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言情小說 >天價寵兒:總裁的新妻 >第956章 956:不貞潔的女人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宋體楷體黑體
字體大小:
+16-
頁面寬度:
+1000-
【章節報錯】

第956章 956:不貞潔的女人

?第956章956:不貞潔的女人

顧若熙猛抽一口涼氣,痛得渾身不適。

她趕緊鼓起勇氣站穩,看著眼前那一張張帶著憎恨鄙夷的蒼老臉孔。

席老拄著拐杖,緩緩站起來。

“誰說我女兒腹中懷著的是孽種!”席老斷喝一聲。

幾位老者雖然畏懼,但更義正嚴詞。

其中一位,將化驗單,直接摔在席老的面前。

“這是懷孕月份的化驗單!她已經懷孕將近四個月,和云少訂婚的時間,完全不吻合。”

席老心頭重重一沉,最害怕的一天,終究還是來了。

“我女兒和初云早就相識,單單一張懷孕月份的化驗單,根本說明不了什么。”席老惱喝一聲。

“看來席老今天打算護短了!”幾個老頭子,顯然有備而來,對席老的矢口否認,并不驚慌。

“我照實闡述,何來護短一說!誰能證明,單單懷孕月份的化驗單,就說明我女兒腹中的孩子,不是初云的!”

顧若熙心驚地看著面前的一張張臉,看著他們對峙的面紅耳赤,心口跳動的愈加厲害。

那一種不好的預感,也越來越加強烈。

席老的目光收緊,透漏出霸氣的威懾力。

但那幾位老者,更是理直氣壯,絲毫不被席老的威嚴震懾,即便心里有些膽怯,他們證據確鑿,也不怕席老狡辯不承認。

“席老將自己的女兒保護的很好,自從和云少的婚禮取消后,就沒人見到她在人前露面過!而但凡有你女兒的新聞被狗仔偷拍到,你也悄悄動用關系將所有的新聞收買下來。”

顧若熙沒想到,自己的爸爸,在背后為自己做了這么多。

一個骨廋的老者,忽然拿出一沓沓的照片。

那照片上,皆是顧若熙和陸羿辰在一起的照片,看上面的畫面,已經是很久之前了,但時間段,也正是在和席初云解除婚禮之后。

“照片上的日期清清楚楚,席老作何解釋?”老者質問道。

席老的臉色抽緊,唇角嚅動了一下,道,“他們曾經有一段婚姻,還有一個孩子,見面也無可厚非,被人拍攝下來,想傳一些緋聞,便是心機不軌。”

“到底是我們子虛烏有,還是席老刻意隱瞞,席老心里比誰都清楚!”

“夠了!你們今天來,就是說這些事的嗎?我的女兒,我自己會管教,不需要你們來強加干涉!畢竟小童之前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世,有自己的生活和婚姻,很正常!初云都不介懷,你們也沒必要用這件事強人所難!”

席老徹底惱怒了。

大家一時間都不說話,互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在席老面前,這群長老還是很畏懼的,但是他們身負守護席家家規的責任,他們是最公正且最嚴謹的一群人,他們的一致投票,連席家當家人都能易主。

混淆席家血脈這件事,絕對不能輕易放過!

席老臉色很難看地從那群老者身上一一走過,“這件事我會調查清楚,給各位一個合理的說法!各位老先生連夜趕來,也很疲倦了,還是早早回去各自家里休息吧。”

這群老者,都是身在各地,有的在國外,今天能湊得這么齊,想來也不會輕易罷休。

席老心里都清楚,但逐客令必須先下達,才能為顧若熙爭取一些時間。

“奉天,還不送客!”席老低喝一聲。

于奉天趕緊上前,恭敬地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有的老者,有意出門,但有的人,還站在原地。

忽然,其中一個有些發福一直都沒開口說話的老者,笑盈盈地從懷來拿出一個檔案夾,從里面拿出來一張紙,放在桌子上。

“這份化驗單,足以證明一切,就不勞煩席老親自調查了。”

眾位低頭一眼,有人發出驚詫聲,“親子鑒定!”

顧若熙也是臉色煞白,不明白那是哪里來的親子鑒定,想要過去看一眼,自己的雙腳已經沒有力氣,石化一般定在原地。

席老惱怒地拿起化驗單一看,“上面寫的什么?”

席老的眼睛瞇起來,他眼神一直不太好。

于奉天接過單子,幫席老看。

“回老爺,是一份關于胎兒羊水的親子鑒定。”

那個發福的老者,依舊笑盈盈地道,“這是顧小姐腹中胎兒,和云少的親子鑒定,上面清清楚楚寫著,不是親生關系。”

大家都七嘴八舌地議論起來。

“早就說,不是云少的孩子!”

“居然真的混淆席家血脈!懷著別的男人的孩子,嫁入席家,成為席家的當家主母,這還了得!”

