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天價寵兒:總裁的新妻 > 第三部:全新的篇章_第2178章 打斷他的腿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 宋體 楷體 黑體
字體大小:
+ 16 -
頁面寬度:
+ 1000 -
【章節報錯】

第三部:全新的篇章_第2178章 打斷他的腿

祁思綿留下來照顧殷璽。

花花和朵朵知道這件事,連番給她打電話。

“綿綿,你難道忘記,他之前是怎么傷害你的了嗎?”

“綿綿,你這就是沒事找虐!好不容易狀態好了過來,你怎么又讓自己跳入他的天坑之中!”

“對!殷璽豈止是天坑,他就是宇宙黑洞!誰靠近他都沒好事!”

花花和朵朵在電話里,連珠炮一樣你一句我一句,連番發射,最后之換來綿綿一句話。

“你們有嘗試過,即便明知道是深淵,仍舊心甘情愿往下跳的感覺嗎?”

花花和朵朵都沉默了。

在愛情里面,似乎沒有對錯,只有愿不愿意。

祁思綿站在門外,望著病房里,躺在病床上睡著的殷璽。

他睡著的樣子,很乖,很帥氣,像個聽話的小孩,沒有往昔里的玩世不恭,好像人生任何事在他面前都只是一場游戲。

也不會讓祁思綿覺得,殷璽是那么的飄忽不定,抓都抓不住。

她掛了電話,輕輕推門走進去,坐在床邊,手指輕輕拂過殷璽俊逸的眉宇,沿著他高挺的鼻梁,撫摸向他緊抿著的薄唇。

就在她的手指,即將觸碰到他嘴唇的時候,她的手指停頓住。

過了許久,也沒有落下去。

殷璽微微睜開一條縫隙,見祁思綿若有所思地看著他的嘴唇,等的實在不耐煩,出聲問道。

“怎么不繼續了?”

“啊!”

祁思綿嚇了一跳,猛地抽回手指,臉頰燒紅一片。

她急忙轉身,背對殷璽,捂住發燙的臉頰。

“你你……你怎么醒了?”

殷璽從床上爬起來,抓抓頭,藍色的眸子里瞇著一抹興味。

“你摸我,我就醒了。”

祁思綿的臉頰徹底紅透,連雪白的耳朵都火紅一片。

“綿綿,繼續啊!”殷璽嘟著嘴,一副討摸的樣子,讓祁思綿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她慌忙起身,快步往外走。

“我我……我先回家了。”

“綿綿~~~”

殷璽用膩死人的聲音,喊得綿綿雙腿一軟,差一點一個踉蹌,回頭瞪向殷璽。

“好好說話!”

殷璽扁了扁唇角,“繼續啊。”

“……”

祁思綿的脖子都紅透了,心口一陣亂跳,急忙拉開門跑出去。

正巧撞見正要進來的殷梓瑜。

殷梓瑜還在醫院坐月子,身上披著外套,里面是病號服,臉色紅潤,氣色很好。

想來這段時間在醫院養的不錯。

她聽說殷璽住院了,便過來看看,還沒等進門,就看見臉頰紅得好像熟透蘋果一樣的祁思綿,慌慌張張從里面跑出來。

“綿綿!”

殷梓瑜看了祁思綿一眼,見她一副無地自容,又羞又急的樣子,胸腔內頓時燃起一團烈火。

“告訴我,是不是殷璽欺負你了?”

祁思綿的臉頰已經紅得發紫了,深深地低著小腦袋,搖了搖頭。

“綿綿別怕!笑笑姐幫你出氣!”

祁思綿咬著唇瓣,說不出話,只能繼續搖頭。

殷梓瑜見綿綿這副樣子,更加篤定殷璽又欺負綿綿了。

“他就是一個神經病,變態的惡魔!連綿綿都不放過,我這就去打斷他的腿!”

殷梓瑜說著便往病房里沖。

祁思綿心急地阻攔,卻沒攔住,只聽殷梓瑜沖進去,怒喝一聲。

“殷璽,你是不是騷擾綿綿了!”

