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言情小說 >真龍 >第705章 最后的尊嚴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宋體楷體黑體
字體大小:
+16-
頁面寬度:
+1000-
【章節報錯】

第705章 最后的尊嚴

?秦堯和宇文述學是從二十五城之外路過的,發現城內確實正在遭受屠戮。混沌那龐大的身體甚至高過了城墻,于是在外面都能看到其肆虐的身影。
秦堯真的無法進去幫忙打架,因為現在想要擊敗這頭兇獸,只能使用鐵西瓜或者銅咒偶。但無論哪一種,都比混沌更能傷害城內百姓。
于是他加緊繞過第二十五城,并在城東北角外二里地左右的位置將銅咒偶埋下,誰都不可能發現。
但只要將混沌吸引過來,趁其不備來那么一擊,混沌基本上就廢了。
至于宇文述學則留在更遠處的一個小山頭上策應,一旦有需要的話,也可以將鐵西瓜扔過來幫幫手。
……
第二十五城之內,人們正承受著和前面幾座城市一樣痛苦的折磨。
混沌對這座城市的蹂躪已經近乎癲狂,它不止是為了殺人,更是為了破壞而破壞。城內所有華美的建筑都被摧毀,死傷已經不下千人。
而根據它現在的意思,似乎不再折騰兩個鐘頭,就對不起自己這次的長途奔襲。
城內百姓已經絕望了,紛紛向各面的城門飛奔,能跑多遠就跑多遠。而看門的士兵也早就放棄了守衛任務,城門大開,以為士兵本身也已經先逃走了。
就在這時候,眾人忽然覺得眼前一亮。因為東北方向的天空中出現了一抹亮彩,紅彤彤金燦燦,將這片昏暗的天空點燃一般。
那是一頭龐大的鳳凰!
鳳凰,天下罕見,大家知道世間似乎只有一頭——血龍皇太子秦堯的那頭。
是他來了嗎?
就在眾人稍顯錯愕之際,秦堯在紅加黑的背上怒吼一聲——
“孽畜!給我滾出來,敢來跟我一戰嗎!”
城內瘋狂肆虐的混沌一愣,沒想到秦堯竟然來了?當然,對它來說秦堯可算是一位老仇家了。
秦堯怎么會這么有信心?混沌覺得奇怪。難道,秦堯這家伙帶著鐵西瓜來的?
而第二十五城的百姓則驚呼起來,呼聲之中帶著喜悅。雖然他們不知道秦堯是不是混沌的對手,但至少這位名滿天下的年輕強者來了,騎著鳳凰。
而且大家以前也聽說過,秦堯曾在魔京兩次對抗混沌。雖然都處于下風,但每次都成功而退。就憑這點,大家就覺得升起了無窮的信心。
此時此刻,新魔皇豢養的巨獸在肆意殺人,而血龍皇太子卻來這里救人,這讓大家怎么想?
很多人都覺得當初再次叛出血龍皇陣營、選擇投靠魔朝是錯誤的。
而混沌現在反倒是小心了,它真的擔心秦堯帶著鐵西瓜。
體內窮奇和饕餮的記憶也告訴它,假如不直接吞肚子里的話,估計以它現在的強大身軀,死的可能性不大。甚至爆炸點若是距離幾十米外的話,連重傷也不至于。但不管怎么說,鐵西瓜是能夠威脅到它的東西,必須謹慎。
于是這個兇殘的家伙竟然成了賴皮,以生澀的人言怒吼道:“有種你進城來打!”
拿著全城百姓當人質,真不要臉,還有沒有天下第一兇獸的尊嚴了。
秦堯在空中冷笑:“既然你不敢出來,那就算了,恕不奉陪。不過就你這點本事,也就在洛都九城里耍耍威風,以后見了老子最好低著腦袋,否則見你一次打你一次!”
說完,竟然……走了。
城里的百姓也有點愣住了,心道人家血龍皇太子也不是專門來救咱們的,只是適逢其會。不過更顯得這位太子爺英武無敵,因為人家本來只是路過,見了混沌都要隨隨便便打一架,這得多猛。
他們是不知道秦堯的心焦,因為秦堯真想把混沌引出來。
萬幸,最后那句話刺激了混沌,導致混沌怒吼一聲躥出了第二十五城。混沌這家伙也想明白了,反正只要秦堯敢丟鐵西瓜,哪怕秦堯只是剛剛取出來的那一刻,自己就馬上退回城內。
就算秦堯扔得再猛,自己看到就撤的話,總能撤出幾十米遠。
更何況,秦堯每次弄爆這種東西都定時一段時間,為什么?因為不能炸到他自己啊。混沌覺得老子總比你一個人類更經炸吧?到時候你扔了鐵西瓜能跑多遠,老子只能跑得比你更遠。
這就是經驗的作用,是窮奇和饕餮用吞蛋爆炸換來的血淋淋的經驗啊,極其寶貴。
有了這樣一個底氣,混沌這才出來戰一場。假如有可能,它要當著世人的面將秦堯撕碎。
秦堯在遠處空中盤旋了一下,表面冷靜心中大喜,心道你倒是繼續往前走啊……走兩步兒,沒病走兩步兒!
