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言情小說 >天價寵兒:總裁的新妻 >第632章 632:我們,已經過去了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宋體楷體黑體
字體大小:
+16-
頁面寬度:
+1000-
【章節報錯】

第632章 632:我們,已經過去了

?第632章632:我們,已經過去了

顧若熙一直拿著手機等著席子皓的回復,手機一直安靜。

站在樓梯間,看向窗外。

天色已經黑下來,窗外都是霓虹燈火,閃耀著繁華的夜景。

陸羿辰忽然推開樓梯間的門,高頎的身影,赫然出現。

兩個黑衣保鏢,趕緊擋在陸羿辰面前。

顧若熙心口一抽,有一瞬的想逃,轉而又平靜下來。

她為什么要逃,需要面對的,她再也不會逃避。看著陸羿辰的腳步一步步靠近,攔著他路的保鏢,先還氣勢很強,隨著陸羿辰逼近的腳步,周身縈繞的霸冷,他們也畏怯了,最后讓了路。

陸羿辰高大的身影,在明亮的燈火下,被拉得很長。

待他的暗影,完全籠罩在她身上時,她的心口竟然倏然有暖意淌過。

她抬著眼睛,看著他籠罩在暗影中的俊臉。

他神色深沉,分不清喜怒。

但她就是知道,他的心情,現在一定很糟糕。如她一樣的糟糕,也如她一樣的糾結。

“跑什么。”

他忽然開口,逼緊的目光,讓顧若熙無處遁形。

“哪有!”

她心跳的好快。

“不看監控,完全找不到你。”

“……”

他是憑借監控錄像,找到她的?

她目光水澤盈盈地望著他,看到他眼底的幽遠,還有那一抹疏漠,她不知如何再繼續下去彼此的話題。

“為什么跑。”

他猶豫了下,又問,“在怕什么?”

“……”

顧若熙依舊難言,她不知道。

她現在很亂,什么都不知道,腦子里漿糊似得亂成一團。

“我想安慰你。”陸羿辰又道。“卻不知該說什么。”

他想了許久,生氣顧若熙的背叛和離棄,但在她母親去世這一刻,他都應該送上安慰,而不是繼續置氣冷戰。

“……謝謝。”

她艱難地從唇齒間擠出這兩個字。

“……”

這一次,陸羿辰無話可說了。

靜靜地看著,這個在他身影籠罩下,格外渺小又柔弱需要人保護的小女人,那種想將她摟入懷中的沖動猶存,可她現在已經不屬于他了。

她已經被掛上席初云未婚妻的標簽。

徹底與他陸羿辰,成了毫無瓜葛的兩個人。

即便有,也是他的前妻。

陸羿辰不禁就覺得好笑了,“沒想到,我們有一天,會變成現在的處境。”

顧若熙咧了咧唇角,想說話,又無話可說。

她其實也沒想到。

“或許有些事,我做錯了,選擇的方法不對,但已經造成現在的結果,就只能承受。在經歷了母親的離世后,我發現,已經沒有什么事是不能接受的了。”

她笑呵呵著,就好像,對面站著的人,已經完全不能讓她有任何悲傷的情緒了。

“我不喜歡你現在的表情。”他坦言道。

顧若熙無所謂的聳下肩膀,“我也不喜歡。”

可已經這樣了,不是么。

“你忽然變得好冷。”

他的口氣挺平靜的,還真聽不出來任何情緒的波動。

她知道,他的心靈一向強大,任何風霜雪雨,都刺激不到他強大的內心。

“傷害對于脆弱的人是毀滅,對于強大的人,就是經歷。”所以,在選擇的時候,她也如他當年那樣,二者擇其一,選擇去傷害有承受能力的那一個。

“你還是怨當年我選擇可馨?”他似問,也似肯定。

“不知道。”

本來是怨的,現在已經模糊了當初的怨。

“在不好選擇的時候,總比無法選擇……”

陸羿辰的聲音滯住,在顧若熙清涼的目光中,他已失去了繼續說下去的力氣。

她抬眸,深深地看了他的眼睛一眼。

心底浮現的沖動,軟了她的一些堅持。她是很想抬手撫摸一下他的臉頰的,驅散他臉上的冷冽。

撫平,他輕輕皺著的眉心。

散去他眼角眉梢的輕痛。

“羿辰,我們已經過去了。”

她真不知道,自己是用什么力氣將這句話說出來的,連自己都被自己冰冷的聲音冷到了。

但,她卻笑著,看淡一切的笑著。

陸羿辰繃緊的眼角,輕輕一抽。

“是的,已經過去了。”

他的聲音更冷,冷得好像霜雪降臨,凍得聞者渾身打顫。

顧若熙依舊淡淡笑著,“我們以后,還是不要再見面了。”

她輕輕轉身,卻沒有急著要走,不去看陸羿辰痛色滿溢的眸子,以為看不見,就會感覺不到,她可以繼續勾著唇角,不堪在意地笑著。

“照顧好小王子,他很淘氣,要耐心哄他,他喜歡聽軟話,不喜歡被批評訓斥。”