祁思綿捂住紅得不能再紅的臉,真想找塊豆腐撞死算了。

(本章完)

祁思綿留下來照顧殷璽。

花花和朵朵知道這件事,連番給她打電話。

“綿綿,你難道忘記,他之前是怎么傷害你的了嗎?”

“綿綿,你這就是沒事找虐!好不容易狀態好了過來,你怎么又讓自己跳入他的天坑之中!”

“對!殷璽豈止是天坑,他就是宇宙黑洞!誰靠近他都沒好事!”

花花和朵朵在電話里,連珠炮一樣你一句我一句,連番發射,最后之換來綿綿一句話。

“你們有嘗試過,即便明知道是深淵,仍舊心甘情愿往下跳的感覺嗎?”

花花和朵朵都沉默了。

在愛情里面,似乎沒有對錯,只有愿不愿意。

祁思綿站在門外,望著病房里,躺在病床上睡著的殷璽。

他睡著的樣子,很乖,很帥氣,像個聽話的小孩,沒有往昔里的玩世不恭,好像人生任何事在他面前都只是一場游戲。

也不會讓祁思綿覺得,殷璽是那么的飄忽不定,抓都抓不住。

她掛了電話,輕輕推門走進去,坐在床邊,手指輕輕拂過殷璽俊逸的眉宇,沿著他高挺的鼻梁,撫摸向他緊抿著的薄唇。

就在她的手指,即將觸碰到他嘴唇的時候,她的手指停頓住。

過了許久,也沒有落下去。

殷璽微微睜開一條縫隙,見祁思綿若有所思地看著他的嘴唇,等的實在不耐煩,出聲問道。

“怎么不繼續了?”

“啊!”

祁思綿嚇了一跳,猛地抽回手指,臉頰燒紅一片。

她急忙轉身,背對殷璽,捂住發燙的臉頰。

“你你……你怎么醒了?”

殷璽從床上爬起來,抓抓頭,藍色的眸子里瞇著一抹興味。

“你摸我,我就醒了。”

祁思綿的臉頰徹底紅透,連雪白的耳朵都火紅一片。

“綿綿,繼續啊!”殷璽嘟著嘴,一副討摸的樣子,讓祁思綿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她慌忙起身,快步往外走。

“我我……我先回家了。”

“綿綿~~~”

殷璽用膩死人的聲音,喊得綿綿雙腿一軟,差一點一個踉蹌,回頭瞪向殷璽。

“好好說話!”

殷璽扁了扁唇角,“繼續啊。”

“……”

祁思綿的脖子都紅透了,心口一陣亂跳,急忙拉開門跑出去。

正巧撞見正要進來的殷梓瑜。

殷梓瑜還在醫院坐月子,身上披著外套,里面是病號服,臉色紅潤,氣色很好。

想來這段時間在醫院養的不錯。

她聽說殷璽住院了,便過來看看,還沒等進門,就看見臉頰紅得好像熟透蘋果一樣的祁思綿,慌慌張張從里面跑出來。

“綿綿!”

殷梓瑜看了祁思綿一眼,見她一副無地自容,又羞又急的樣子,胸腔內頓時燃起一團烈火。

“告訴我,是不是殷璽欺負你了?”

祁思綿的臉頰已經紅得發紫了,深深地低著小腦袋,搖了搖頭。

“綿綿別怕!笑笑姐幫你出氣!”

祁思綿咬著唇瓣,說不出話,只能繼續搖頭。

殷梓瑜見綿綿這副樣子,更加篤定殷璽又欺負綿綿了。

“他就是一個神經病,變態的惡魔!連綿綿都不放過,我這就去打斷他的腿!”

殷梓瑜說著便往病房里沖。

祁思綿心急地阻攔,卻沒攔住,只聽殷梓瑜沖進去,怒喝一聲。

“殷璽,你是不是騷擾綿綿了!”

