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修真小說 >天刑紀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此齋彼齋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宋體楷體黑體
字體大小:
+16-
頁面寬度:
+1000-
【章節報錯】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此齋彼齋

?感謝:銀河君、紛封一十七的月票支持!

………………

空曠的原野中,矗立著一座石山。

而所謂的石山,高不過三十丈,且四周峭壁聳立,占地十余里,草木稀疏,遠遠的看去,就是一塊巨大的石頭。而正南方向的峭壁下,卻有一個三丈高、兩丈寬的洞口。洞口的上方,刻著三個大字:沐天古城。

嗯,沐天城到了。

那幽深的洞口,便是沐天城的城門。不斷有人進進出出,其中有凡人,而更多的還是修士,相貌修為各異。城門的兩邊,另有幾個人仙修士,應為沐天城的守門弟子,或是攔截盤問,或是來回巡視而神色戒備。

距城門的十余丈外,一位年輕男子猶在抬頭張望。

其身著青衣,頭挽發髻,臉色微黃,頜下短須,相貌尋常,儼然一位家族中的地仙弟子。駐足片刻,他奔著城門走去。而剛剛抵近城門,幾道神識橫掃而來。他拍了拍腰間懸掛的玉牌,含笑點頭。守門弟子只是冷冷打量,并未橫加阻攔。他拱了拱手,趁機加快腳步。忽而光芒閃爍,強大的禁制迎面而來。他遇變不驚,摸出一塊禁牌稍稍晃動。當光芒消失,人已橫穿城門而過。

城門洞,也就是甬道,足有二十多丈深,并布設了陣法禁制,還有巨大的石門高懸。但有不測,石門降落,陣法開啟,任誰也休想逾越半步啊。

年輕男子,或喬裝易容的無咎,雖然已走出城門,卻還是忍不住回頭張望。

所幸更改了服飾,并換掉了龍鵲的禁牌,這才混入了沐天古城。卻也倚仗著萬圣子與鬼赤的計策,若非他二人截殺了沐天城的修士,搶得服飾與禁牌,最終難免露出破綻。

嗯,這便是沐天城的全貌?

陡峭的石山環繞一圈,形成一方奇特的所在。城內則是道路縱橫,樓舍林立。凹凸不平的街道,帶有青苔的墻壁,以及枝丫虬展的老樹,無處不透著滄桑的古意。

而所謂的石山,分明就是城墻,三十丈高、二十多丈寬,顯然為法力開鑿,陣法加持,并以大神通造就了這么一座古城。

嘖嘖,曾幾何時,以為有熊的都城,已是足夠的雄偉壯觀,而與這沐天城的堅固相比,儼如云泥之別啊!

而就此往前,五條街道延伸而去。

無咎稍加辨別,奔著右手方向的一條街道。遇到鋪子,便進去逛逛。有功法典籍,或古文卷冊,他也不細看,只管買來收入囊中……

當他漸漸消失在街道的深處,城門中相繼走出兩位老者,皆身著西華界家族的服飾,各自呈現出地仙的修為,卻一個臉色陰沉,一個佝僂腰背,好像互不相識,一個往左,一個右行……

“聚仙齋?”

十字街口,坐落著一座占地百丈的三層小樓,布滿青苔的石墻,油漆斑駁的門窗,使得小樓顯得頗為陳舊。而臨街大門所懸掛的“聚仙齋”匾額,以及迎客的伙計,與進出的修士,表明這是一家客棧。

也不知客棧之中,有無好酒。

就此過去,乃是成片的宅院,或高墻環繞,或花樹簇擁,或氣派莊嚴,或清新雅致而各不相同。

回望來路,可見沐天城的高處,有樓閣成群,古木掩映,陣法籠罩,氣象非凡。據悉,那是家族

(本章未完,請翻頁)

的莊院所在。或有高人居住,同樣無從知曉。

不過,閑逛了一個多時辰,倒是遇見不少修士……

無咎在街口徘徊片刻,奔著宅院的方向走去。而沒走幾步,他又腳下一頓。恰好有一位老者,帶著兩個中年男子擦肩而過。他回頭一瞥,對方已進了聚仙齋。他的眼光微微閃爍,轉而繼續往前。

一座兩層的小樓,臨街而立。大門緊閉,禁制森嚴。

無咎走到小樓的門前,左右張望。街上雖有行人來往,卻沒誰留意他的存在。他掐動法訣,拂袖一甩。待大門開啟,他閃身入內,又趁勢關門,并封住了禁制。

與之瞬間,話語聲響起——

“哎呀,我與鬼兄等你多時了……”

置身所在,乃是一間大屋子,堆放著各種擺設,還有兩個老者,顯然已等待多時。其中一個點頭致意,沉默不語;另外一個出聲抱怨之際,依然不忘著四處尋覓。

“閑逛興起,不免有所耽擱。沒想到啊,兩位竟然先到一步!”

無咎分說一句,又好奇道:“老萬,找什么呢?”

先到一步的老者,便是鬼赤與萬圣子。此前為免不測,分頭進入沐天城。而無咎在街上閑逛,鬼赤與萬圣子直奔此處而來。所在的小樓,便是龍鵲的又一處私宅,也是三人約定碰頭的地方。

“沒啥!”

