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修真小說 > 王者風暴 > 第1100章 老君?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 宋體 楷體 黑體
字體大小:
+ 16 -
頁面寬度:
+ 1000 -
【章節報錯】

第1100章 老君?

鴻鈞老祖非神、非佛、非仙、非人、非魔、非妖、非巫。他不是生靈,而是天道。

在神話世界當中,關于鴻鈞老祖有一首詩流傳甚廣。

“高臥九重天,蒲團了道真。天地玄黃外,吾當掌教尊。盤古生太極,兩儀四象循。一道傳三友,兩教闡截分。玄門都領袖,一氣化鴻鈞。”

紫霄宮乃鴻鈞老祖當年講道的地方,當今歲月早已關閉,不過三教圣人經常來此修煉,緬懷洪荒歲月,所以并沒有荒廢,仍然在這鴻蒙之中沉浮。

確說此刻,青牛帶著金角銀角和馬凌云靠近紫霄宮,前后左右立刻顯現出崇山峻嶺,交并成九曲黃河大陣。

洪流向著龍族發動沖擊,頃刻之間掃滅大半嘍啰,僅余數百條根基雄厚神龍繼續向前挺進。

“紫霄宮?”那龍母所化應龍抬頭仰望,突然大笑道:“哈哈哈,這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原來紫霄宮在此,省得我搜天索地前去尋找了。小牛牛,你不會天真的以為那個什么太上老君可以壓我一頭吧?”

青牛已經跨越九曲黃河大陣,只見空中突現四柄神劍,爆發出照徹九幽的寒芒,威壓古今。

“咦?”龍母收起怠慢之心,冷冷笑道:“這是誅仙劍陣咯?聽說是那個什么鬼通天的壓箱底絕招。四柄仙劍一曰誅仙劍,二曰戮仙劍,三曰陷仙劍,四曰絕仙劍。倒懸陣圖之上,發雷震動可以斬仙屠魔!這四把劍我看中了,都給我過來。”

話音剛落,應龍已經發動,扇動陰陽二翅爆發出一團難以名狀幽光。

這團幽光太厲害了,剛剛觸及九曲黃河大陣就讓陣勢土崩瓦解,前后左右那些崇山峻嶺光影消失不見。

幽光以應龍的身體為中心向外擴展,當他觸及誅仙劍陣之時,立刻讓四柄神劍發出嗡鳴之音。

眨眼之間,這誅仙劍陣的威力便跌落三成有余。

劍身之上出現斑駁痕跡,儼然經歷了無窮無盡歲月,看上去沒有剛才那般光鮮亮麗了。

“歲月之力?!”紫霄宮中傳來一聲驚疑。

“哈哈哈!”應龍仰天大笑:“歲月如大毒,世間沒有任何事物可以抵擋歲月的侵蝕,我曾經遭受的磨難,豈是你們這些神話傳說中的人物所能理解的?你們在我眼中只是一套或者幾套處于不同價碼的棋牌罷了,僅此而已,僅此而已……”

幽光令誅仙四劍發出哀鳴,隨后龍爪伸了過去,想要拿到這四把仙劍。

電光火石之間,只聽一聲呵斥,緊接著誅仙劍陣掀起或明或亮線條,明暗交替變化快得令人應接不暇,仿佛整個世界都在閃爍。

在這等神奇閃爍之間,龍母變得很不自由,出手之時變得斷斷續續。

應龍每向前兩米就會遇到一片難以想象斷層,猶如隔著天塹,等到她跨越過去,發現前面的斷層更多,這等手段真是既離奇又強悍,聞所未聞,不好對付。

青牛趁著這個功夫,趕緊踏上紫霄宮的玉石階梯,等她落穩四蹄不由得松了口氣,知道性命就此無憂了。

“昂……!”

應龍何等高傲?不信區區劍陣可以擋住撼世龍威,遂發動更強功力,令背后雙翅演化出兩片光芒攪動不休,制造出難以想象的歲月刻痕。

“咔嚓……”

那樣強悍的誅仙劍陣竟然被她強行逼開,雖然片刻之間便復位了,卻讓她抓住機會穿越劍陣接近紫霄宮。

“哼!這種難度能奈我何?”

龍母出爪抓向紫霄宮,看樣子是存了心思快刀斬亂麻,想要將宮中人物和寶物一并收入囊中。

關鍵時刻,耳輪中只聽“鐺”的一聲輕響。

緊接著應龍拋飛出去,她帶來的牛鬼蛇神四散奔逃,頭頂上出現雷劫,追著他們的屁股瘋狂轟炸,就好像跳梁小丑一般,頃刻之間潰不成軍。

應龍起誓發愿說道:“若非我使用替身駕臨,這等威力豈會放在眼中?你們給我等著,只要幾個時辰這天庭便會覆滅,這紫霄宮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同樣要成為我的食物!”

話音迅速遠去,令馬凌云感到意外。

之前那誅仙四劍何等威猛,卻遠遠不及這“鐺”的一聲響,響聲并不大,就像敲擊磬鐘,何以龍母就像遭受重創一般逃走了?真是讓他想不通。

青牛聽到這“鐺”的一聲響,眼神之中透出凄苦神色,趕緊加快腳步向宮中行去。

馬凌云緊隨其后,只見一扇古老大門前坐著三名老道。

這三個老道一看就不是平常人,不過其中二人如同木雕泥塑一般,身軀和衣物皆已石化。

坐在中央這名老道手持拂塵,看上去仙風道骨,卻只有眼神還算靈動,身體其他部分也已經石化。

“老爺!”青牛和金角銀角趕緊參拜,這便是太上老君,想不到他在這紫霄宮中已經快要坐化。

太上老君突然看向馬凌云,無悲無喜說道:“看來弼馬溫這個職位與天庭相克,前面有那只猴子大鬧天宮,現在又有你這匹野馬攪亂眾仙心思,之前看不透你要將天庭引向何方?現在細細想來,你與那條應龍沒有什么分別,都在打天庭的鬼主意,只不過一個溫和,舍得花費些許時間由里到外侵蝕。一個狂暴,不管不顧,由外向內打壓,所以說都是天庭的劫數呀!”

聽到此話,那金角銀角和青牛頓時變了臉色,看向馬凌云之時目光不善,甚至有意無意摸向法寶,隨時準備發動攻擊。

馬凌云上前見禮:“老君目光如炬,可是要說小子是天庭的劫數,這就有失公允了。我并非為了破壞而來,只想撈些好處打打根基,好與那龍母之流分庭抗禮,不至于挨上就死!碰上就亡!為了生存這無可厚非,我并不認為自己有錯,也不認為自己做的事有錯,您老覺得呢?”

“哈哈哈!牙尖嘴利,盜了我的法寶還這般義正言辭,左右不過一個小賊爾!不過你的運氣實在好,有這條應龍威壓天庭,而老朽又接近坐化,接下來不得不倚靠你的力量平息叛亂。”

“哦?”馬凌云心中一驚,暗道:“高啊!這叫以夷制夷,不愧老君,四兩撥千斤讓我站出來對抗龍母,要是應下可有得打了!”
澳门新匍京35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