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都市小說 >妙手醫神徐振東小說 >第兩千零三十五章 散仙之上是天階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宋體楷體黑體
字體大小:
+16-
頁面寬度:
+1000-
【章節報錯】

第兩千零三十五章 散仙之上是天階

?站在槃冢之外的打量散仙都有受到波及,有些修為不達仙尊境的散仙直接死亡,還有許多或多或少都會受到影響。
這股大恐怖力量出現了毀天滅地的大威能!
令所有人都咋舌驚呆,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切。
槃冢幾乎已經是陷入了寂靜,不斷有身影逃離,這里的世界根源之力已經徹底放棄。
作為當事人的徐振東站立虛空,手拿兩面旗幟,并沒有追擊那些逃竄的神魂和離開的身影。
整個人的氣質都發生了極大的變化,如同天上仙降臨,俯視一切,凌厲的目光注視著所有人。
“爸爸,你變得更加強大了。”
徐月抬頭,看向爸爸,露出淡淡的微笑。
徐振東一只手搭在女兒肩膀上,無數的世界根源之力涌入她的體內,幫她治療傷勢,無數的溫暖根源之力滋潤他的身體。
徐月的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恢復。
徐振東平緩的說道:
“讓你們受苦了,下去吧。”
看到這一招的效果,他不是很滿意,達不到預期,還沒有發揮出其真正的實力。
帶著女兒前往曹雨生所在的方向。
那邊的仙尊境看到他過來,急忙放棄戰斗,直接逃命去。
曹雨生從地坑里爬起來,一身狼狽,身上還有幾個大窟窿,不過戰意依舊高昂,不斷的沖擊著四周空間。
“啊……”
孔禍水的身影非常遠方,身上出現了巨大的血窟。
獨孤敗天手持大棒,追殺過去。
徐振東把徐月放下,身影直接消失,沖過去,整片天地瞬間陷入黑暗,大道幾乎以實質化出現,猛然甩過去。
纏住大棒,他的身影也來到大棒跟前,抬手抓住大棒,硬生生的擋住。
獨孤敗天出現了黑色的影子,另一只手拿著五行旗揮舞過來,原始的世界根源之力呼啦啦的殺過來。
“徐天君,我等你很久了。”
徐振東沒有說話,手中的旗幟揮過去,嘩啦啦作響,蘊含著一種道韻,氣勢上形成一種極為恐怖的碾壓。
旗幟力量沖擊。
居然將獨孤敗天掀飛,臉色蒼白。
“你……為什么你的旗幟能有這樣的力量。”獨孤敗天不解,他能感覺到徐天君揮出的旗幟擁有一股他沒有的恐怖力量。
徐振東并未說話,一掌拍去。
巨大的青色掌印碾壓過去,巨棒殺來。
轟——
巨響激蕩在整片天空,巨棒出現了輕微的變形,獨孤敗天整個人被撞擊橫飛。
徐振東的身影已經沖到他的面前,張口吐出一口氣,一道殺芒直接穿過他的肉身。
噗……
血液迸濺。
橫飛向遠方。
徐振東再次追擊過去,他以五行旗揮向前方,空間都破碎,他整個人遁入空間亂流,隨后直接消失。
不過傳出話來:
“徐天君,我一定會回來的。”
徐振東沒有繼續追擊,來到躺在地上的孔禍水面前,將她抱起來,一股溫柔的世界根源之力涌進她的體內,幫她治療傷勢。
“禍水,你沒事吧?”徐振東關心說道。
孔禍水露出笑容,說道:
“我還沒跟你生孩子呢,我怎么能有事啊!”
“額……”徐振東有些愕然,她這話不對題,現在是說這個的時候嗎?
抱著她,走向曹雨生那邊。
孔禍水伸手輕輕撫摸他的臉頰,說道:
“才一段時間沒見,你都兒女雙全了,連蘇以珂都有孩子了,我要是沒能給你生孩孩子,以后都不敢說是你的老婆。”
徐振東不打算接話。
他和孔禍水之間的關系及其曖昧,但還沒發生過關系。
“喂,你是木頭嗎?我都這么說了,你咋沒反應啊,是不是嫌棄我啊?”孔禍水有些不滿,繼續說道:
“金龍說了,我可是九天玄女重生,我們的孩子一定會非常強大的。”
徐振東苦笑,說道:“只要你愿意,我們隨時都可以造孩子。先把眼前的事處理吧。”
來到曹雨生面前,將孔禍水放下,想要給曹雨生治療,卻被空靈師者阻攔,說道:
“他正在修煉,無需幫他,他正在蛻變中。”
曹雨生趴在地上,渾身臟兮兮的,卻又佛光不斷浮沉,一閃一閃的,還有很頻繁的跳動,仿佛心臟跳動一般。
徐振東環視四周,看到還有不少仙尊境散仙在虎視眈眈,不過已經不敢殺過來。
只要別人不殺過來,他自然也不會去主動。
孔禍水的身體已經算是修復了,依靠在他身上,聞著他的味道,說道:
“我覺得金龍說的不太對,對于你來說,我們才是真正的普通玩家,你的修為太恐怖了,連我現在都感受不到深淺,你到底有多強?”
徐振東苦笑,說道:“不管我有多強,我們都會永遠站在一起。”
隨即看向空靈師者,說道:“你們是來找人王尸體的?那邊就是人王墓,你在這里為雨生護法,我去取人王尸體。”
“好!”空靈師者也是一身傷,不過他不需要他人的幫助。
徐振東朝著人王墓走過去,徐月和孔禍水跟在身邊。
不遠處,暗流道人和五仁妹子走過來,兩人氣宇軒昂,面帶微笑。
“徐道友,沒想到你這么強大,應該已經是天階修為了吧?”暗流道人笑瞇瞇的說道。
徐振東輕輕點頭,說道:
“散仙境之上,便是天階,我應該算是天階吧。”
其實他的修為難以用正常的修真體系來劃分,因為他的體內有一個龐大的內世界,這是別人所沒有的。
不過在修仙體系存在天階修為一說。
渡劫境之上是散仙境、散仙境之上是天階境。
天階境一般不會出來活動,蟄伏在這個世界的某個角落里。
而散仙界所謂的仙王境、仙皇境、仙尊境都屬于散仙境,在天階境面前依舊是不堪一擊。
來到人王墓面前,看著兩個孩子。
這才一會沒見,已經長成青少年模樣,有些苦笑。
孩子的成長完全不按照正常速度來,不過是吸取世界根源之力就變成青少年。
“爸爸!”
兩個孩子開心的叫喚,跳下墓碑,抓住爸爸的手。
徐振東看著墓碑上的字:
“吾為人王,鎮壓上界敵!”
氣勢磅礴,鏗鏘有力、彌漫著上古的氣息。
繼承了人王的傳承,他能夠感受到本身與墓碑,與墳墓之間存在一定的共鳴。
澳门新匍京35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