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修真小說 >天刑紀 >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破鼎而出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宋體楷體黑體
字體大小:
+16-
頁面寬度:
+1000-
【章節報錯】

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破鼎而出

?無咎聽到身后的呼喚聲,放慢腳步,而他的臉上,依然洋溢著驚喜之色。
那突如其來的兩位老者,再也熟悉不過,正是祁散人與太虛,他當年的兩位老伙伴。
瞧,祁老道還是從前的模樣;還有太虛,一個喜歡與他搶吃搶喝的老頭。
夢里么?
竟然故人重逢。
且與兩位老友舉酒話別情,再問神州無恙否……
兩位老者面帶笑容,愈來愈近。尤其是“無咎”的稱呼,顯得極為的親熱。猶如昨日重現,或難得今日的喜相逢。
萬圣子與鬼赤面面相覷,急忙又看向那詭異的場景,竟不約而同的往前撲去。無咎深陷幻象誘惑之中,一時難以自拔,他二人卻心知肚明,又豈能袖手旁觀。
兩個老者已到了數丈之外,突然加快來勢,并各自揮動雙手,隨之霧氣翻涌而殺氣呼嘯。
萬圣子與鬼赤,剛剛離地躥起,想要應變,為時已晚。
誰料便于此刻,突然火光閃爍,轟鳴震耳,數枚震元珠同時炸響。
兩個老者猝不及防,一個揮舞法杖抵擋,一個強行祭出手中的法寶,怎奈震元珠的威力過于兇猛,兩人相繼倒飛出去。
與之剎那,一片黑影從天而降……
而無咎祭出震元珠之后,正要抽身后退,一道強橫的力道霍然而至,逼得他無從躲避、也難以抵擋,頓時腳下踉蹌,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緊接著又是兩道人影落地,更為狼狽,一個“撲通”趴著,一個仰面橫躺。
“哎呀、糟了,你我陷入陣法……”
“并非陣法,而是法寶……”
“法寶……”
“無咎……”
“不必理他,你我被他害慘了……”
“萬兄……”
“哼,難道不是么?若非他的拖累,你我怎會遭人暗算。咦,他是否安在……”
黑暗中,萬圣子與鬼赤凝神張望。
數丈外,有道人影,不是某位先生,又是哪一個。
兩人急忙爬起身來,湊到近前。
而某人依然坐著,動也不動。
“小子,出個聲啊。”
“萬兄……”
“他嘲笑老萬呢,而他也難逃假象所惑呢,不過他動情之人,竟是兩個老者?”
“或許他已識破虛幻,卻出手已晚……”
萬圣子與鬼赤尚自猜測,有人嘆道——
“唉,神洲仙門的祁散人與太虛,與我亦師亦友,交情深厚,便如兩位一般……”
“與我二人一般?哼,只怕差遠了……”
“我那兩位老友,早已不在人世!”
無咎擺了擺手,無意多說,站起身來,神情苦澀。
即便他早有提防,最終還是吃虧上當。卻也無奈,祁散人與太虛的出現,讓他心緒大亂,忍不住迎上前去。便如鬼赤與萬圣子,他也有難舍之情、難言之痛。而讓他難以忘懷的不僅有爹娘與妹子,還有曾經的好友,以及神州大地的山山水水。
不過,祁散人與太虛的幻影出聲之際,他已驀然驚醒,隨即倉猝應變。而對方有備而來,最終他還是未能逃脫算計。
萬圣子見某人無恙,急道:“
(本章未完,請翻頁)
哎呀,設法脫困要緊……”
鬼赤搖頭道:“此番脫困,難了……”
“這法寶有何威力……”
“暫且不知……”
……
此時,幽暗的峽谷,依然如舊,而凌亂的霧氣之中,涌現出一群人影。
之前的兩位老者,再次現身,卻相貌大變,各自手持法杖,竟是區丁與畢節。兩位長老之外,還有數百個神族的高手。而眾人的環繞之間,多了一個黑色之物。竟是一尊黑色的鐵鼎,丈余大小,布滿符文,顯得頗為奇異。而鐵鼎卻被倒扣在地上,并閃爍著幽幽的黑色光芒。
“咳咳……”
人群中的區丁,微微氣喘。雖然全力躲避,怎奈相距太近,震元珠的余威所致,還是讓他護體法力受損。他緩了口氣,悻悻道:“畢節長老的玄鯤鼎,果然不凡。”
畢節站在他的身旁,冷聲道:“賊人兇頑,擒之不易!”
區丁感同身受,附和道:“幸虧長老熟知仙遺谷,又示敵以弱,步步誘其鉆入圈套,再借助禁制幻境之威,一舉擒獲了公孫無咎。只要他與萬圣子、鬼赤伏法,原界不足為慮!”
話到此處,他又惋惜道:“尊者許諾的天獅鼎,尚無著落,否則的話,豈容賊人囂張!”
尊者,也就是玉神尊者,曾經親口許諾,煉制九鼎鎮守九郡。而隨著賊人入侵,此事便也耽擱下來。
區丁恨意難消,示意道:“請長老殺了公孫無咎,為我死難的族人報仇!”
