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言情小說 >天價寵兒:總裁的新妻 >第1833章 137:別再讓我看見你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宋體楷體黑體
字體大小:
+16-
頁面寬度:
+1000-
【章節報錯】

第1833章 137:別再讓我看見你

?第1833章137:別再讓我看見你

席關關和陸凝在餐廳吃飯,被唐芳涯看到,她趕緊錄下一段小視頻,發給殷梓瑜。

殷梓瑜依舊躲在房間里,不肯出門,她需要自我療傷一段時間,才有勇氣出去見人。

但當看到小視頻里,席關關和陸凝談及了陸千琪,還有當年到底出了什么事的那段談話,趕緊沖出家門,按照唐芳涯給的地址,火速趕到餐廳。

殷梓瑜來到餐廳的時候,席關關和陸凝已經打算要走了。

殷梓瑜攔住席關關和陸凝。

席關關抬眸,望著殷梓瑜,不過幾天沒見,殷梓瑜竟然瘦了這么多,一張美麗的容顏,也失去了往日鮮妍的光澤,蒼白而憔悴。

“你還是不肯對我說實話嗎?”殷梓瑜單刀直入,目光鄙視。

席關關緩緩垂下卷翹的睫毛,抓緊手里的手包,“笑笑姐,有些事,你還是不知道的好。”

“其實……”席關關的聲音頓住,深吸一口氣,“若我說,我知道的也不是清楚,你會不會相信我?”

“當然不相信!!”殷梓瑜低吼一聲,抓住席關關,“這幾天,我要瘋了!看在從小交情的份上,你告訴我可不可以!”

唐芳涯望著一向驕傲又清高的殷梓瑜,竟然用哀求的口氣對人說話,一陣心疼。

“席關關,將你知道的,統統告訴我!這樣我就能有線索找到他了!”殷梓瑜熱切的目光,微微泛著一層紅暈,淚水噙滿了她的眼眶。

席關關抿著唇角,即便她知道一些,可也不能說啊!

“笑笑姐,你要相信他,他一定會回來找你!他現在肯定不方便,你就不能等他回來,讓他親口告訴你全部真相嗎?”

“笑笑姐,有些事,我真的不方便說。”

席關關輕輕拂開了殷梓瑜的手,那堅持死守秘密的神色,讓殷梓瑜很受傷。

“席關關,我知道,你心里一定怨恨我,因為你喜歡他!你看著我痛苦,像個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的傻子一樣,是不是很解恨?”

“笑笑姐,你怎么能這樣說我!”

“你想我怎么說你!”現在的殷梓瑜,已經失去了理智,目光怨憤地瞪著席關關。

“你們一起消失,然后又在相近的時間出現,你卻告訴我,你十年不知道他的消息,沒有見過他,你以為我會相信嗎?”

陸凝見殷梓瑜失控,吵聲已經引起餐廳顧客的注意,紛紛低聲議論。

“那不是殷家大小姐嗎?”

“就是被葉家退婚的那個?”

“嘖嘖,我聽說,她又被前未婚夫拋棄了。”

“也不知道她做了什么事,接連被兩個出色男人拋棄。”

“我猜一定是她的作風不好!你想啊,都結婚了,還和前未婚夫牽扯不清,能是好女人嘛!”

唐芳涯和陸凝,趕緊拉著殷梓瑜離開餐廳,原地眾人議論的是非之地。

唐芳涯現在也處在風尖浪頭,今天來餐廳是和新劇的投資商吃飯,研究如何應對現在滿天飛的負面緋聞。

唐芳涯剛離開餐廳,便被一群狗仔圍堵,無數的閃光燈,對準了幾個女人一陣亂拍。

唐芳涯經紀公司的工作人員趕緊將狗仔和記者們控制住,護送唐芳涯和殷梓瑜先上了保姆車。

殷梓瑜卻抓住席關關不放手,也拽著席關關上了保姆車。

保姆車趕緊啟動,迅速開離混亂的現場,到了一個僻靜的街角,這才停了下來。

殷梓瑜的情緒,也漸漸冷靜了幾分,低聲對身邊的席關關說,“剛才是我說話太重了,我向你道歉。”

唐芳涯望著向人道歉的殷梓瑜,又是一陣心疼,看向席關關道,“梓瑜已經這般說話了,你就將你知道的,全部告訴梓瑜吧。”

席關關真的很為難,“我真的說過了,我不能說!笑笑姐,你就等小王子哥哥回來,讓他親口告訴你全部吧。”

“等?呵呵……”殷梓瑜仰頭苦笑,“再等十年?你覺得我還有多少青春可以等?”

“等到地老天荒,還是白發蒼蒼?你怎么就那么篤定,他會回來?”

席關關心頭一緊,聲音雖低,卻十分篤定。

“你們之間的感情,還不能給你信心嗎?”

“感情?”殷梓瑜好笑了,“我和他有什么感情?我們是什么關系我都不知道!”

席關關看向殷梓瑜無名指上的鉆戒,“笑笑姐,你比我更早認識小王子哥哥,你們從小一起長大,你應該了解他,他是一個非常執著的人。”

“從小一起長大?”殷梓瑜又苦笑了兩聲,“那是你們吧!我們前前后后分別了二十年!算什么一起長大?我早就不了解他了!!”

殷梓瑜眼眶通紅,淚水蓄滿,隨時都會掉落下來。

“可是你也要對自己有信心吧!他一定會回來找你。”席關關道。

殷梓瑜捂住臉,無力再說什么了。

“你走吧!別讓我再看見你。”

席關關起身,打開車門跳下車,頭也不回地走了。

陸凝也趕緊下車,去追席關關。

唐芳涯摟住殷梓瑜,輕聲安慰她,“大小姐,不要難過,天下男人千千萬,不行咱就換!沒必要因為一個陸千琪,把自己作踐成這副樣子。”

殷梓瑜用力摘手指上的戒指,若可以摘下來,她早將這枚看上去很可笑的求婚戒指,丟入大海之中。

唐芳涯見殷梓瑜的手指都紅了,心疼地抓住她的手,“好了大小姐!你別這樣了!或許他真的有什么苦衷吧!再等等,或許他真的很快就會回來了。”

殷梓瑜抬起潮濕的淚眸,“等?還可以等嗎?我真的等不動了啊……太痛苦了,我怕了,真的怕了……”

殷梓瑜推開唐芳涯,跳下車。

“梓瑜,你去哪里。”

唐芳涯要去追,被經紀人拽住,“我的姑奶奶,你讓我省點心吧!你和殷家璽少的緋聞,還沒處理干凈呢,你就不要到處亂跑了。”

想到這茬,唐芳涯就頭痛。

該死的殷璽,闖了禍之后,像個鴕鳥一樣藏起來不露面了。

“我的姑奶奶,現在當務之急,是趕緊聯系上殷家璽少,讓他出面澄清緋聞。就算不澄清,哪怕出面回應一下,坐實你們的戀情也好。繼續這樣吊著,你的事業就真的毀了。”
澳门新匍京35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