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網游小說 >網游之王者再戰 >1282 難突重圍,地脈竊取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宋體楷體黑體
字體大小:
+16-
頁面寬度:
+1000-
【章節報錯】

1282 難突重圍,地脈竊取

?時間仿佛隨著長江七號作出的選擇而重新開始了流動,連帶著周圍幾名玩家的身影朝著各自早已預定好的軌跡迅速行動開來,屬于無天羅漢與那名盜賊的武器也隨之朝著雪靈幻冰所在的方向驟然揮下,與之相伴的還有她猛然前突的那道白色的劍影:“彼岸落花!”
無聲的斬擊隨著她的這聲吶喊而跨越了空間的桎梏,凌空出現在了靠近段青周圍區域的空氣當中,只不過這一次的斬擊看上去并未得手,那憑空顯現的纖細劍影也隨著橫貫在長江七號手中的長劍經過而停了下來:“真是漂亮的劍法呢,是你自己獨創的招式么?”
“不,住手!”
依舊被重重地壓制在身后,雙手按在地上的段青大聲喊道:“既然你們只需要我一個,那殺了她也沒有什么意義!放她走就是了!”
“看上去她的威脅要比你大很多。”
沒有回過自己的頭,舉起劍來的長江七號與一左一右的兩名隊友形成了三角包夾之勢,各自亮起的劍鋒隨后也將那即將沖至的雪靈幻冰圍到了中央,宛如即將把浪潮環繞起來的重重堤壩:“而且我們與她可是老朋友了,就算不為了此間的局勢著想,這個女人也是必須死的。”
“如果她死了,我也不會獨活!”手中的另一顆橢圓形炸彈開始閃現出隱隱的光輝,屬于段青的大喝隨后回蕩在這片紅光遍布的大廳周圍:“老子一死,誰都別想進那個門!”
【能量過載率:51%】
“快制住他!”
望著段青手中正在逐漸變亮的那枚橢圓形的物體,眼色一變的長江七號連忙大聲說道,而壓制在后方的土炮聞聲也發出了一聲獰笑,手中的另一把西瓜刀隨后也朝著段青的手腕處狠狠劈下:“放開!”
“狂風術!”
屬于女孩的大叫隨后響起在了所有人的身后,與之相伴的還有一道陡然吹起的猛烈狂風,那狂風在紅光鼓動的作用下迅速地失去了原本的作用,但還是將段青與土炮兩個人的身體向前吹歪到了地上。名為八咫鳥的身影隱約出現在后方通道口內的背景里,緊急團身的段青順勢抓住了劈空的那柄西瓜刀所連接著的手臂,他腳下生力,將自己背后的土炮硬生生地背摔到了前方,糾纏在一起的身軀緊接著從混亂的場面中跳了出來:“快!”
握在他手中的橢圓形炸彈在長江七號回望的驚怒面龐中變得更亮了,然后又在段青的大吼聲下陡然脫手飛出:“奔雷手!”
轟!
似乎早就已經計算好了引信的時間,那橢圓形的物體在脫離段青手掌后的幾米開外猛然化作成為一團刺眼的閃光,燃燒的氣團夾雜著灼熱的火浪瞬間蓋過了周圍原本充斥在大廳當中的暗紅色光芒,將原本即將絞殺在一起的人群再次掀飛了出去。望著自己所掉落方向盡頭的那道紅色的光門,同樣受到波及的雪靈幻冰眼中也閃過了恍悟的神色,她咬著牙調整著自己降落的姿勢,即將沖入那道光柱的身軀下一刻卻是被猛然出現在此處的劍芒貫穿而過:“真是的,只是稍微走了走神——”
“居然還真的被你們摸到這個地方來了呢。”
飛濺的鮮血隨后伴隨著劍氣的呼嘯潑灑在紅色光柱的周圍,隨后滾落在地的是雪靈幻冰被摔落的殘破身軀,肩膀處出現了一個恐怖血洞的她緊接著吐出了一大口的鮮血,正在失去神采的眼神中旋即也充滿了憎恨與不甘的神色:“良辰……美玉……”
“啊,抱歉。”拍打著自己那頗顯狼狽的頭發,出現在光柱旁邊的良辰美玉隨后拍掌笑道:“因為事態緊急,所以下手稍微重了一點,不過——”
“這一次的錯,你們也有份啊。”他回望著一旁還在掙扎著站起的段青,臉上也擺出了一個無可奈何的笑容:“要是你們愿意在其他不為人知的地方解決,我們或許就不需要鬧得這么不愉快了,對不對?”
