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修真小說 >天刑紀 >第四百七十章 貴在知足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宋體楷體黑體
字體大小:
+16-
頁面寬度:
+1000-
【章節報錯】

第四百七十章 貴在知足

?感謝:書友2599126的捧場與月票的支持!

………………

無咎在洞穴內查看了一圈,指望著有所收獲。

山洞相連,很是幽暗莫測,卻深不過數十丈。走到盡頭,除了溪水透過山壁縫隙,再無去處。

他撓了撓頭,只得作罷,在洞穴盡頭的角落里,找了塊平坦的地方,然后找出衣衫靴子換了,又回頭張望,這才盤膝而坐。

與阿雅相隔三十多丈,還有洞壁阻擋,且那女子傷勢在身,彼此倒也相處無礙。

無咎轉動著手上的戒子,疲憊之余暗舒了口氣。

尚須神識包裹,戒子方能相容。這道理也是簡單,而當時卻沒有想到。多年沒有修為,一舉一動也與凡人無異,突然之間有了修為,難免匆匆忙忙而慌張失措。不僅如此,因為那頭惡鳥的緣故,吸納晶石被迫中斷,也使得修為就此止步。

眼下此時,還是吸納晶石要緊。

自從來到賀州以后,相繼吸納的靈石,足有四十多塊,卻收效甚微。而吸納了兩塊乾坤晶石之后,終于開啟了閉鎖的經脈,隨之有了修為,卻只有羽士的兩層而太過于弱小。一塊乾坤晶石,抵得上百塊靈石呢。而自己尚有七塊乾坤晶石,若是盡數吸納,不知能夠恢復幾成修為,又能否找到體內的九星神劍,與自己的夔骨指環……

無咎想到此處,再次轉動戒子。

面前的空地上,多了一堆東西。這是最后打開神識印記的兩個戒子的遺物,顯然來自于一對筑基的高手。隨身攜帶,頗為繁雜。之前無暇理會,此時不妨查看一二。

兩個白色的玉板,大小不同。一個三寸寬、三尺長,應為所熟知的云板,乃飛行的法器。另外一個兩寸寬、一尺長,造型精美,并鑲嵌著云霧雕飾與隱約的符陣,應該便是所謂的云舟。上面各有口訣,或許驅使不難。

三個仙門令牌,分別刻著雷火、元天的字樣。還有一個,則是刻著星云兩字。而星云的令牌,與元天的令牌,則同為一個叫作阿炳的修士所有,看起來很是怪異。

無咎坐在洞穴的角落里,拿著三塊令牌默默忖思。若是所記無誤,星云,便是星云宗,賀洲另外一家大仙門。也就是說,星云宗與星海宗,乃死對頭……

與此同時,有傳音聲斷斷續續響起:“你不是誤闖青鳥的巢穴,便是遇到了古修士的遺骸,收獲匪淺呀……”

那是阿雅,療傷之際,還不忘留意這邊的動靜,而前后的原委,倒也被她猜了個八九不離十。

無咎沒有理會,剛要放下令牌,又心思一動,手上用力。令牌“啪啪”粉碎,隨即被他扔進不遠處的山壁縫隙之中。溪水流過,再無痕跡。他接著摸出十余塊令牌,皆如法炮制。

所謂的毀尸滅跡,不外如此。十余個葬身鳥巢修士的來歷,從此再也無人知曉。

無咎再次查看面前之物。

幾枚玉簡,分別是《雷火訣》與星云宗的功法。其中還有兩枚圖簡,一個標注著賀洲的各家仙門所在,一個拓印著星海境的大致情形。這兩樣東西,眼下恰好用得上。

玉簡之外,便是幾瓶丹藥,符箓,以及等等雜物。

最后還有一枚圓形的玉片,巴掌大小,碧翠晶瑩,鑲嵌紋飾,并有一行細如蚊蠅的字跡。以神識看去,乃是幾句口訣。

無咎將雜物盡數收起,唯獨留下玉片,嘗試著念動口訣,并拿起玉片擺在身前。不過瞬間,有青光泛起,旋即將他包裹在內,儼然便是一座小小的陣法。而環顧四周,星云點點而煞是不凡。

此乃陣盤,為單人所用,無須法力,只憑神識便可驅使。不用多想,撿到寶了。

無咎突然得到防身的陣法,很是欣慰。又琢磨了其中的用法,更添幾分意外之喜。小小的星云陣盤,盡為防御之用。雖威力不明,卻能夠阻擋窺視。除此之外,或許還有隱形匿蹤的神異呢。他不再耽擱,手中多了一塊亮晶晶的小石頭。

