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言情小說 >天價寵兒:總裁的新妻 >第1494章 1494:石沉大海無蹤無跡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宋體楷體黑體
字體大小:
+16-
頁面寬度:
+1000-
【章節報錯】

第1494章 1494:石沉大海無蹤無跡

?第1494章1494:石沉大海無蹤無跡

殷凱去找席初云。

大家都知道,宋晴洛一直纏著席初云,想找到宋晴洛,席初云是唯一線索。

席初云陪著慕容蘭正要出院。

傭人在收拾病房里的東西,席初云攙扶慕容蘭,剛要出門,殷凱忽然闖了進來。

“宋晴洛在哪里。”殷凱單刀直奔主題。

席初云微凝眉,“你找她做什么?”

“這你不用問,你只管告訴我,宋晴洛現在在哪里。”

席初云忽然笑了,“我想起來了,殷少現在應該是認祖歸宗了吧。”

“我姓殷!”

“既然你姓殷,找宋晴洛做什么?”

“……”

殷凱慍惱,他本就不愿意提及自己身世這件事,席初云竟然在他心口戳刀子。

“她現在到底在哪里!”殷凱聲音拔高。

慕容蘭偏頭望著席初云,她也很想知道,宋晴洛被席初云如何處置了。

自從上次見了宋晴洛之后,再沒見宋晴洛來過,席初云也再沒有提及過宋晴洛,她本來想問,卻又不想提起那個影響心情的人。

“我不知道。”席初云淡淡道。

“你怎么會不知道?她那么執著地纏著你,除了你,還有誰會知道她現在的下落!”殷凱不耐煩了。

在殷凱的心里很清楚,之前宋晴洛利用米米,差一點害慕容蘭小產,宋晴洛和席初云之間算是結仇了。席初云這個人向來心狠手辣,宋成安也是擔心席初云對宋晴洛不利,才會央求殷媽媽讓殷凱來找宋晴洛。

因為之前殷凱和陸羿辰,也算和席初云不謀而合聯手,在一些問題上,席初云不會真正為難殷凱。

席初云還是淡淡笑著,“我真的不知道。”

殷凱收緊藍色的瞳孔,“之前有人見到過,她來找過你。”

席初云不否認,“確實,她來找過我!就在這家醫院,我對她說了很決絕的話,她再沒有來找過我。”

“你說了什么?”

“我說……”席初云低頭看向懷里的慕容蘭,臉上的容色溫情了下來,“我的心里只有小蘭和孩子,再容不下其她人,讓她不要再浪費時間和精力。”

慕容蘭心意觸動,目光柔軟下來,輕輕依靠在席初云的懷抱里。

席初云寬大的懷抱,可以完全包裹住嬌小的她,兩個人現在就像密不可分的連體嬰。

殷凱又用力盯了席初云半晌,見他面色無異,只好相信了。

殷凱轉身離去。

慕容蘭小聲問席初云,“你真的只是說了狠絕的話,打擊到她,她才不再來了嗎?”

她的心里,還是有一些小小的擔憂。

憑借她對席初云和宋晴洛的了解,應該不會這么輕易就解決所有問題。

席初云笑著頷首,“是的!”

慕容蘭抬著明澈的眸子,見他依舊云淡風輕地笑著,只好也選擇相信了。

在離開醫院時,慕容蘭又去看望康喬。

席初云站在康喬的病房外,看著病房內的慕容蘭,他聲音很低地問身后的于奉天。

“宋晴洛的事情,處理的干凈嗎?”

“少爺,石沉大海,無蹤無跡,絕對干凈利索。”于奉天低著頭,看不清楚臉上的表情,聲音低沉。

“好!”

康喬還是不吃不喝,只顧著哭,慕容蘭安慰了康喬一陣。

“就算你不為了自己著想,也要為了孩子想想,你這樣子怎么能照顧好孩子!你現在是媽媽了,要學會堅強,才能給孩子撐起一片天空。”

康喬漸漸止住了哭聲,看向在搖籃里不舒服踢騰的小寶寶。

慕容蘭讓傭人看看孩子,原來是小寶寶尿濕了,才會不舒服鬧情緒。

慕容蘭將自己的電話號碼留下,又讓一個傭人留下來照顧康喬。

“你有什么需要幫助的,可以隨時給我打電話。”

“真的……太謝謝你了席太太……”

“別這樣說,我也是做媽媽的人。”她拍了拍康喬的肩膀。

她看到康喬,就是看到了多年前的自己,那個時候她多么希望能有一個人幫幫她。現在她成為有能力幫助別人的人,總要施以援手,才能撫慰多年前心底的創口。

慕容蘭和席初云回到家里,華姨便迎上來,一邊高興慕容蘭終于平安出院了,一面又憂心忡忡。

“少奶奶,珍妮小姐一直不吃飯,已經瘦的不成樣子了,快想想辦法吧。”華姨道。

“你怎么才告訴我!”慕容蘭趕緊上樓。

“你小心點,才剛剛出院。”席初云趕緊追上來,攙扶住慕容蘭,生怕她再有一點點閃失。

“珍妮那么小的孩子,一直不吃飯,會影響身體的!”慕容蘭加快腳步,席初云趕緊拽住她,讓她放慢下來。

“我知道你擔心珍妮!可憐她沒有父母了,我也很擔心珍妮!可是你就算你著急,她還是不肯吃飯。”

“所以我們要像父母一樣疼愛她。”

席初云無奈輕嘆一聲,“我現在真的拿你沒辦法!還有四個月,一百二十天,我希望你就是忍,也要忍的安分一點,保護好肚子里的小寶寶。”

“我知道啦!”

