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言情小說 >天價寵兒:總裁的新妻 >第1465章 1465:他的道歉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宋體楷體黑體
字體大小:
+16-
頁面寬度:
+1000-
【章節報錯】

第1465章 1465:他的道歉

?第1465章1465:他的道歉

林世軍萬分驚恐地望著席初云。

他一直覺得自己隱藏的很好,依附在宋成安的身后,做盡唯唯諾諾的樣子,奴顏婢膝像足一條忠心走狗。

可沒想到,席初云竟然早就看穿他的目的,將他了如指掌。

他還是不相信,“云少……是從什么時候開始,懷疑我?”

席初云輕緩地勾起唇角,笑靨平和又淡靜。

“小蘭和宋秉文離婚之后,住到席家,甚至更早,我就已經注意林長老了。林長老聯合幾位長老,一同住到席家,明著是為了阻止小蘭嫁給我,實則是為了探明關關的秘密。”

“可你和幾位長老在席家住了那么久,我也試著給過你機會,你卻沒有執意去打探關關的秘密,只是做足了樣子給宋成安看,那個時候我便開始懷疑你的真正目的。”

林世軍渾身一抖,目光變得愈加恐懼,他沒想到看著平淡又溫和的席初云,果然如傳言中一樣可怕。

在他那一雙琥珀色的淺淡眸子里,早就看穿了一切,卻又全數隱藏在波瀾不驚的表象之下,讓人難以掌控。

“林長老在暗中受宋成安要挾,幫宋成安辦事,卻又不盡心盡力而為,做出一副左右為難無能為力的樣子,其實你的真正目的就是為了,挑撥我和宋成安之間的矛盾,讓我們之間的矛盾徹底激化,斗個兩敗俱傷。”

“俗話說,兩虎相斗必有一傷,你就等著坐收漁翁之利。”

席初云抬起手,緩緩將密碼箱闔上,“嘀嘀”兩聲,密碼鎖成功鎖緊。他將箱子放在一旁,目光居高臨下地睥睨癱在地上的林世軍。

“林長老,你輸了!”

席初云像個王者一般宣布。

林世軍搖晃一下,更癱軟地躺在地上。他望著天花板上輝煌明亮的水晶吊燈,目光空洞下來。

“原來,云少故意制造墜海失蹤整件事,便是讓大家都以為你死了,好讓我原形畢露。”林世軍道。

“狡兔三窟,你躲在洞里太久了,若不是確定真的可以出手了,你還會按兵不動,我得幫你一把。”席初云輕笑一聲,坐在一側的沙發上,威儀的像個帝王。

“沒想到,陸羿辰和祁少瑾,也都成了云少手里的棋子。”林世軍哂笑一聲。“若不是有陸羿辰和祁少瑾對付宋成安,讓宋家也選入一片混亂,我怎么會這么快出手!”

“若不是有他們幫你將關關救走,我怎么會失手!!”林世軍忽然吼了一聲。

“這就是天命所歸!”席初云眸色疏冷下來。

“帶下去!”

席初云的聲音,兀地充滿殺氣。

“剩余的各位長老,已經趕到,林長老就等待席家對你的宣判吧。”

膽敢覬覦席家當家人的位置,還對他席初云的女人孩子下手,這樣的人,豈能輕饒。

林世軍瞬間面如死灰,他已經嗅到死神降臨的味道,整個人都呆傻了。

他篡位證據確鑿,而這個時候,也正是樹倒猢猻散,其他幾位長老肯定拿出更多的證據給他定罪,以好明哲保身。

一直站在角落里的塔麗,忽然沖上來,攔住在林世軍的面前。

“云少,一切都是我逼迫林長老做的!他是無辜的!都是我和席子皓的計劃,他也是被我們脅迫!”

席初云和慕容蘭都沒想到,這個時候,塔麗竟然跳出來承擔一切。

席子皓已經死了,自然死無對證。

站在門外的幾位長老,紛紛翹首向著大廳看來。

在他們忐忑不安的心里,發現事情已經有了轉機,臉上的神色都有了一些緩和。只要林世軍沒事,那么他們也不用擔心,被林世軍反咬一口,只要順水推舟,大家都可以相安無事,何樂而不為。

現在席初云雖然回歸了,但在他不在的日子里,很多堂口和人馬都已經被他們幾位長老聯合掌控,只要他們沆瀣一氣,席初云即便想殺林世軍,暫時還是沒有辦法的。

“是席子皓,覬覦當家人的位置,才會要挾林長老協助!林長老一直不肯,是我們威逼他就犯的!”塔麗大聲道。

門外的幾位長老,互相投遞一個眼神,便有人弱弱開口。

“沒想到,席子皓賊心不死,竟然做出這種事。”

“原來林長老也是被脅迫的!雖然有過,但罪不至死了。”

“……”

他們的議論聲,清晰傳入席初云的耳畔,席初云的臉色瞬時冰封萬里。

林世軍死寂的臉上,也終于有了一些緩和,顫聲開口。

“云少!塔麗說的沒錯!我是被席子皓威逼的!我真的是無辜的!”

林世軍當即反口,撇清自己的罪過。

席初云的臉色,愈加冷沉。

慕容蘭喝了一聲,“塔麗!你還要幫林世軍!”