“席家是大家族!勢力龐大,家族家規嚴謹,怎么能容得下這么不貞不潔的女人!”

“尤其腹中孽種,斷不能留!”

顧若熙的身體已經站不穩了,顫抖著差點跌倒,趕緊攙扶住一側的椅子。

“一派胡言!這份鑒定從哪里來!”席老一把將鑒定單子撕個粉碎,拋了出去。

那個發福的老者,繼續笑著說,“鑒定的結果不會有假,席老說是一派胡言,豈不是強詞奪理?”

“這個結果從何而來?我女兒從來沒被人取過羊水,怎么會有這樣的鑒定!你們該不是為了打壓我,故意弄出來一份假冒的鑒定來騙人!我已經金盆洗手讓權,你們也沒必要再玩這一出!”

“席老這么說,就是冤枉我們了。我們也是為了維護席家的規矩,才千里迢迢趕來,與席老商議一個解決問題的結果。”

“我們沒想到,席老這么袒護自己的女兒!”

“置席家家規于何處!”

幾個老者很是心痛地互相一句一言。

顧若熙心跳的厲害,雙手更緊護住自己的肚子,不管如何,她都不允許任何人傷害自己的孩子。

席老已經無話可說,畢竟證據確鑿面前,自己說什么都是多余。

“我不會同意你們對我的女兒做任何事!你們別忘記了,有上一代家主的遺言在,她的身份,誰都不能動她!”席老道。

“席老,家規就是家規!她不守婦道,怨不得旁人!”

顧若熙的掌心滲出一層黏膩的汗水,張嘴要為自己反駁,卻不知該說什么。

“先處決她腹中的孽種,我們再商議如何處置這個不貞潔的女人!”幾個老者憤然指向顧若熙。

席老氣得渾身顫抖,還是拄著拐杖站在顧若熙面前,將顧若熙護在身后。

“我看誰敢動我的女兒!”

顧若熙心口柔軟下來,望著擋在自己面前,父親蒼老的背影,眼眶一陣滾熱。

“爸爸……”她發出沙啞的聲音。

“小童,不用怕,有爸爸在。”席老回頭,柔和的聲音,充滿身為父親的疼愛。

顧若熙心頭更加發酸,尤其看到父親明明已經被氣得沒有力氣,拄在手里的拐杖都在不住顫抖,更是心痛如絞。

自己的父親,已經不如原先那般強大。

他已經生病了,已經老了。

怎么忍心,這個時候,還躲在父親的身后,接受父親的保護。

她應該保護父親啊,不讓父親被那一群拿著家規說話的老者,用審視的目光玷污父親的尊嚴。

顧若熙向前一步,站在父親的面前。

“小童!”

“一張紙,就說明我腹中的孩子是孽種,那么我想問問各位,什么叫孽種?”顧若熙的眸子涼漠下來。

幾個老者哂笑一聲,有人道,“懷著別的男人的孩子,嫁入席家成為當家主母,想用你的孽種混淆席家血脈,倒是想問問你,是什么居心!”

“我沒有任何居心,我本不想嫁給席初云,也不想做你們的當家主母!”顧若熙冷聲道。

幾位老者嘩然,“她居然說不想嫁給云少!不想做當家主母。”

“席老,你女兒居然說出這種話!你是怎么教導女兒的!忽然取消婚禮,已經于禮數不合,但念在席老對席家勞苦功高,我們也都通融了席老的出爾反爾!”

“原來令嬡并不想嫁入席家,先前還答應結婚,最后又悔婚。”

這幾個老頭子,又開始議論紛紛。

“云少是我們席家的當家人,居然被一個女人如此耍戲,豈能縱容!”

“孽種必須打掉,然后嚴懲這個女人!”

“席家的家規,不容任何人褻瀆,就是席老的女兒,也不可以。”

這幾個老古董七嘴八舌地說起來,圍攏上來,一個個面容憎恨地瞪著顧若熙。

顧若熙嚇得一步步后退,雙手更緊地護住自己的腹部。

“你們有什么資格!你們不可以這么做!”

顧若熙終于倒退到門口,但她知道,今天是逃不掉了。因為那些老者來的時候,帶來很多人手,現在就守在書房的門外。

現在書房里的人,一個都逃不出去。

顧若熙心跳如雷,目光緊緊盯著向著她靠近的老者。

“不想打掉,也要打掉!長老商議的結果,誰都不能違背。”其中一個老者喝道。

席老的臉色繃緊的劇烈顫抖,手中的拐杖也哆嗦的快要拿不穩了。

“老爺。”于奉天擔憂地候在席老身側,卻被一個老者惱喝一聲,于奉天只能規矩地退立一側。

就在這時,身后的門被人推開。

席初云帶著一身秋雨寒氣,疾步匆匆地闖了進來。

顧若熙抬頭看向席初云,當觸及都席初云眼睛中的擔心,她終于找到了救命的稻草。

“若熙。”
澳门新匍京35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