“良辰美玉!不是讓你守在這個地方么?”由混亂之中恢復了過來,圍攏至近前的土炮臉上卻是露出了指責的神色:“你居然擅自亂跑!罔顧我們分配給你的任務!”
“拜托,我的確是按照你們分配的任務在行事啊。”良辰美玉將無可奈何的表情轉向了這一邊:“我通過魔法道標的力量發現了敵人的動向,然后想要提前沖過去解決他們,難道這么做也有錯嗎?”
“我們來到此地的時候,這個地方的確是一個人都沒有的。”抱著雙臂緩緩地走了過來,一臉陰霾的長江七號隨后也質問起了這位剛剛趕到此處的最后援軍:“你追擊的距離是不是有些過遠了?”
“這個地方除了他們,還有誰會找到這個位置來?”良辰美玉滿不在乎地搖了搖自己的頭:“與其傻傻的在這里等下去,還不如主動出擊解決這個麻煩——身為指揮者的你,應該也明白這個道理的吧?”
“身為指揮者,我更希望能有聽從自己命令的下屬。”
刻意強調了“下屬”這最后兩個字,長江七號怒氣沖沖地將手向后一揮:“看看你現在的樣子!不僅擅離職守,還把這幾個人成功漏了過來!你不是聲稱除了他們沒有其他人嗎?那剛才的那個家伙是怎么——”
想要聲討的話停在了半空中,與之相伴的還有他驟然回頭搜尋某道身影的目光定格在原地的景象,之前出手用風系魔法偷襲他們這群人的八咫鳥此時也已經靜靜地倒在了地上,看上去似乎已經變成了一具尸體了:“呵哈哈哈哈!你指的是那個連初級防御都不會的小女孩嗎?”
“解決她只需要抬一抬手就夠了,所以才沒有及時向隊長匯報。”收起了自己得意的大笑,良辰美玉將充滿了諷刺的臉色埋入了低頭的動作當中:“隊長考慮甚周,良某佩服之至,佩服之至啊。”
“……哼!”
無法反駁這句明顯嘲諷自己的話,長江七號重重地一甩手臂,然后在周圍土炮等人逐漸包圍過來的景象中,將怒火放在了眼前倒在地上的段青與雪靈幻冰身上:“好了,兩位,現在這里已經沒有任何其他的希望了,你們是不是也應該束手就擒了?”
“咳!咳咳!”
望著依舊沒有爬起的雪靈幻冰倒在血泊之中的身軀,段青回答的聲音里充滿了沉重的喘息聲:“這……這一次,是我們輸了,不過……那些秘密……你們真的不要了么?”
“我建議你們不要再用這些莫須有的‘秘密’來欺騙我們。”還未等長江七號說話,遠方緩緩走來的良辰美玉就將段青的話堵了回去:“我們也不需要那些秘密,我們只需要完成自己的任務就足夠了。”
“這里的儀式才是最重要的,不是么?”說到這里的他轉頭望著長江七號的臉:“不要再被這兩個人所蒙騙,他們的鬼點子多得很,尤其是他——”
近距離指著段青的臉,他的目光中再度充滿了嘲諷一般的眼神:“想要讓這位坦然接受自己的失敗,那可是要比登天還要難啊,是不是?”
“……”
沒有回答對方的話,扶著肩膀的段青就這么定定地望著近在咫尺的這位玩家的臉,直到那冰冷的刀光再一次貼到自己脖頸上的時候,這位灰袍的魔法師才靜靜地發出了自己的下一個聲音:“雷德卡爾。”
“……什么?”
“自從我發現了這里的秘密之后,我就一直在想雷德卡爾的事情。”
周圍驟然變得凝固起來的氣氛中,段青的聲音隨后低沉地在大廳中回蕩:“如果這里的魔法結構——或者說整個地脈的構造都與帝都相同,那么發生在這里的一切,說不定也都是曾經發生在雷德卡爾的那一夜的重復,但是這里沒有帝國的皇帝給你們刺殺,也沒有真正的地脈給你們占領,有的只有這道不知道出處的魔法道標,以及一個看上去已經成為了瘋子、企圖帶著自己的子民一起上天的公國議長大人。”
“將整個塔尼亞炸上天絕對不是你們的目的,因為無論是玩家方還是魔法帝國方,都不會想要一處荒蕪的廢墟作為據點的。”說到這里的他用了然的目光望著周圍幾道虎視眈眈的臉:“那所謂的儀式究竟是什么?總不能是將泰倫之塔重新召喚出來這種老掉牙的套路吧?”