第一次發現,他竟然有這么啰嗦的一面。

推開珍妮的房門,就看到珍妮小小的身影,站在窗子前向外看。

窗子明明遮擋著薄紗窗簾,外面什么都看不到,只有柔和的陽光灑落進來,她還是一眼不眨地看著外面,就好像在等待著什么似得執著。

“珍妮……”

慕容蘭心疼地呼喚一聲,難道這個可憐的孩子,在等待自己媽咪從窗外再回來嗎?

珍妮一點反應都沒有。

慕容蘭走過去,從后面擁抱住珍妮,這才發現這個孩子已經瘦弱得皮包骨一樣讓人心疼。

慕容蘭想到瘦弱得弱不禁風的塔麗,更是心口如針扎。

“珍妮,你怎么不吃飯呀?不吃飯,就不會長身體,會缺乏營養的。”慕容蘭放軟聲音,緊緊抓住珍妮瘦小的小手。

珍妮還是不說話,依舊盯著窗口的方向看。

“陽光會刺激眼睛不舒服,我們先不要看了,阿姨帶你去吃點東西。你想吃什么?告訴阿姨……”

珍妮還是不說話,乖巧地任由慕容蘭牽著,像個沒有感知的洋娃娃一樣安靜。

慕容蘭讓華姨準備了一桌子的飯菜,而且每一樣飯菜都拼接成小孩子喜歡的卡通圖案,希望這樣能增強珍妮的食欲,可珍妮望著桌上的飯菜,就是一點感覺都沒有。

“珍妮,要不要先喝一口米粥?華姨做的粥,很香很香,關關妹妹最喜歡吃了,每次都能吃兩大碗。”

關關坐在對面,抓著筷子大口朵頤,從來不知道胃口不好是什么東東。

“好吃,好吃,我還要吃兩個!”

關關笨拙地伸出兩根胖嘟嘟的手指,擦了一下嘴角殘留的米粒,樣子十分可愛又軟萌。

慕容蘭忍不住笑,“你就不要吃了!幾天沒見,你又胖啦!”

關關委屈地扁起嘴,大眼睛里噙滿水盈盈的霧氣,“我還沒有吃飽,我好餓。”

席初云瞬時心軟,趕緊讓人再給關關盛飯,“她吃不飽,睡不著覺。”

“還是爸爸最好,讓關關吃飯飯。”關關當即笑逐顏開,大眼睛彎成月牙,“媽咪不好,不讓關關吃飽肚肚。”

慕容蘭忍俊不禁,但看向身邊對飯菜毫無感覺的珍妮,一陣揪心。

“珍妮,你看關關妹妹吃的那么香,我們也吃一口好不好。”

“我們就吃一口,你嘗一嘗味道,不好吃再吐掉。”

珍妮總算張開小嘴了,可飯菜剛到嘴里,當即惡心吐了出來。

珍妮站起身,深深低著頭,抱歉地對慕容蘭鞠個躬,虛弱的站都站不穩,一個搖晃就栽倒在地上。

慕容蘭趕緊要抱住珍妮,席初云已經搶先一步將珍妮抱起來。

一抱到懷里,席初云心口咯噔了一下,這個比關關大三歲的孩子,竟然輕飄飄如紙片,大致只有胖關關一半的體重。

珍妮昏了過去。

趕緊找來醫生給珍妮輸液,正是因為她不吃不喝嚴重營養不良,才會昏倒。

慕容蘭央求醫生快點想想辦法,醫生搖搖頭。

“這么小的孩子得了厭食癥,心靈上是受到了很大的創傷,才會導致。或許,給她換一個生活環境,情況可能會好轉一些。”

“換一個生活環境?”慕容蘭迷茫了,“她還這么小,除了我們,沒人會照顧好她。”

“這里是她媽咪自殺的地方,她忘不掉那天晚上發生的一切,才會造成這么嚴重的反應。”醫生道。

慕容蘭守在珍妮的床畔,看著珍妮蒼白骨瘦的小臉,一陣心疼。

關關悄悄溜進來,手里還拿著一個面包在啃。

“關關,不是剛剛吃過飯?怎么還吃?”慕容蘭拉著關關到身邊。

“媽咪,面包好好吃哦,你吃嗎?”關關眨著清澈的大眼睛。

慕容蘭搖搖頭,“媽咪不吃。”

“那么關關全部吃光了哦。”關關一口將整個面包都塞到嘴里。

“……”

慕容蘭無語,搖搖頭。

關關抓住珍妮的小手,她胖嘟嘟的小手,和珍妮瘦弱的小手,成為極為鮮明的對比。

“珍妮姐姐,起床啦,我們一起去玩,好木好?”關關小聲呼喚。

“關關聽話,珍妮姐姐病了,需要休息,我們不要吵到珍妮姐姐。”

關關乖巧點頭,接著又扁扁嘴,“還是小王子哥哥好玩,他從來不生病。”

慕容蘭忽然眼前一亮,她知道如何讓珍妮的情況好轉起來了。
澳门新匍京35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