓮丹的材料,想辦法突破化境中期。

也不知道父親什么時候回來。

雖然不急于一時,但一想到能和自己親生父親相認,沈浪心情免不了有些急迫。

實在是靜不下心,沈浪打開屋門,在后山閑逛了起來。

正值下午,陽光耀眼,這里的風景極好,鳥語花香,飛瀑流泉,盤空群鶴直上九霄,真有種人間仙境的感覺。

后山的一座山峰上時不時的傳來一陣陣風勁炸響的聲音,好像是有人在上面練武。

沈浪略感好奇,施展輕功,攀上了山峰。

到了山峰,方圓不算大,一眼可以看得到盡頭,周圍聳立著幾顆高大的松柏樹和一些形態各異的巖石絕壁。

只見穿著一身白色衣裙的伊吹雪正在練功,看那架勢,像是雪花神掌。

“吹雪妹妹,你在這里練功啊?”沈浪走過來笑著說道。

“啊,沈兄!”伊吹雪立即收掌,臉上帶著一絲局促,道:“抱歉,讓你見笑了。”

沈浪撓了撓頭:“是我打擾你了。”

“沒有沒有,我不喜歡去練武場,所以才來這里。”伊吹雪輕聲說著。

因為天生麗質,伊吹雪一出現在練武場就會引起轟動,惹來大量男弟子的圍觀。在伊家,伊吹雪就是女神般的存在,暗戀她的人不在少數。

“天風伯父沒有再因為之前的事責怪你吧?”沈浪隨便找了一個話題。

伊吹雪搖了搖頭:“責怪是肯定的。不過父親并不是因為我去俗世責怪我,他是覺得我太懈怠修煉了。馬上是兩族會武,父親要求我和落雪姐取得好名次,所以才來這練武,算是臨時抱佛腳吧。”

“兩族會武?那是什么?”沈浪好奇問道。

“就是須彌山伊家和趙家聯合舉辦的一次類似武斗會一樣的盛會,三年一次,再過一個月,就要開始了。”伊吹雪解釋道。

“吹雪妹妹你也要參加嗎?”沈浪又問道。

“當然了,我們伊家和趙家年輕一代的弟子全都要參加的,年齡不高過五十歲的,就屬于年輕弟子。”伊吹雪說道。

沈浪眉目一掀,所有弟子都要參加?

“我能參加嗎?”沈浪急忙問道。

他父親和伊軒兄弟相稱,自己其實也算半個伊家弟子。

伊吹雪掩面一笑,說道:“當然可以了,爺爺估計都巴不得你去參加呢。歷屆兩族會武雖然都是我們伊家占優,不過近幾年趙家新晉的弟子實力越來越強,差不多都能打壓伊家了,沈兄若能為什么伊家爭口氣,爺爺肯定會很開心的。”

“原來是這樣,好像很有趣的樣子。”沈浪兩眼一亮,正好可以當成是一次歷練。

聊了一陣后,伊吹雪繼續練起了雪花神掌。

沈浪正好精通這門掌法,順便在一旁指點了起來,以他化境的修為指點伊吹雪那是綽綽有余,伊吹雪也覺得受益匪淺。

差不多到了傍晚,伊吹雪才停止了練功。

夕陽西下,兩人坐在一顆大石頭后方,伊吹雪稍稍休息了一下。

“多謝沈兄指點。”伊吹雪感激道。

“小事一樁,吹雪妹妹你的天賦本身就不錯。”沈浪笑道。

“再好也比不上沈兄你。”伊吹雪搖頭嘆氣。

她的資質說不上好,大概在家族中也就中等偏上左右的水平吧。主要還是平時對修煉有些懈怠了。

正好日落時分,夕陽的余暉讓須彌山巔的云海披上一層金紗。

“很美啊。”沈浪忍不住感嘆道。

的確是難得的景致,在俗世幾乎不可能見到這種神奇的景色,宛如置身于仙境之中。

伊吹雪輕聲說道:“我一般心情不好的時候,會常來這里看風景。”

“吹雪妹妹,你現在心情不好嗎?”沈浪問道。

伊吹雪急忙擺了擺手說道:“沒沒有!能和沈兄一起來這里,我心情很好啊。”

一說完,伊吹雪就意識到自己說了令人害羞的話語,臉蛋通紅,在夕陽的照射下,如明艷的海棠一般美麗。

伊吹雪嬌容頓放,沈浪只是笑了笑,也不好意思說些什么。他心有所屬,不想再和別的女人有什么牽扯。

很快,后方傳來了動靜,聽聲音似乎是一男一女。

“師兄,這里景色真美。”

“嘻嘻,師妹,我找的地方不錯吧。”

兩道聲音傳到了沈浪和伊吹雪耳中。

沈浪和伊吹雪兩人靠著的巖石,非常高大,足夠遮掩住兩人的身體。

“師妹,這里絕對沒人會看見呢,我們開始吧。”男子說道。

女子“嗯”了一聲,聲音聽起來有些羞澀。

沒人看見?這兩人鬼鬼祟祟是在干嗎?

伊吹雪和沈浪有些好奇,不約而同的翻過巖石,偷偷的往后面看了一眼。

只見這對男女寬衣解帶,脫的一干二凈,很快就抱在了一起動手動腳。

“我靠!”沈浪眼珠子都快掉了下來,這對男女也太開放吧,居然在打?
澳门新匍京35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