“看來你似乎猜出了一些答案。”沉默的氣氛中,還是長江七號率先發出了兩聲低笑:“你的結論是什么?”
“你們似乎愿意聽我一個失敗者的最后遺言。”
搖了搖自己的頭,段青隨后將自己的目光由周圍環伺的敵意中收了回來:“也罷,反正即將退出這個戰場了,將我所推導出來的結論說與你們聽一聽也無妨——你們想要偷取帝國的地脈,是么?”
他指著自己的腳下,然后順著自己之前所感應到的地脈方向朝著西方指了過去:“從調查團由帝國出發開始,我們這一路就受到了一次又一次的襲擊,這些襲擊名義上是給帝國與公國的談判之間下腳使絆,實際上是為你們的布置打掩護,為你們打通兩個國家之間地脈的手段轉移注意力。”
“比較明顯的例子就是在法爾斯要塞的那一次戰斗了。”他望著長江七號的臉:“你們應該是早就已經在那里埋下了能量脈流的種子,為這邊的儀式做準備了,是么?”
“精彩。”雙掌相互碰了幾下,長江七號用意外的目光望著眼前這位灰袍魔法師的臉:“能夠推測到如此地步,連我都要不自覺地稱贊你的智商了呢。”
“只是了解的情報比別人多一些而已。”段青低著頭的動作沒有絲毫的改變:“從扎拉哈城到塔尼亞,你們打通了一條人工地脈,然后將你們在帝國竊取的魔法吸收儀式,利用塔尼亞的這片地下秘密區域施放出來。”
“如果成功的話,包括帝國在內的周邊大部分區域的魔法能量都會歸你們所有。”段青發出了一聲嘆息:“如此龐大的資源如果落在了魔法帝國的手上,的確非常有可能成為左右局勢的最重要砝碼了呢。”
“魔法帝國的確需要龐大的魔法能量作為支持,尤其是在我們地處偏僻、一向缺乏資源的情況下。”長江七號卻是搖了搖自己的頭:“不過你的推理只猜對了一半,我們的魔法來源可不僅僅只有這些。”
“那我也說出我的另一半猜測來好了。”沒有如同對方所預料的那樣顯露出絲毫的意外與驚訝,段青的目光中反而出現了幾分神秘的感覺:“我是一名魔法師,尤其是曾經接觸過帝國地脈、經歷過那場異變的魔法師。”
“在那一場異變過后到帝國調查團出發之前,我倒是也調查過雷德卡爾當時的地脈現狀。”他收起了自己刻意翹起的嘴角,同時鄭重其事地說道:“我發覺……整個魔法結構的恢復當量,與那一夜的流失量是不相匹配的。”
“換句話說——雷德卡爾的地脈能量在那一夜消失了一部分。”他看了看自己的周圍:“除了芙蕾皇室,缺乏魔法理論研究與魔法體系構建的芙蕾帝國是沒有人能夠做到這樣的事情的,我們帝國的玩家也不可能,所以說——”
“竊取這部分地脈能量的,只有當時前來偷襲帝國的復辟者。”
四周的紅光隨著段青這句話的出現而開始變得愈發不穩定,將幾個人之間彼此的表情也映現得陰晴不定了起來:“也不知當時負責那片區域的是哪位大哥,手筆與氣魄還真是不小呢。”
“良辰美玉!”
于是這一張張陰晴不定的臉在下一刻就爆發了:“你居然偷了能量!瞞著所有人偷了能量!”
“別聽他一派胡言!這些都是他騙你們的!”
“按照我們之前計算的魔法當量,這個儀式本來也應該早就完成了才對……原來問題出在你的身上!”
“快給我交出來!你把那些能量藏到哪兒了?你——”
即將爆發內訌的兩名圣殿騎士團的玩家之間陡然閃出了一個人的身影,帶著他們彼此剛剛瞪起的眼睛朝著一側的方向飄了出去,屬于段青的雙臂隨后也躲過了緊隨而至的刀槍與拳腳的阻攔,一把將躺倒在地的雪靈幻冰抄到了自己的懷中:“分鍋的環節我們就不參與了。”
“我們先溜,你們就接著聊吧。”
澳门新匍京35885