祁思綿捂住紅得不能再紅的臉,真想找塊豆腐撞死算了。

(本章完)

祁思綿留下來照顧殷璽。

花花和朵朵知道這件事,連番給她打電話。

“綿綿,你難道忘記,他之前是怎么傷害你的了嗎?”

“綿綿,你這就是沒事找虐!好不容易狀態好了過來,你怎么又讓自己跳入他的天坑之中!”

“對!殷璽豈止是天坑,他就是宇宙黑洞!誰靠近他都沒好事!”

花花和朵朵在電話里,連珠炮一樣你一句我一句,連番發射,最后之換來綿綿一句話。

“你們有嘗試過,即便明知道是深淵,仍舊心甘情愿往下跳的感覺嗎?”

花花和朵朵都沉默了。

在愛情里面,似乎沒有對錯,只有愿不愿意。

祁思綿站在門外,望著病房里,躺在病床上睡著的殷璽。

他睡著的樣子,很乖,很帥氣,像個聽話的小孩,沒有往昔里的玩世不恭,好像人生任何事在他面前都只是一場游戲。

也不會讓祁思綿覺得,殷璽是那么的飄忽不定,抓都抓不住。

她掛了電話,輕輕推門走進去,坐在床邊,手指輕輕拂過殷璽俊逸的眉宇,沿著他高挺的鼻梁,撫摸向他緊抿著的薄唇。

就在她的手指,即將觸碰到他嘴唇的時候,她的手指停頓住。

過了許久,也沒有落下去。

殷璽微微睜開一條縫隙,見祁思綿若有所思地看著他的嘴唇,等的實在不耐煩,出聲問道。

“怎么不繼續了?”

“啊!”

祁思綿嚇了一跳,猛地抽回手指,臉頰燒紅一片。

她急忙轉身,背對殷璽,捂住發燙的臉頰。

“你你……你怎么醒了?”

殷璽從床上爬起來,抓抓頭,藍色的眸子里瞇著一抹興味。

“你摸我,我就醒了。”

祁思綿的臉頰徹底紅透,連雪白的耳朵都火紅一片。

“綿綿,繼續啊!”殷璽嘟著嘴,一副討摸的樣子,讓祁思綿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她慌忙起身,快步往外走。

“我我……我先回家了。”

“綿綿~~~”

殷璽用膩死人的聲音,喊得綿綿雙腿一軟,差一點一個踉蹌,回頭瞪向殷璽。

“好好說話!”

殷璽扁了扁唇角,“繼續啊。”

“……”

祁思綿的脖子都紅透了,心口一陣亂跳,急忙拉開門跑出去。

正巧撞見正要進來的殷梓瑜。

殷梓瑜還在醫院坐月子,身上披著外套,里面是病號服,臉色紅潤,氣色很好。

想來這段時間在醫院養的不錯。

她聽說殷璽住院了,便過來看看,還沒等進門,就看見臉頰紅得好像熟透蘋果一樣的祁思綿,慌慌張張從里面跑出來。

“綿綿!”

殷梓瑜看了祁思綿一眼,見她一副無地自容,又羞又急的樣子,胸腔內頓時燃起一團烈火。

“告訴我,是不是殷璽欺負你了?”

祁思綿的臉頰已經紅得發紫了,深深地低著小腦袋,搖了搖頭。

“綿綿別怕!笑笑姐幫你出氣!”

祁思綿咬著唇瓣,說不出話,只能繼續搖頭。

殷梓瑜見綿綿這副樣子,更加篤定殷璽又欺負綿綿了。

“他就是一個神經病,變態的惡魔!連綿綿都不放過,我這就去打斷他的腿!”

殷梓瑜說著便往病房里沖。

祁思綿心急地阻攔,卻沒攔住,只聽殷梓瑜沖進去,怒喝一聲。

“殷璽,你是不是騷擾綿綿了!”

祁思綿捂住紅得不能再紅的臉,真想找塊豆腐撞死算了。

(本章完)
澳门新匍京35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