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言情小說 >天價寵兒:總裁的新妻 >第669章 669:殺雞,儆猴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宋體楷體黑體
字體大小:
+16-
頁面寬度:
+1000-
【章節報錯】

第669章 669:殺雞,儆猴

?第669章669:殺雞,儆猴

小王子站在走廊的一頭,手里還拿著一本書。

陸羿辰臉上緊繃的怒意,忽然就寸寸瓦解,目光柔和不少,緩步走向小王子。

他滿身酒氣,眼睛里還泛著一抹通紅。

小王子嫌惡地退后一步,黑漆漆的大眼睛,瞪著陸羿辰,“你和那個女人,在房里做了什么?我有看到她哭著從你房里跑出去!”

“我們什么都沒做。小孩子,不要太關注這些事。”

“我討厭你們,討厭你們大人!討厭你們總是做事不專注!”小王子冷漠轉身。

“……”

陸羿辰無言相對。

鐵拳卻驟然抓緊,不專注的是那個女人,背叛的,也是那個女人!

說好的不離不棄,白頭偕老,她卻半路換了承諾一生的對象。

忽然,他好恨,好恨那個女人。

……

余悅就好像終于得到了什么好機會似的,直接沖向顧若熙,目光鄙夷的好像看到了最低賤的人種似的。

“顧若熙,你這種人,還真叫人佩服。五年前有本事風云A市,五年后還是有本事開疆擴土。如今手腕都玩到黑道世家去了,不得不佩服你的腿怎么劈的那么寬。”

這話簡直不堪入耳!

顧若熙厭惡地抬眸瞪向余悅,臉色都青了。

余悅笑起來,“當年上學的時候,你就不要臉勾三搭四,現在還是老樣子,除了勾搭男人,你還真就沒有別的本事了。看你長得好像小無辜似的,內心怎么就這么丑陋!”

顧若熙抓起面前的香檳,直接潑向余悅。

“啊!”

余悅被潑了滿臉,氣得爆發一聲尖叫。

“虧你還出自名門,嚼舌根罵人也沒點素質!”

“顧若熙!你不就是榜上幾個厲害男人,你有什么好拽的!他們甩你還不是跟玩一樣,當年陸少跟你離婚,一分錢可都沒給你。就像個臭抹布一樣,直接被丟開!”

余悅的聲音拔得很高,在場很多人都聽見了,大家雖然私底下議論紛紛,但搬到臺面上,一個個都只看熱鬧,誰也不敢淌這渾水。

席家,可是這里任何一個人都不敢得罪的。

余悅明顯在踩地雷。

所有人都發現,不遠處的席老,還有席初云的臉色,墨黑如烏云密布。

席初云緩步走向顧若熙,拿起潔白的紙巾,執起顧若熙的手,一根一根幫她將手指上沾染的香檳擦拭干凈。

每一下都那么認真,就好像在擦拭一件最珍視的瓷器。

顧若熙的手指輕輕瑟縮一下,就要躲開,他反而更緊地抓住她的手。

顧若熙沒能逃開,睜著眼睛,看到他琥珀色眸底,淡淡的笑容,還有其中隱藏的一絲寒栗。

她知道,席初云生氣了。

因為余悅。

果然,席初云側頭,目光清淺又明澈地看向余悅,口氣很和緩,給人的感覺卻很涼。

“這個小姐,是覺得自己的家族,強大到可以隨意辱沒我席初云的女人了?”

他的聲音,真的好平靜,就好像在心平氣和跟人聊天一樣。

可余悅卻一口氣哽在喉口處,差點沒喘上來。她的臉色,寸寸慘白。

席初云卻笑了,淺色的眸子,亦如水波般溫柔。

“你叫什么名字?”

誰都聽得出來,席初云這一問,不是對余悅產生興趣,而是……

“回少爺,余家大小姐余悅。”于奉天趕緊回答,手里捧著一個平板電腦,正在用最快的速度查著余悅的全部信息。

“余家?”

“少爺,余家是順通集團,家里有幾個大的港口貿易,家中獨女,父母在國外,在國內和外公居住……”

于奉天直接將余悅的全部信息都念了出來。

余悅的臉色白得更加嚇人,這一瞬間都幾乎沒了呼吸。

“哦。”

席初云聽完,只不堪在意地淡淡應了一聲。

一雙手,還緊緊的,暖暖的握著顧若熙泛著涼意的手指,在眾目睽睽之下,還小心翼翼地將顧若熙臉頰上,被風吹起的一縷發絲別在耳后。

眾人看到席初云的舉止,瞬間明白,他是那么珍視那個女人,也明白那個女人在他心中的位置,絕非一般,絕對不允許任何人再對她有絲毫的怠慢。

看來今日,席家肯定要殺雞儆猴,拿余家開刀了。

果不其然,席初云最后說的一句話,直接決定了一個家族的生死。

“席家最近也想做港口貿易,不管花多少錢,將順通集團收購。”

話落,他看都沒看一眼差點癱在地上的余悅,還有那些震驚不已的人群。

席初云拉著顧若熙,直接離開這里。

“我們……”

顧若熙低聲開口,猶豫一下,接著道,“不用這么……”

趕盡殺絕吧。

“太善良,就給了別人可以傷害你的理由。”

“……”

顧若熙垂下長長的眼睫。

“是不是我一直都太善良了,才會被人覺得我很好欺負。”

才會有那么多的人,總是欺負她,總是左右她?