畢節微微點頭,抬手一指。
地上的鐵鼎,頓時光芒大作,隨之莫名的威力散發開來,引得四周觀望的人群發出陣陣的驚呼。
區丁更是瞪大雙眼,期待不已。
據他所知,這是畢節初次祭出寶鼎,便大顯神威,擒獲了公孫無咎與萬圣子、鬼赤。此時寶鼎再次催動殺機,三位強敵的性命休矣!
……
法寶的威力,無人知曉。
而身陷囹圄,總不能坐以待斃。
黑暗之中,三人猶在徘徊尋覓。
置身所在,仿若混沌的黑夜,沒有邊際,沒有方向,亦找不見去路。
萬圣子往前尋覓了數十丈,依然沒有發現,卻又難以施展修為,他唯恐遭遇不測,扭頭大喊——
“無咎、鬼兄……”
喊聲未落,卻見兩位伙伴就在身后。他松了口氣,提醒道:“兩位,切莫走散了!”
鬼赤隨聲道:“萬兄,放心便是!”
無咎則是停下腳步,抱起臂膀,伸手托腮,神色無奈。
他最怕的便是陣法,而如今困入法寶之中,處境更加兇險。面對這虛空般的黑暗,莫說無從逃脫,便是想要反擊也無從下手。
“兩位,這邊來——”
萬圣子不甘作罷,只想繼續找尋出路。
無咎忍不住出聲道——
“與其徒勞無功,不如靜待其變。”
“咦,此話怎講?”
萬圣子頓作不滿,教訓道:“不去殺人放火,哪兒來的靈石、寶物?倘若故步自封,又何來的出路呢?”
無咎沒有心思爭辯,索性置之不理。
萬圣子卻不依不饒,繼續嚷嚷道:“年輕人,切忌好
(本章未完,請翻頁)
高騖遠……”而他話音未落,又驚喜道:“兩位且看,出路已現……”
果不其然,遠處的黑暗中,突然閃過幾點亮光。便彷如曙光乍現,使人精神一振。而轉眼之間,亮光連接成片,繼而化作滾滾之勢,從四面八方倏然逼近。隨之熾烈的殺機席卷而來,竟然令人膽戰心驚。
萬圣子的臉色一變,驚訝道:“火……”
鬼赤也是錯愕不已,難以置信道:“似是元神鼎爐之火,卻遠勝于你我……”
那并非曙光,亦非出路所在,乃是熊熊的烈焰,乃是元神之火。而其威力遠勝于天仙高人,再由鼎爐加持,更是威力倍增,足以煉化萬物。
“天吶……”
萬圣子恍然大悟,嚇得轉身便跑,而四周已是火光沖天,根本無路可逃。他急得團團亂轉,絕望大喊——
“無先生,快救老萬……”
生死關頭,唯有指望某位先生救命。他還想帶著弟子返回萬圣島呢,他真的不想死。
而此時此刻的無咎,也是目瞪口呆。
一旦陷入法寶之中,無非遭遇殺陣的攻擊。且全力抵御,或也無妨。誰料那元神之火的威力,遠遠出乎想象。稍有不慎,三人必將落得個煉化成灰、神骸俱消的下場。而覆頂之災就此突降,已不容多想。
“老萬、老赤——”
萬圣子急聲大喝,抬手抓出魔劍揮動。萬圣子與鬼赤會意,隨之失去身影。他又將魔劍放在地上,拼命的加持一層又一層禁制……
與之瞬間,熾烈的火光已逼到了十余丈外。前后左右盡為烈焰所籠罩,便如萬千火龍狂舞而殺機瘋狂。
無咎不敢怠慢,雙手揮舞,數百枚震元珠呼嘯而出的瞬間,他閃身失去蹤影。
與之剎那,巨響轟鳴……
……
魔劍的陣法之中,無咎匆匆現身。
卻見木榻之上,一道嬌小的人影,猶在低頭靜坐,專注繡著她手中的花兒。他猛撲過去,一把將其抱在懷里。遂即地動山搖,所在的陣法、床榻,以及相擁的兩人,同時凌空飛起,緊接著又狠狠落地而撞成一團。
“無咎……”
“靈兒莫怕……”
“哎呀,老萬活著……”
“祖師、巫老,出了何事……”
“老萬、老赤,隨我殺出仙遺谷……”
……
峽谷中。
區丁與數百個神族高手,猶在凝神貫注而期待不已。
隨著畢節長老的施法,地上的鐵鼎微微震動,并光芒閃爍,而威勢森然。
據說,玄鯤鼎加持了尊者的法力,足以滅殺任何一位天仙高人。此時,寶鼎已全力催動殺機。片刻之后,曾經橫行玉神界的三位賊人便將煙消云散。
而便在眾人期待之時,突然“轟”的一聲炸鳴,鐵鼎沖天而起,隨之猛如狂飆般的威力橫掃四方。
畢節、區丁與神族的高手,皆猝不及防,又抵擋不住,一個個離地倒飛而去。
又是“咯喇”巨響,天穹崩潰,峽谷傾塌,山石崩碎,大塊的寒冰滾落而下。
畢節“砰”的撞在山石之上,而他驚慌之余,不忘找尋玄鯤鼎,恰見一把黑色的短劍凌空翻滾,他急忙大喊——
“攔住那把飛劍……”
(本章完)
澳门新匍京35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