可是混沌顯得有點謹慎,雖然步子在邁,但卻非常緩慢,一邊走一邊抬頭看著秦堯。
秦堯不經意間調整著位置,因為他身為目標,他的位置就是混沌直線走來的方向。
在他刻意的調整下,混沌終于走上了正道兒——沿著銅咒偶的方向而來。
五十米、三十米、十米……終于,混沌的腦袋已經到了銅咒偶的上方!
下面的一層薄薄的碎石下,銅咒偶隨時可以爆發出全力一擊。這一擊相當于圣者全力一擊的七八成,這么近的距離,而且在不設防的狀態下,足以將混沌的腦袋打爆!
秦堯大喜,表面上假裝冷靜,心中卻興奮地下令——
“轟!爆字咒給我轟!”
距離不足百丈,傲慢之主肯定能接到命令,秦堯已經做好準備看混沌脖子大呲花的那一幕了。
遠處小山頭上的宇文述學更興奮,兩只小拳頭握得緊緊的,就差馬上可以喊出的那句“歐也”!
但是……沒動靜。
秦堯有點懵逼,再次下令——
“傲慢之主,快出手!現在向上出擊,正好是混沌心臟部位!”
生怕自己操作有誤,秦堯甚至主動向前了二三十米。
但是,依舊沒有任何動靜。
眼看著混沌龐大的身軀繼續向前、向前……最終走過了埋置銅咒偶的位置,可銅咒偶就像死疙瘩一樣一動不動。
直到這時候,秦堯腦袋里傳來了傲慢之主近乎癲狂的笑聲——
“哈哈哈,秦堯你完蛋了!”
“老子就算拼了一死,也不會執行你的命令,你就等著死吧!主動把自己送到混沌的嘴巴前,我看你怎么逃!”
“本主數世高傲,不料今世遇到強敵無數,處處陪盡小心,哪知道最后竟成了你控制的玩物,可悲啊可悲。”
“不過,縱使拼了最后一死,本主也要讓你知道,我——傲慢之主——絕不是任人宰割的玩物!”
“去死吧小子!愿你成為混沌肚子里的一坨屎!”
秦堯這是真的傻眼了。
喵了個咪的,關鍵時刻被傲慢之主給玩兒了!
你特么一輩子慫得要死,臨死就這么真正鐵骨錚錚傲慢了一次,就把你家小爺給坑死了啊我擦。
只能說大家都有些大意,總覺得傲慢之主這貨貪生怕死、貪戀富貴,而且像變色龍一樣來回背叛……這種人,簡直就是最沒骨氣的代表。
但是誰曾想,這家伙內心深處其實還是有那么二兩骨頭的。
此前不管怎么混,不管在哪個陣營,但牠至少都在拼搏,都還有個盼頭兒。
甚至在圣教之中,他的目標是取代教尊;在魔朝之中,牠封侯、晉升王爵之后的終極目的,也是謀朝篡位……不管任務有多難,至少牠為了這個目標在一步步奮斗。
可是身陷銅咒偶的那一刻,牠知道一切都完了。至此,牠只是別人的一件工具,一個可以隨時被抹殺的死物,而且永遠出不去。
就像是一把槍,再厲害又怎樣?已經沒有了活著的價值。
但牠當時沒有選擇直接去死,因為牠想死的有價值一些。比如,臨死前坑秦堯一把,將這家伙送到混沌的嘴巴里?
牠甚至本想著將唐劍心、姚秦、唐小虞等人都坑死呢,只是沒想到秦堯這么膽大。不過也無妨了,能坑死秦堯、宇文述學,外加一龍一鳳,這兩人兩獸給牠陪葬的話,可以說死得極盡哀榮了。
這是牠最后的尊嚴。
秦堯怒了,也知道終究無法依仗傲慢之主。那么,就這么走嗎?不,不能這么便宜了傲慢之主。
“那就給我死!”秦堯一個念頭過去,于是銅咒偶里面灰蒙蒙的空間里,傲慢之主的魔魂瞬間破碎,像是個摔碎了的瓷娃娃。
但既便如此,傲慢之主依舊哈哈大笑。牠也算是一代梟雄了,最終歸寂于此。
當然,銅咒偶也就埋在這里吧,秦堯已經沒時間來取。面對著一步步走來的混沌,失去了最強殺手锏的秦堯一下被打破了全盤計劃,只能隨機應變。
“哈哈哈,你中計了!”秦堯大笑著,突然揮手!
混沌馬上停住了腳步,甚至充滿警惕地向后撤了幾步。
但秦堯卻拉起紅加黑,一扭頭嗖的一下向身后全力沖刺出去。同時遠遠喊著宇文述學,喵了個咪的,趕緊逃呀。
宇文述學也早就感覺到不對勁了,聽到招呼于是也馬上騎著青加黑飛了出去。
背后的混沌知道事情有了什么變化,可能……可能被坑了?總之不對勁。反正秦堯這小子最后逃跑的表現是真誠的,肯定是覺得贏不了。
混沌于是怒吼一聲,甚至直接催動了“無限強”的威能。在這種狀態下,它連速度都超過了龍和鳳。
高空中,宇文述學急切問道:“怎么回事?”
秦堯:“被傲慢之主這孫子給坑了!”
不用過多解釋,宇文述學就全明白了,俏臉兒一會兒紅一會兒白:“你的意思是,咱們來這里,等于是送死來了?”
恭喜你答對了。
宇文述學心中萬馬奔騰。
澳门新匍京35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