萬圣子擺了擺手,悻悻道:“不見寶物,也沒有密室……”

屋子的角落,有個樓梯。

無咎踏上樓梯,循階而上。

樓梯的盡頭,有條走廊,三間隔開的屋子,便是整個二樓。還有兩個花窗沖著街道,卻被禁制阻擋。

逐一打開屋門查看,皆四壁空空,什么都沒有,卻也干凈清爽。而當間的屋子,稍稍寬敞一些。

“兩位,自便!”

無咎打了聲招呼,走入當間的屋子。他從夔骨神戒中找塊褥子鋪在地上,然后盤膝坐下。而他尚未關閉屋門,鬼赤與萬圣子一前一后走了進來。

“無咎,本人尚有一事不明!”

“老萬也是擔心啊,此地不比磐石城,萬萬不敢大意,且商議一二……”

三人相對而坐,就相關事宜敘談起來。

半個時辰洲,鬼赤與萬圣子終于起身離去。

屋內只剩下無咎,他關閉屋門,打出禁制,在黑暗中微微一笑。

隨著相處日久,鬼赤與萬圣子已不再敷衍躲避,而是漸漸的有所擔當,并主動幫著他無先生出謀劃策。一個老鬼,一個老妖,都是成了精的老家伙,有這么兩個高人相助,著實讓他輕松許多。

無咎揮袖輕拂,面前多了一層五色石。

兩個小人兒飄然而出,并肩坐在五色石上,然后玉簡在手,各自忙著吐納修煉。

而無咎卻搖了搖頭。

兩具元神分身的修為,雖然已踏入飛仙七層的境界,而他的五色石,卻已所剩無幾。

也是無奈,遭到囚禁的夫道子、龍鵲,皆離不開元氣,否則狀況堪憂。而鐘尺的傷勢未愈,亟待閉關修煉。縱有再多的五色石,也經不起

(本章未完,請翻頁)

如此的消耗。

嗯,切莫嘲笑龍鵲,或萬圣子的貪財,本先生也要尋找財路了。

再一個,元神分身忙著提升修為,本尊又豈能閑著……

無咎的手上,多了一枚玉簡。

玉簡內,拓印一篇法門。有云:以精鑄本,以氣鑄鋒,以神鑄堅,以魂鑄勢,以血鑄誠,以五行之石鑄就變化,則人劍合一而神器大成……

這是他從齊桓手中搶來的上古鑄劍術,如今也參悟了一段時日。而法門不難修煉,卻難在五行之石。

何為五行?

金、木、水、火、土。

何為五行之石?

金精、銀精、玉精、火精、土精,分別寓意五行,以元神之火淬煉,加以精血鍛造,方能鑄就神器。而最終又能否煉成九星神劍之八劍、九劍,尚不得而知。想要湊齊五行之石,只怕也不容易呢!

無咎放下玉簡,翻手拿出三個玉匣。

三個玉匣內,分別封著一塊赤色的金石,一塊白色的石頭,與一塊形狀似水的玉石。而無論彼此,僅有巴掌大小。如此不顯眼的東西,便是金精與銀精與玉精,卻并非搜尋所得,而是來自他的夔骨神戒,也不知存放了多久,被他無意翻找出來而如獲至寶。不過,火精與土精,沒有絲毫下落。即使在沐天城內詢問了多家鋪子,也一無所獲。

而鑄造九星神劍,非同小可,一時急切不得……

轉瞬之間,又是一日。

無咎從靜坐中睜開雙眼,悠悠吐了一口濁氣。兩具元神分身,猶在修煉。他站起身來,打出法訣,推門走了出去,又順手封住了屋子。卻見萬圣子站在走廊中,透著花窗凝神張望。

“老萬,早啊!”

“你昨日吩咐,今早分頭行事,老萬豈敢怠慢!”

無咎打了聲招呼,便要轉身,卻聽萬圣子又道:“那聚仙齋倒也不差,你我何不前去領略一番……”

“啊……?”

心不在焉的無咎,竟然沒聽明白。

萬圣子的神色有些異樣,遲遲疑疑道:“領略風月啊,便如磬云齋,一雙仙子,風月無邊……”

“哦,老東西,我以為龍鵲貪財好色,而你更勝一籌啊!”

無咎恍然大悟,禁不住呲牙樂道:“此間的聚仙齋,僅是一家客棧而已,沒有風月,也沒有仙子!”

萬圣子大失所望,尷尬道:“此齋非彼齋啊……”

穿過樓梯,便是一樓。

鬼赤早到了一步,正蹲在地上擺放著六根陣法石柱。見無咎與萬圣子走到近前,他示意道:“陣法初成,還請兩位多多指教!”

“以你鬼族至尊的手段,布設一座傳送陣,何況僅僅傳送千里,還不是輕而易舉!”

無咎并未在意地上的陣法,打出一道法訣,笑著又道:“兩位,我先行一步!”話音未落,他已閃身走到門外。

而萬圣子卻隔著門扇,凝神留意著街道上的動靜。

不消片刻,他惱怒道:“那小子去了聚仙齋,卻謊稱客棧,分明要撇下老萬,獨享風月之趣……”

(本章完)
澳门新匍京35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