一直都想堅強起來,強勢起來,可她的性格,為什么總是改不掉?

“我很喜歡你的善良,有我保護你,安心做你自己就好,不需要你來改變。”

他抬起手,輕輕揉了下她的頭,像個大哥哥寵溺小妹妹似的。

顧若熙抬眸,對他燦爛一笑,沒有說話。

晚上,蘇家在海邊準備了一場盛大的焰火。

顧若熙和席初云站在高處的巖石上,面前是護欄。

她的手,輕輕搭在護欄上,看著海面上燦爛的焰火,好像星星墜落,倒影著海水,美得整個世界都絢爛如畫。

海風吹過她的臉頰,長發飛揚。

席初云站在她的身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摟著她靠在他的懷里。

“夜里的海風有點冷,這樣會不會暖一些?”

顧若熙本能躲開,他的手忽然沉了一下,化解了她的抗拒。

她笑著,唇邊總是蕩漾著燦爛的美好。

“這樣的美景,都讓人忘記冷了。”

曾經,她清楚記得曾經,她和陸羿辰約好,會在大婚的晚上,放一場盛世焰火。

他們還相約,會在焰火下,一起慶祝……

可那只能是在夢中才會實現的場景了。

心里深處的傷口,總是無法愈合,但她相信,時間會將一切沉淀。

手放在小腹的位置,她會堅強地面對所有風云莫測,平安將他們的孩子生下來。

“砰砰砰”的火焰,時不時傳來眾人驚艷的歡呼。

站在高處,頗有些高處不勝寒。

借著這里明亮的煙火,她看向不遠處被火光照亮,一張張的面孔。

中午的時候,她離開宴會比較早,沒看到顧宇軒和顧振宏居然也來參加蘇老爺子的壽宴。

許文慧自然也跟著來了,他們一家三口,就站在不遠處的位置,顧若熙的角度,可以清楚看到他們三個人。

自從媽媽離世后,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顧振宏和許文慧。

顧振宏還向著她招招手,滿臉燦笑,堆了一臉的褶子。

顧若熙冷漠別開視線。

那個無底洞,再有牽連,只會將她掏空。

大概是因為白天的事,席初云一直沒有再離開過顧若熙。欣賞完焰火,席初云便摟著顧若熙上車。

“明天早上我們就回去。”席初云道。

“不是為期三天?”能提前回去,顧若熙當然很開心。

“回去好好休息,這種場合,日后能推掉就退掉。”他當然看得出來,顧若熙很不喜歡這樣的場合。

車子剛要開,顧振宏忽然沖上來,不住拍打車窗。

“若熙,若熙,爸爸有話對你說。”

還在自稱爸爸!

也夠無恥的了!

顧若熙看也不看車窗外的顧振宏。

“開車。”

車子沖了出去,顧振宏被遠遠甩在后面,臉色很不好,掃了掃身上被濺上的灰塵,冷哼一聲。

“忘恩負義的東西!當年沒有我,你能活下來!”

許文慧沖上來,用力推了顧振宏一把。

“這點小事你都做不好!席老現在不見你,我們唯一的希望就在那個丫頭的身上了!”

“你放心,這一次,她肯定幫我們!再說了,我們又不是要錢,只是要她幫著跟云少搭一句話。到時候,只要有云少的一句話,我們投資的事,就能敲定了。”

“當日楊舒容都不肯幫你,顧若熙那丫頭更狠心,肯定也不會幫你的!”許文慧道。

“你小點聲!”顧振宏緊張地看看四周,用力拽了許文慧一把。

許文慧趕緊捂住嘴,嚇得臉色都白了。

“爸,媽,你們又在商量什么?”

顧宇軒走過來,狐疑地看著他們神秘兮兮又惶恐不安的臉色。

“我們能說什么,我又沒說什么!還不是說你,這么大了,還不抓緊結婚!”

許文慧有點語無倫次,趕緊推搡顧振宏一把,“我們趕緊走吧,大家都走了,別落后!”

顧振宏趕緊拽著許文慧,逃也似的,倆人拉拉扯扯地就趕緊走了。

顧宇軒擰起俊眉,他的父母,最近都奇奇怪怪的,也不知道忽然哪里來那么多錢,非要搞投資。

搭不上大集團,就到處找關系。

他勸說好幾次都無果,現在也懶得再勸說了。

目光在人群中尋找一下,準確地落在夏紫木的身上。
澳门新匍京35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