想到自己的兒子,酸痛的心,漾起點自豪的驕傲。

“那孩子,吃軟不吃硬。”

“我的兒子,我自然會照顧好,不用你擔心。”

陸羿辰先一步顧若熙轉身,給了她一道高大涼漠的背影。

就在他看不見的方向,顧若熙再也掩飾不住眼底的凄涼,目光癡迷地凝望他的身影。

細碎的短發,在燈光下,根根都似泛著奪目的好看光澤。

她幾乎可以還能嗅到他身上獨特的味道,還有他發絲的香氣……

心口尖利的疼,她拼命抓緊拳頭忍住。

“熙熙……”

一聲低沉好像從肺腑中擠出來的聲音,徹底擊潰了顧若熙的堅持。

眼淚在這一霎那,盈滿了眼眶。

“嗯?”

她努力平穩聲音,淡淡地應了聲。

“如果你覺得那是你的幸福,我放手。”

他舉步,大步離去,再沒有回頭看顧若熙一眼。

顧若熙也沒看到,他的眼角,那一樣傲然一切,目空一切的深邃雙眸里,竟然也浮現了一抹淡淡的水色。

顧若熙差點堅持不住,身體重重靠在墻壁上,直到陸羿辰的身影,消失在樓梯間的大門之后。

她緊緊閉上眼睛,眼角凝結兩滴晶瑩的淚珠。

席初云來醫院接顧若熙。

上車的時候,顧若熙隱約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出現康壽醫院,她定睛看去,果然是孟哲!

孟哲也一眼就看到了她,還對她招招手。

顧若熙假裝沒看到,就要上車。

“若熙!等一下!”孟哲喊了一聲,人已快步走了過來。

顧若熙只好對身側的席初云說,“我過去說幾句話。”

席初云看著她的目光總是那么溫柔似水的,還像小時候,那個暖人的大哥哥,他點下頭。

“我在車上等你,不要走太遠。”

“好。”

和孟哲站在一盞路燈下,一旁是一棵枝葉繁茂的大樹。

景象,像極了曾經多少個夜晚,孟哲每次都等到她深夜下班,一起坐公車送她回家……

記憶,總是在不經意的時候,想起來,撩撥一下早就平靜的心弦。

記得,和難忘無關。

發生過的事,總是會記得。

顧若熙平靜地看著孟哲,她目光寂靜的好像無風無波的湖面。

“一直想聯系你,卻沒有你的電話。”孟哲笑笑,依舊如當年那樣豐神俊朗,依舊帥氣逼人。

看得出來,孟哲這幾年混的不錯,意氣風發的。

“小圓圓還好吧。”

這些年,還是挺想那個從小就很懂事的孩子。

“挺好的!最近天氣變化,有點感冒了,我父母陪著她在住院,我剛忙完,正準備去醫院,正巧在這里就看見你了。”

孟哲見顧若熙的臉色很差,不禁擔憂起來,“若熙,你來醫院,是病了嗎?”

顧若熙搖搖頭。

孟哲眸色輕凝,“我聽說阿姨的事了,若熙……想開些……”

顧若熙笑了,“所有人都在說,讓我想開些。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想,才算想開些。”

云少訂婚當日,準新娘的母親,從十樓墜落,當場身亡。

這件事現在在A市鬧得很大,大家也都眾說紛紜。

但只熱鬧了一天,所有關于媽媽墜樓的新聞,就都被撤下了。

顧若熙不希望媽媽的過世,成為別人的談資,席初云疏通關系,將全部新聞買下。

聽說,陸羿辰也這么做了,才會在一天之內,媽媽墜樓的新聞在市面上銷聲匿跡。

孟哲望著顧若熙的目光,有些心痛。

“若熙……”孟哲猶豫一下,道,“有什么幫忙的,盡管跟我說。”

顧若熙沒說話。

孟哲有些尷尬,“也對,你現在的未婚夫是席家云少,應該用不到我幫忙。不過若熙,不管你需要什么,只要你跟我開口,我都會幫你。”

“謝謝你孟哲。”

“你我之間,就不要言謝了。”孟哲有些歉疚,想了下,還是多問了一句。

“前段時間,見葉薇薇……席老收她為義女,她還給我打電話,要見小圓圓,還威脅我。我想她們畢竟的母女,見一面也好,想要聯系她,最近電話一直打不通。”

顧若熙目光倏然就冷了。

“出了什么事?”孟哲收起眉心。

“沒什么!”

孟哲對葉薇薇只是隨口一問,真正關心的人,還是顧若熙。

“若熙,這些年……其實我一直都在找你。終于知道你回國后,見你過的還不錯,不好意思打擾你……”

但心里,他是真的一直都沒有真正放下顧若熙。

雖然顧若熙現在就要訂婚了,但有些話,一直憋在心底,不吐不快。

“沒有事的話,我先走了。”

顧若熙涼漠轉身,身后傳來孟哲的一聲輕輕的呼喚。

“若熙。”

顧若熙定住腳步,等了幾秒,身后才傳來孟哲的聲音。

“遇到解決不了的事,記得給我打電話。”

“嗯,好。”
澳门新匍京35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