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言情小說 >天價寵兒:總裁的新妻 >第1809章 113:怕極了這感覺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宋體楷體黑體
字體大小:
+16-
頁面寬度:
+1000-
【章節報錯】

第1809章 113:怕極了這感覺

?第1809章113:怕極了這感覺

陸千琪緊抿的薄唇,緩緩靠近。

她第一次沒有反抗,任由他微涼的薄唇在她的唇瓣上親吻輾轉……

陸千琪的心火,瞬間被點燃,更緊擁抱住她纖細的腰肢,喘息也在這一刻滾熱了起來。

殷梓瑜知道,他怎么了,明明想要推開他,卻好像被什么魔力吸引了一般,只想與他靠近,靠近,再靠近……

陸千琪滿意勾起唇角,深深的吻更加狂熱。

就在殷梓瑜的意識,淪入一個深不見底的深淵時,房門被人敲響。

“姐姐,你睡了嗎?”

是殷璽!

殷梓瑜周身一個激靈,猛然回魂,用力掙扎推搡陸千琪,臉頰羞得通紅。

陸千琪不舍放開她的唇瓣,含笑望著她羞赧的樣子。

“姐姐,你睡了沒有?”殷璽又敲了兩聲門。

殷梓瑜心下一慌,趕緊喊,“睡……睡了!”

“哦。那你睡吧。”殷璽正要走,反應過來,又敲門,“睡了怎么還說話?你若方便,我就進來了。”

“不要!不方便!!”殷梓瑜趕緊制止殷璽。

“有什么不方便的!我們是親姐弟!”殷璽還要開門,殷梓瑜趕緊喊道。

“我我……我沒穿衣服!不許進來!”殷梓瑜用力推搡陸千琪,陸千琪就是不肯起來,死死地將她壓在大床上。

殷梓瑜又氣又惱,小臉更紅,一雙眸子惡狠狠地刺著身上的陸千琪。

“姐姐……我有點事和你說。”

“什……什么事?”殷梓瑜努力平緩自己的呼吸,免得讓殷璽聽出端倪來。

陸千琪的大手,在殷梓瑜的身上不安分起來,害得殷梓瑜周身一陣顫栗,不住踢騰,雙腳卻被陸千琪有力的長腿禁錮住。

“姐姐,我想到辦法,怎么整陸千琪了!我們給他灌點藥,然后丟去華都夜總會,那里有很多饑渴難耐的女人,讓那些女人輪了他!”

“……”

“……”

殷梓瑜和陸千琪都無語了。

門外又傳來殷璽解恨的聲音,“不但讓女人輪了他,再找幾個男人,一起輪他!讓他知道知道,欺負我姐姐的下場有多慘!”

“……”

“……”

殷梓瑜和陸千琪繼續無語。

“姐姐,你說話!我的想法贊不贊?我們就這么干!我明天就弄藥去!”

殷梓瑜望著身上臉色黑沉的陸千琪,尷尬地笑了兩聲,“嗯嗯,呵呵……那個好,你早點去睡吧。”

“好嘞,我們就這么說定了!”殷璽高高興興地走了。

殷梓瑜一把捉住陸千琪不安分的大手,他騷得她渾身不舒服,熱浪一層又一層的奔騰翻涌。

“聽見沒有,你再對我動手動腳,我就找人輪了你!讓你精盡人亡!”殷梓瑜恨恨地說。

陸千琪笑起來,熱燙的氣息噴灑在殷梓瑜潔白的頸窩。

“不用找別人輪我,你就可以。”

“……”殷梓瑜周身繃緊起來,趕緊用力推開他。

“陸千琪,你敢碰我,我會讓你……”

“讓我什么?”

“讓你這輩子再不能做男人!”

陸千琪目光玩味,聲線暗啞,“你如何讓我再不能做男人?”

“我我……我閹了你!”殷梓瑜咬牙道。

陸千琪低笑起來,“閹了我,你怎么辦?”

殷梓瑜的心口,猛然悸動了一下,臉頰火紅的好像天邊云霞,“閹了你和我……和我有什么關系!陸千琪,你給我起來!讓開!”

陸千琪依舊壓著她,不肯放開,手指輕輕拂過她漲紅的臉頰,依舊好心情地噙滿笑容。

“笑笑,你害羞的樣子,好美。”

他低緩的聲音,在她的心底撩起一片漣漪,久久無法平復。

陸千琪翻身起來,從后面摟住她,閉上眼睛,嗅著她枕邊長發的芬芳,聲音倦怠低沉。

“我已經好多年,沒睡過好覺了,摟著你睡覺的感覺,真好。”

殷梓瑜周身又是一顫,忽然很想問,這些年,他為何從來沒睡好,但這個好奇,她又硬生生地壓了回去。

她繃緊身體,戒備地推搡他。

“陸千琪,我和你沒有任何關系了!況且現在我們已經都是成年人,你這樣抱著我,是什么意思?當我是那些隨便的女人嗎?”

陸千琪的聲音越來越低,似夢中囈語,“在你真正嫁給我之前,我不會碰你……”

殷梓瑜的心口,忽然有一個地方塌陷了下去。

身后傳來陸千琪沉穩綿長的呼吸,還有他身上專屬的男性味道。他身上的氣息,她再熟悉不過,即便相別多年,依舊沒變。

殷梓瑜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睡著的,她醒來的時候,唇角還帶著一抹微笑,好像昨晚做了一個含糖量極高的美夢。

又是一夜好眠,真的好舒服。

她剛要伸個懶腰,忽然想起來,陸千琪在身邊,生怕吵到他趕緊忍住,回頭看向身后……

當看到身側一片空蕩,她唇角的微笑,一寸一寸凋零,心口里的熱度也一點一點冰涼。

身側的位置,規整無痕,一點都沒有睡過的痕跡。

她忽然困惑了,難道昨晚他根本沒有在這里出現過,一切都只不過是她做的一個夢?

又或者,這兩天都只是夢。

他根本沒有回來,也沒有在她身邊出現過。

心里忽然一下子空了下來,好像失去了所有支撐,整個人都不好了。

殷梓瑜趕緊奔下床,沖出房間,一路跑下樓。

樓下的餐廳里,傳來喬輕雪的聲音,“笑笑,你起來了,過來吃早餐,小王子親手做的英式早餐,味道非常好。”

殷梓瑜抬頭看向餐廳的方向,陸千琪坐在餐桌前,正笑意融融地望著她,還說了一句。

“昨晚睡得好嗎?”

殷梓瑜肩膀一顫,想到昨晚倆人又是同床共枕而棉,不見臉頰發熱。

“不好!一點都不好!”殷梓瑜生氣地喊了一聲,轉身跑回樓上,將自己關在房間里,眼眶漸漸有些濕了。

她討厭極了這種感覺。

也怕極了這種感覺!

“既然走了,為什么又要回來!為什么又來糾纏我!”
澳门新匍京35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