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修真小說 >永恒圣王 >第2100章 追憶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宋體楷體黑體
字體大小:
+16-
頁面寬度:
+1000-
【章節報錯】

第2100章 追憶

?“只是兩千多年未見,你竟成長得這么快,真是厲害。”
古通幽認出蘇子墨的身份,也放下戒備,忍不住贊嘆一聲。
秋思落笑道:“我們雖然救過你,但你方才也救過我們,恩人這種稱呼就算了,顯得生分。”
“正該如此。“
古通幽微微頷首,又問道:“還不知道友怎么稱呼?”
“在下蘇子墨。”
面對古通幽兩人,蘇子墨也沒有隱瞞身份。
古通幽神色一動,似乎想到了什么事,問道:“這些年來,大晉仙國的一位郡王追殺通緝的那個人……”
“就是我。”
蘇子墨點點頭。
古通幽道:“蘇兄弟這手易容換形的手段,真是了得,完全沒有破綻,怪不得能在大晉仙國的追殺之下,隱藏兩千多年。”
“只是,因為救我們,讓你的身份跟著暴露,怕是不能在群星門呆下去了。”
秋思落神色愧疚。
蘇子墨搖頭道:“即便沒有此事,我也準備離開。“
之前,他是急著閉關提升修為境界。
這一次出關之后,他不打算繼續在大晉仙國逗留下去,一定得找機會離開這里!
在大晉仙國之中,他得罪的是一個郡王,隨時都有可能遭到追殺,朝不保夕。
只有離開大晉仙國統御的疆土,才有可能緩解如今的局面。
如果想要破局,最好的辦法,就是尋找庇護,一個可以與大晉仙國抗衡的勢力!
“離開大晉,才有生機。”
古通幽也沉聲說道。
他們二人面對的情況,與蘇子墨相差不大。
而且,他們得罪的人,比元佐郡王還要強大,身份地位更高!
“兩位今后有什么打算?”
蘇子墨問道。
古通幽和秋思落對視一眼,眼中的憂郁又深沉一分,輕嘆道:“我們兩人得罪了琴仙夢瑤,在這神霄仙域,怕是都待不下去了。”
“這個夢瑤有這么可怕?”
蘇子墨皺眉問道。
秋思落解釋道:“夢瑤若只是大晉仙國的郡主,倒也沒有這么大的影響力。但她還是飛仙門真傳弟子。”
“四大仙宗,每一個仙宗的真傳弟子數量都不多,只有修為達到真一境,成為真仙,才能被封為真傳弟子。”
“四大仙宗的真傳弟子,別說在神霄仙域,就算是在九霄仙域,也都是身份尊貴。”
“更何況,夢瑤還是四大仙子之一。整個神霄仙域,甚至是九霄仙域的強者,都以能聽夢瑤琴聲為榮。九霄仙域便有‘天籟仙音,一曲無價’來形容琴仙。”
“神霄仙域中的各個頂尖勢力,誰都不會因為我們兩人,去得罪琴仙夢瑤。”
蘇子墨默然。
如此說來,古通幽和秋思落兩人面對的情形,比他還要嚴重!
“我們可能去其他仙域……”
說到這,古通幽停頓少許,才道:“若實在走投無路,我們就只能去魔域了。”
“魔域。”
蘇子墨不禁想起已經前往魔域的雷皇,不知道雷皇如今怎樣,身上的傷勢,是否已經痊愈。
“蘇兄弟,方才聽你提起過,你道心受損,是因為一位對你很重要的人離開了。”
古通幽突然問道。
“是啊。”
蘇子墨悵然一嘆,腦海中,又回想起姬瑤雪的音容,怔怔出神。
今日雖然發生了不少事,但姬瑤雪離開,也才不到一天的時間。
蘇子墨仍沒能從這種低落的情緒中擺脫出來。
他只覺得胸口發悶,心中難受,卻無處宣泄。
他越是這樣,道心的傷勢,就越難愈合。
若是無法走出這個困境,極有可能形成一個惡性循環,就此沉淪下去。
古通幽和秋思落兩人對視一眼,心意相通,微微頷首。
秋思落將勾魂琴擺放在雙膝之上,玉指輕輕撥弄了一下琴弦,發出一道流水般的聲音,如水珠滴落,又似夜空中流星劃過,空曠靈動。
剎那間,蘇子墨整個人仿佛穿過一道水幕,蕩起絲絲漣漪,仿佛瞬間回到了過去。
古通幽拿起落魄蕭,放在唇邊。
一陣婉轉幽咽蕭音響起,如泣如訴。
蘇子墨又看到了姬瑤雪。
那個讓他難以忘懷的女子。
從兩人初遇,到大周王城,一切似乎沒什么不同。
但在這個記憶中,蘇子墨與姬瑤雪結為道侶,相攜相伴,留下無數快樂歡喜的時光。
蘇子墨沒有飛升,也是陪伴著姬瑤雪,慢慢老去。
最終,兩人相擁而眠,合葬一墓。
琴聲和蕭聲,漸漸低落,直到無聲。
當蘇子墨清醒過來的時候,已是淚流滿面。
得到姬瑤雪離去的消息,他始終無處發泄,憋在心中。
古通幽和秋思落兩人都能看得出來,蘇子墨的心境狀況極差!
不要說道心修復,將來修煉,都極有可能走火入魔。
兩人精通音律之道,琴簫合奏,將蘇子墨帶入一段記憶之中。
將蘇子墨的情緒,隨著琴簫之聲起起伏伏,在這段記憶中宣泄出去,得到解脫。
當蘇子墨清醒過來的時候,道心的傷痕,已經悄然痊愈。
他體內的天地元氣不斷的涌動沸騰,像是一道道海潮一般,不斷的沖刷著肉身!
群星門得到的傳承,在此時才發揮出作用。
蘇子墨接受傳承之時,青蓮真身承受著兩片星域的星光。
這些星光,來自于浩瀚星辰。
每一道星光中,都蘊藏著濃郁精純的天地元氣。
蘇子墨接受傳承,也意味著將這些天地元氣都納入體內。
只不過,他道心受損,這些元氣在身體內積累沉淀,才始終沒能突破。
如今,道心痊愈,這些積累的天地元氣,也迅速的爆發噴涌!
蘇子墨的境界,再度突破!
六階地仙!
突破地元境六重之后,體內的天地元氣仍是極為浩瀚,若是將這些天地元氣全部煉化,甚至可以達到六階地仙的巔峰!
只是,此地不適合修行。
蘇子墨暫時壓下體內的元氣,拭去臉上淚痕,對著古通幽和秋思落兩人深深一拜。
大恩不言謝,這份恩情,他已經牢牢記在心中!
秋思落微微一笑。
蘇子墨感慨道:“我未曾聽過琴仙之音,但我想,她的琴聲,要能比得上秋道友,才擔得起琴仙這個名號。”
“琴仙我哪里比得過。”
秋思落莞爾。
“還不知方才這首曲子叫什么?”
蘇子墨又問道。
“追憶。”
秋思落道。
“追憶,追憶……。”
蘇子墨輕喃著。
澳门新匍京35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