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言情小說 >天價寵兒:總裁的新妻 >第1751章 055:我和誰訂婚?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宋體楷體黑體
字體大小:
+16-
頁面寬度:
+1000-
【章節報錯】

第1751章 055:我和誰訂婚?

?第1751章055:我和誰訂婚?

陸千琪終于出院了。

他終于可以滿血復活了。

陸千琪雄赳赳去了學校,第一件事就是用眼神凌遲坐在座位上的殷笑笑。

不不不!

笑笑只是小名,她現在已經更名叫殷梓瑜。

殷梓瑜!

陸千琪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只要是和笑笑有關系的東西,不管好與壞,都看不順眼。

現在格外覺得,殷笑笑這么些年新改的名字殷梓瑜簡直難聽死了。

還不如討厭的“笑笑”名字,好入耳的多。

尤其在陸千琪看到她和身邊的杰林斯,有說有笑的樣子,便氣得胸腔飽滿。

這個女人不是有男朋友?

不是那個人渣霍明豪嗎?居然還在勾三搭四!

她怎么這么不檢點!

陸千琪大步從笑笑的身邊走過,甚至在途徑她桌子的時候,還用力踹了一腳。

殷梓瑜驚了一跳,早就看到陸千琪的到來,故意裝作沒看見,而這小子居然用踹桌子的方式引起她的主意。

她莞爾一笑,故意揚高聲音說,“我幫某人有了機會和心上人獨處,不但不感激我,還想報復我!”

陸千琪的背影一滯,沒說話,徑自去了自己最后一排的座位。

前面的珍妮,也身體一僵,沒說話。

明天就要期末考試了,現在大家渾身戒備,全副武裝備戰,哪有時間考慮這些東東。

袁老師一如既往的嚴厲尖銳,看陸千琪的目光也是充滿不喜歡。

但袁老師今天的心情很好,因為就要期末考試了,她不喜歡的那位二世祖,就要離開她的班級了。

袁老師依舊穿著體恤衫,遮住她傲人的上圍,每次上課的時候,也不敢動作幅度太大,生怕被惡魔陸千琪又挑出什么毛病來。

她至今還記得陸千琪剛來學校對她說的話“為人師表”!

袁老師暗暗咬牙,忽地笑了,“明天就要期末考試了,今天早點放學回家休息,大家全精神備戰!能和你們在一起一個學期,老師是很高興的!但對于有一些注定被擠出A班的人,老師也不惋惜,因為你們平時不用功,注定會被擠掉的下場!”

陸千琪冷冷瞥了袁老師一眼,傻子都聽得出來,袁老師在指桑罵槐。

葉帆雨小聲問陸千琪,“準備的怎么樣了?你這么多天沒來上課,到底怎么了?”

陸千琪遞過去一記蕭殺的眼神,葉帆雨只好不問了。

這么多天,他每次問及陸千琪到底哪里受傷,都會被眼神殺個血光四濺。

“準備的不怎么樣!但是覺得也應該差不多!”陸千琪云淡風輕道。

葉帆雨對他豎了個大拇指,“夠淡定,夠霸氣!”

“必須!”陸千琪傲氣抬眸。

他陸千琪,從來不會隨意被人看不起!

那些看不起他的人,都等著啪啪打臉吧!

放學的時候,珍妮遞給陸千琪一個筆記本,告訴他上面有重點,最好回家的時候看一看,對明天的考試有幫助。

陸千琪剛接過筆記本,就聽到了殷梓瑜不陰不陽的聲音。

“有句話怎么說來著,平時不努力,臨陣抱佛腳!”

殷梓瑜沒有回頭看陸千琪青黑的臉色一眼,彎起杰林斯的胳膊,一起往外走,還笑著說了一句,“我們快走吧,別打擾人家濃情蜜意!”

珍妮深深低下頭,倉惶轉身,拿了書包跑出班級。

陸千琪捏緊手里的筆記本,咬牙,“該死的女人!”

殷梓瑜走出校門的時候,珍妮攔住了她,“我有話,想對你說。”

殷梓瑜看了珍妮一眼,笑了笑,態度友善下來,“什么事?”

“我我……”珍妮醞釀了很久的話,一時間又說不出口了。

“珍妮,我還有事的,你有話快點說。”殷梓瑜雖然看到陸千琪和珍妮在一起的畫面不舒服,但是面對珍妮,還是挺友好。

“我我我……我和陸千琪是清白的!”說完,珍妮臉頰紅透,趕緊轉身跑了。

殷梓瑜愣在原地,身邊的杰林斯催促她幾聲,她也沒有反映。

杰林斯一笑,“我說你,不會是喜歡上陸千琪了吧?”

“怎么可能!我有對我千依百順的男朋友!”

“說來奇怪,他今天怎么沒來接你?陸千琪住院那幾天,天天跑來接你。”杰林斯向著四下看看,周圍都是回家的同學。

殷梓瑜咬了咬貝齒,“那個沒出息的東西,知道陸千琪回學校了,就不敢來了!”

杰林斯噗哧笑了,“雖然有點孬,好在他對你好。”

殷梓瑜拉著杰林斯上了自家的車,車子緩緩開走。

學校門口的同學們都議論紛紛,都在說這個新來的迪麗雅,作風很不好,有男朋友,還在勾搭男神杰林斯。

同時,他們又說,那杰林斯也是好脾氣,對誰都和顏悅色的,也不在乎迪麗雅是不是有男朋友,依舊和她十分親近。

陸千琪站在學校門口,聽到這些議論,臉色風雨欲來。

他真的好生氣,卻沒有發泄的出口。

喧雜的人聲,漸漸安靜了下來。

因為五輛黑色的加長豪車,忽然氣勢煊赫地停在校園門口,那陣仗那氣勢,就好像帝王出巡。

大家趕緊化作鳥獸散,不用看車牌號,也不用去看車內的人是誰,大家就知道,正是那黑道地王來接他家的第一千金放學了。

自從發生了蔣明峻放學拐跑席關關的事后,席初云每天都陣仗霸氣地來接席關關放學。

他這樣做,第一是嚇跑那些對席關關有意的男生。

第二,也是為了告誡席關關和那些同學,席關關身份不同。

陸千琪站定腳步,身后便傳來陸凝和席關關小聲說話的聲音,這一次席關關沒有多年不變地看到陸千琪,便脫口喊一聲“小王子哥哥”。

而是非常安靜地,走到陸千琪的身邊,仰頭望著陸千琪的高度,輕聲對陸千琪說。

“我聽說,你要訂婚了。”

“訂婚?”陸千琪一愣,“我怎么沒聽說。”

席關關琥珀色的眸子,染上一層悲傷,“我要恭喜你了,我的小王子哥哥。”

陸凝捂著嘴巴,不敢讓人知道,這個秘密是自己泄漏的,但見陸千琪的臉色還好,心口總算稍稍放了下來。

陸千琪好笑道,“我和誰訂婚?”

席關關沒有說話,默默地上了席初云的車,安安靜靜地離去了。

陸千琪心口一沉,他看到了席關關入骨般傷心的眼神,猶如深秋飄落的樹葉,被掐斷了維持生命的靈魂……
澳门新匍京35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