曾經吸納兩塊乾坤晶石,耗去了半個月的光景。如今躲在地下,強敵環伺,不敢懈怠。而余下的七塊晶石,堪比七百塊靈石。此番吸納之后,又將怎樣,很是期待呢。

而四象門雖然野蠻,打傷了多名元天門弟子,無非還是劫掠而已,好像并未傷及人命。自己卻是出手必殺,反而得到元天門馮宗的賞識。若是其中沒有古怪,誰肯相信……

轉眼之間,七日過去。

地下的洞穴內,情景依然。一條溪水在微微作響,再順著石壁縫隙流向陰暗的深處。還有兩具死尸躺在地上,早已沉浸在枯寂之中不再醒來。

阿雅的傷勢,已痊愈了七八成。她稍加整理衣裙,款款起身。隨著法力運轉,一層護體靈力充斥內外。頓然衣袂飄飄,金發飛揚。她低頭打量,微微挺胸,又顧首回盼,顯然很滿意自家的相貌與身材。她腳步移動,慢慢來到了洞穴的盡頭,旋即又是秀眉微蹙,默默駐足觀望。

只見洞穴盡頭的角落里,有青光閃動而星芒點點。若非凝神留意,恍如幻覺。而一丈方圓的光芒之中,顯然有人在靜坐修煉。

陣法?

曾經的黑澤湖苦役,千慧谷弟子,如今輾轉來到星海宗,不僅有了修為,還有了防身的陣法。

阿雅默然片刻,轉身離去。她走到來時的洞口前,揮袖輕拂。一道金光飛起,瞬間化作一條鞭子纏在她的手腕之上。而她剛要屈指彈出火焰焚燒地上的死尸,又旋即作罷。回頭一瞥,她人已在原地消失。

不消片刻,“砰砰”兩道黑影帶著飛濺的水花從天而降。

“哎呀,是誰殺了兩位師弟……”

“且搜尋一番……”

兩個壯漢急忙在洞穴內搜尋,而里外一無所獲。即使洞穴深處,也沒有任何的異常……

百多丈外的地下深處,另有一個隱秘的洞穴,雖然狹窄陰暗,卻堪堪能夠躲避藏身。與此同時,無咎寂然獨坐其中。他丟下手上的晶石碎屑,暗暗搖頭。

且不說那個阿雅的為人怎樣,她至少先后救過自己兩回。方才卻是有意引來四象門弟子,擺明了要坑人呢!美貌又怎樣,反而不抵丑女來得親切。而丑女固然隨和,也是叫人捉摸不透。還有元天門、星海宗、星云宗,以及諸多的賀州仙門,好像并不簡單,遠遠超出所料……

無咎沒有心思多想,從懷中掏出那塊玉盤。隨著一團青色的光芒籠罩全身,他的手中再次多出一塊乾坤晶石。

七日的靜修,已然恢復了體力。而前后吸納了三塊晶石,如今的修為,終于二層圓滿,并堪堪邁入羽士三層的境界。且再接再厲……

一個月之后,地下深處有人輕輕嘆息。

少頃,青芒閃動。隨即一道人影橫移百丈,轉眼之間來到溪水流淌的洞穴之中。也算是故地重游,而尚未站定,他又是長吁短嘆,滿臉的無奈。

耗去一月,吸納了最后的六塊晶石。吸納的進度,愈發快了。而修為的提升,卻慢了下來。足足六塊乾坤晶石,也不過是修至羽士四層的圓滿,而差了半只腳,依然未能抵達羽士的五層境界。如今晶石沒了,此番修煉只得作罷。且離開星海境,將隨身攜帶的兩百多株靈藥換成靈石……

洞穴內,寂靜無人。那個阿雅,早已不見蹤影。便是地上的死尸也沒了,想必已被四象門弟子收殮。

無咎在洞穴內前后查看,兀自滿臉的郁悶。

修為恢復緩慢,倒也罷了。關鍵是找不到氣海中的九星神劍,讓他很是焦急。尤其是夔骨指環,也仿如石沉大海。且不說指環所藏頗豐,其中為數不少的乾坤晶石,更是迫切需要之物,乃恢復修為的指望所在啊!

不過,人貴在知足。

有了修為,便能夠施展曾經的法術,且神識已達數十丈,至少有了幾分自保之力。何況體內自成天地,靈力護體,雙臂以及全身的傷勢業已痊愈,力氣也大了幾成,對付筑基以下的修士綽綽有余……

無咎想到此處,臉上浮現笑容,抬手一揮,摸出一枚圖簡查看。

圖簡之中,拓印著星海境的大致情景。其方圓萬里,懸崖深壑無數。只要避開異獸侵襲,倒也來去自如。

他在洞穴內徘徊片刻,收起圖簡,身形一閃,景物變換。

人在高峰之上,遠近一覽無余。而目力所及,除了昏黃的天光,蒼茫的山林,竟是見不到人影。

而星海境之行,已過去了將近兩個月。難道玄武谷弟子早已返回,只剩下自己一個人?

無咎站在峰頂的石頭上,四下眺望。依然沒有發現,便是四象門的弟子也是蹤影全無。他依照圖簡,辨明方向,抬手一揮,面前多了一塊玉版。嘗試口訣,并神識催動。小巧的玉板頓時懸空,并云光環繞。他咧嘴微笑,一屁股坐在云板之上,隨即加以驅使,緩緩離開峰頂而凌空飛去。誰料不過瞬間,身形陡降……
澳门新匍京35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