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盛世婚寵:老公送上門 > 2189:是正是邪?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 宋體 楷體 黑體
字體大小:
+ 16 -
頁面寬度:
+ 1000 -
【章節報錯】

2189:是正是邪?

少磯輕咳了一聲:“這人大膽得不得了,竟然還敢公然來見你。厲害。”

夏凝聽得云里霧里的:“這么說來你認識他?”

“認識,”少磯:“在電話里說的話,好像不太方便。”

“那你現在有空過來嗎?或者我過去你那邊?”

“不用不用,哪能讓小凝你親自過來。我想想該怎么說吧。”少磯頓了頓:“我和這男人以前交手了好幾次。我當時還是希提豐的人,他是我的敵人。和我交手前,他阻止過很多次黑骷髏的計劃。無論希提豐也好,黑骷髏也好,對這個人都很忌諱。然后這個人突然消失了挺久,現在又冒出來了。我想黑骷髏和希提豐都被消滅了,他潛水的時候可能被兩大集團通緝吧。現在安全就冒出來。”

夏凝聽得笑了:“看來是個正人君子,讓兩大集團聯手追捕也是能耐。有他在,理事會應該也不會太黑暗吧?”

“這個……”少磯猶豫了一下:“理事會里面的人員是隨時變更的。我現在算是退出江湖了。理事會里的人我不是很清楚。里面的大BOSS我不清楚底細,所以肯定不清楚現在理事會做的是什么事。”

“那以前理事會都有些什么人?”

“我知道理事會是在十多年前。這個組織剛成立,也沒做什么出格的事。現在情況暫時未清楚。”

“OK,那我明白了。”少磯知道的情況不多,那就得出動戴維斯的集團情報機構,暫時已經基本了解溫先生這個人:“打擾你了。有事再聯系。”

“我這邊有什么消息再告訴你。”少磯掛了線,回頭看向正在把飯菜端出來的丈夫:“我事情忙,到現在才吃飯,也連累你餓著肚子。”

渝澤宇將把湯放到桌面上:“說什么呢,我們是夫妻,你不在的時候我也是隨便吃點什么解決一下。”

少磯坐在餐桌旁,喝著湯:“目標人物出現了,某個隱藏在地下的組織終于亮相了。”

“是你剛才所說的理事會嗎?這

(本章未完,請翻頁)

究竟是個什么樣的組織?”

少磯看了一眼丈夫:“十多年的發展時間,我可以很肯定的說,這個理事會,現在必定是個很龐大而且極其有手段的集團聯盟。”

“你和我結婚之前的情況我不太清楚,但你能憑一己之力牽制著希提豐,你是個有手段的人。這些話從你嘴里用這種語氣說出來,我在想,會不會比希提豐更加危險?”

“對比起理事會,希提豐已經算是半個浮在岸上的組織。理事會一直沉在海底,誰也不清楚,它想要做什么,究竟目的是什么,一直以來沒有人知道。現在理事會的人找小凝,談的必定是合作。”

“這么肯定?”

少磯臉色一凝:“要是理事會將小凝定為敵人,我想小凝已經不能給我打電話了。”

渝澤宇心里一驚:“夏總身邊這么多人保護,丈夫還是易總督,理事會不會這么猖狂吧?”

“這么多年來理事會做過什么事,沒有人知道。也許它們做了更加猖狂的事也不一定。你看新聞里面經常說的,某國的重要人物遭到暗殺什么的,往往就是這些組織干的。”

渝澤宇眉頭微皺,他握著妻子的手:“我們好不容易才走到這一步,你千萬不能再出事!”

丈夫握著自己的手很有力度,透出他濃濃的擔心,少磯心里一軟,輕輕拍著他的手,想說什么,但玩心大起調皮起來:“是啊,渝大公子現在只剩下老婆我一個人了。什么都沒有了哦,像一條漂流在大海上的小魚,一旦沒有依靠,那就只是……一條小魚而已。”

渝澤宇眉角直抽,很是尷尬,如果換作以前,少磯這話必定會惹他動手。但是現在,經過這么多事,他是失去了所有,但也是看破了所有。只要少磯在身邊那就一切滿足。其它的都只是過眼云煙而已:“老婆,你是存心不想讓我吃好這頓飯?”

見他非但不生氣,而且還帶著這種求饒的語氣說話,少磯眨了眨眼睛,轉而撫著他的發:“嘖嘖嘖,我家男人是終于長大了呢。好吧,我不說了

(本章未完,請翻頁)

,我倆好好吃飯。”

“等一下,”渝澤宇語氣一正:“我剛才說的話你聽進去了不?不許你出事!”

“傻瓜哦,希提豐那么多人都不在了,我不還活得好好的嗎?我自保能力很強,不用擔心。”

渝澤宇當然知道妻子的能耐,但妻子越是這樣,他越是擔心:“我是讓你小心點。小心點知道嗎?”

以前天大地大我最大的渝公子,現在變成了什么事都擔心的媳婦臉,少磯心里一揪一揪的,和這個男人在一起這么多年,沒有感情是假的。而且現在的他一切都改變了,心里眼里全是她,更是讓她放不下:“我明白的,我會一切小心,我倆會長長久久的在一起,不要擔心的太多。”

渝澤宇點了點頭,給妻子夾了幾樣菜:“不說工作上的事了,好好的先吃頓飯。”

少磯吃著飯,腦海里一直想著理事會的事。

夏凝自小接受的不是上位者的教育,對上位者的行為模式不太理解。雖然接手了戴維斯集團,但對于隱藏在這個世界暗處的許多組織,還有游戲規則幾乎一概不懂。而易云睿甚是愛護自己的妻子,肯定也不會將這些情況如實告訴妻子,這樣更加會讓夏凝變成‘小白’。

一旦易氏倒下,那夏凝該如何自保?

由夏凝領導著的戴維斯集團,當真能扛得過理事會?

讓計名和寒涼詫異的是,大哥突然就醒了!

看到大哥蒼白著臉躺床上,而且隱隱的好像還生著什么事,他和曾倩的手是緊緊握著,而且看樣子握著的力度很大,半刻不能分離的樣子。

曾倩呢,坐在他旁邊,全部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就怕一刻沒看見就消失了似的。

大哥和曾倩之間是不是發生了些什么事?

不管怎樣也好,大哥是醒過來了,計名心里一塊大石掉了下來:“大哥,你終于醒了……”

“你怎么還在這里?”不等計名話說完,計權冷聲打斷:“我不想見到你,離開!”

(本章完)
澳门新匍京35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