塔麗抓緊自己的拳頭,“子皓已經死了……我沒必要再說謊,害更多的人!我愿意為子皓承擔一切的罪過,任由席家處置!但是……林長老既然是無辜的,還是從輕發落吧。”

塔麗緩緩閉上自己的眼睛,深吸一口氣,回頭看向林世軍。

在她碧色的眼睛里,充滿了哀求和期望。

她希望,幫林世軍承擔下來一切,能讓林世軍最后放了珍妮,她愿意用自己的性命換珍妮安然無恙。

塔麗愈加覺得,愧對自己的孩子,心口酸澀的難受。

“塔麗,你覺得你這樣做,是對的嗎?”慕容蘭道,“林世軍害了那么多的人,若不是因為他,席子皓也不會死……”

“我說的都是實話,我沒有說謊!”塔麗口氣堅決。

席初云漸漸收緊眼角的余光,眸色銳利。

門外簇擁的幾位長老,臉色上漸漸浮現笑容,七嘴八舌地道。

“這件事,還真復雜,可要好好調查!”

“是啊!席家家族最近事端不斷,不能讓任何一調蛀蟲逃脫!”

“既然林長老不是罪魁禍首,我們還要從長計議。”

“……”

席初云的鐵拳緩緩抓緊,之后又緩緩放開。

林世軍緊張非常地望著席初云,面色糾結在恐懼和希望重現之中,不出哆嗦。

“塔麗……”

席初云站起來,緩步走向塔麗。

他高頎的身體,高出塔麗很多,讓塔麗倍覺壓迫。

“在你承擔下一切之前,我覺得你有必要見一個人。”席初云緩聲道。

塔麗一皺眉,不清楚席初云說的那個人是誰。

席初云的視線飄向外面,外面的人漸漸讓出一條路,一個男人帶著一個小女孩,走了進來。

塔麗猛地瞪大碧色的眸子,所有的堅持瞬間崩潰。

“珍妮……”

塔麗撲上去,一把將珍妮緊緊抱在懷里。

林世軍見到珍妮,整個人都凌亂了,他更沒想到,帶珍妮走進來的人,竟然是喬沐風,一個從來和席家家族沒有任何交集的人。

喬沐風見珍妮回到了塔麗身邊,對席初云道。

“我該做的,做完了,我便走了。”

席初云和喬沐風互相點下頭,喬沐風便轉身而去。

“珍妮,珍妮,媽咪的珍妮……”塔麗更緊抱住懷里的珍妮,淚水彌漫開來。

珍妮不說話,很安靜,猶豫地抬起小手,輕輕擦拭塔麗臉蛋上的淚珠。

塔麗的心房,一下子就碎成無數片,淚水更加噴渤。

“媽咪對不起你,我的孩子,我的寶貝……”

珍妮的到來,讓林世軍的希望徹底破滅,塔麗也再不會因為珍妮的安危,幫林世軍承擔一切罪責。

所有長老也都害怕了,紛紛拿出證據指證林世軍,撇清自己的嫌疑。

席初云的臉上,漸漸浮現了一層淺薄的笑意。

林世軍癱軟成一灘泥,最后被人拖了出去,嘴里最后只呢喃了一句。

“原來,一切都在云少的掌控之中。”

慕容蘭見林世軍被帶下去,連掙扎反駁的余地都沒有,也跟著笑了。她偏頭看向身邊的席初云,這個她交付一輩子的男人。

這個男人,要么不出手,一旦出手絕非讓敵人毫無反擊之力。

他編織了假死的陷阱,就是為了引誘林世軍出手,將林世軍徹底鏟除。

只是……

“你居然忍心,害我傷心這么久。”

雖然愛他,但是也接受不了,他居然將她也一同算計在他的計劃里。

“你難道就不怕,我會為你痛得碎了心?”

慕容蘭有些嘆息,在這個男人的眼里,自己的地位,終究是薄弱的,他根本不懂得心疼她。

可即便如此,她又能怎么辦,誰讓她那么愛他。

慕容蘭還是欣慰地抱緊席初云,雖然心口有些冷,但最開心的就是他還活著,且安然無恙的回來。

席初云也抱緊慕容蘭,手指從她的長發中拂過。

“為了整個計劃逼真,我不得不瞞著你。”

席初云的聲音沉吟稍許。

“小蘭,對不起。”

慕容蘭驚愕抬頭,“你說什么?”

她一定聽錯了,如席初云這般驕傲又尊貴的人物,怎么會對別人道歉。

席初云抱緊她,讓她緊緊貼在他心口的位置。

“我說,對不起小蘭,害你為我擔心傷心。我不想解釋,但是還想對你說,為了關關,為了我們即將出生的孩子,我必須這么做。”

“只有肅清整個席家,我才能保護好關關,還有你。關關的身份秘密,終究會在席家掀起一場風波,若這場風波,是我設計,那么便會按照我的方向發展,我才能掌控一切,保護好關關。”

他的解釋和道歉,將慕容蘭心里的冷冰,瞬間融化,

他能降低身份道歉,便是最大的改變。

慕容蘭踮起腳尖,勾住席初云的脖頸,主動吻上他的嘴唇……
澳门新匍京35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